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97章 纷乱

正文 第597章 纷乱

    明康二十六年的正月原本还抓着过年的喜庆尾巴,却因为锦鳞卫指挥使江堂独生女儿的惨死而笼罩上一层沉重压抑的阴影。

    那几日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四处可见锦鳞卫来去匆匆的身影。

    江堂捏死一位太医的事情直接被明康帝压了下来,这位一国之君摆明了对他的奶兄不会追究的态度。

    这个态度,让许多人更加关注江府的动静。

    江堂已经冷静下来。

    或者说,这位走到锦鳞卫指挥使位置的权臣,终究有着常人难及的承受力。

    看着三位留在身边的义子,江远朝、江五、江十一,江堂脸上一丝笑容也无,冷冰冰问道:“十三,你和冉冉具体是什么时辰分开的?”

    “应该是午初时分,我陪冉冉逛了几处铺子,冉冉说想吃羊肉羹,我们便去了百味斋。”

    “午初?你们在百味斋用饭花了多长时间?”江堂直觉有些不对劲。

    在外用饭不比家中方便,总不可能坐下两刻钟就能离开。

    江远朝沉吟一下,如实道:“冉冉与我闹了别扭,最终没有吃饭。”

    锦鳞卫干的就是侦查的活儿,他即便不说,义父早晚也会知道的。与其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不如他早些说个明白。

    “闹了别扭?”江堂盯着江远朝的眼睛中几乎要喷火,“为何闹别扭?”

    他的女儿他清楚,对十三一心一意的稀罕,就算脾气大了些,两人一起逛街吃饭按理说也不会闹别扭的。

    江远朝垂眸:“我们在百味斋遇到了冠军侯与他的未婚妻。”

    “未婚妻?”江堂闭了闭眼睛,顿时明白了。

    冠军侯的未婚妻可不就是黎三姑娘,而冉冉偏偏与黎三姑娘最不对付。

    “把你们遇到冠军侯与黎三姑娘后说过些什么,全都告诉我!”

    江远朝心中早有准备,如实说了那日的事。

    江堂听到最后,脸上青筋突起,狠狠一捶桌子:“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如果他那天没有提议让冉冉给黎三姑娘去庆生,冉冉就不会赌气进宫,那么就会好好待在家里了,而不是出宫后又去找了十三去逛街,偏偏在百味斋遇到了黎三姑娘,赌气跑了。

    “你为何没有拦住冉冉?”江堂冷冷问江远朝。

    “我想着冉冉暗中有锦鳞卫保护,她正生着气,与其追上去再吵起来,不如等她消气再说。”

    “消气?”江堂脸色越发难看,“十三,你难道不清楚,冉冉生气时只有你可以哄好她?只可惜你却懒得去哄!”

    他的冉冉,直到死的那一刻恐怕都等着这个混蛋追上来!

    他错了,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当妹妹般疼爱,与当成心上人相比,用心程度是绝对不同的。

    如果十三心悦冉冉,又怎么舍得让冉冉独自一人生闷气呢?

    江堂不由想到了妻子还在的时候。

    那时候他年轻气盛,二人时而会有口角,可每次吵了架妻子赌气不理他,他就算还在气头上也不会让冷战的时间超过一刻钟。

    哪怕抱着她继续拌嘴呢,他也舍不得让她独自垂泪。

    “冠军侯警告冉冉不得再招惹黎三姑娘?”江堂忽而又问道。

    江远朝抿了抿唇角,回道:“冠军侯没有警告冉冉,只是提醒了十三——”

    “你在帮着冠军侯说话?”失去爱女的巨大痛苦令江堂思绪无比敏锐,很快从江远朝的措辞中听出了袒护之意。

    十三在袒护谁?显然不是冠军侯!

    那么,是黎三姑娘么?

    江堂黑沉死寂的眼睛眯了起来。

    十三对黎三姑娘的心思他早就有所察觉,不然也不会软硬兼施把十三与冉冉的亲事定下来。

    要知道他最开始的打算,是等两个小儿女感情水到渠成,十三主动求娶的。

    江堂的态度令江远朝心中一凛:“义父,十三只是如实说出那天冠军侯的反应,绝没有帮他说话的意思。冉冉是我的义妹,更是我的未婚妻,十三此刻亦是心如刀绞。”

    即便他娶义妹不是心甘情愿,那只是因为他心中有了人,而这并不代表他愿意看到义妹出事。

    十几年的兄妹之情,他的心也不是铁做的。

    江远朝眼中的痛苦令江堂神色略缓,淡淡道:“你去把冠军侯与黎三姑娘请来,我要见一见他们。”

    “是。”

    “你们也出去吧。”江堂痛苦闭上了眼。

    江远朝三人先后离去。

    江堂呆坐着不动,很快有脚步声传来。

    “义父。”江十一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江十一的去而复返让江堂睁开了眼:“进来。”

    江十一推门而入,一言不发立在江堂面前。

    “有什么事,说!”

    江十一伸手入怀掏出一物,递到江堂面前。

    江堂看了一眼,眼神一缩:“这是——”

    江十一手心上是一块穿着绿绳的双鱼玉佩,江堂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江远朝惯戴的。

    “十一在义妹手中发现的。”江十一声音冷淡无波。

    他是第一个发现江诗冉尸身的人。

    江堂接过玉佩死死捏着,一言不发。

    “十一告退了。”

    直到江十一无声退下,江堂都没有动弹一下,心中却翻江倒海。

    十三的玉佩出现在冉冉手中,也就是说,事实并不像十三所说的那样他们在百味斋吵了一架就分开了,不然冉冉不会临死抓着十三的玉佩。

    又有脚步声传来,江堂看向掩好的门口。

    “义父,我可以进来吗?”这一次是江五的声音。

    “进来。”江堂嘴角动了动。

    这个义子,又会私下说些什么呢?

    江五虽然气质阴冷,却不像江十一那般沉默寡言,来到江堂面前后便道:“义父,有一件事,小五不知当不当说——”

    “说!”江堂冷冰冰打断江五的废话。

    “元宵节那晚,我无意中看到十三弟趁乱带走了黎三姑娘。”

    江堂心头一震:“带走是什么意思?”

    江五垂眸:“当时有一座树高的花灯突然倒塌,保护黎三姑娘的人去扶花灯,我就看到十三弟拉起黎三姑娘的手转眼消失在人群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