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96章 疯狂(墨羽魔翳的和氏璧)

正文 第596章 疯狂(墨羽魔翳的和氏璧)

    江诗冉死了。

    死在了一条虽然离繁华街道不远却罕有人至的偏僻小巷子里。

    她半靠着墙根,积雪遮盖住部分身体,露在外面的脸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瞪得大大的眼睛中满是惊恐与诧异,死不瞑目。

    不远处躺着两名年轻男尸,正是暗中保护江诗冉的锦鳞卫。

    “义父——”江远朝艰难开口,伸手去扶江堂。

    江堂一把把他推开:“滚!”

    江远朝被推至一旁。

    江堂往前走了一步,皂靴踩在积雪上,发出吱吱的声响。

    他忽然加快了脚步,扑到江诗冉身旁。

    “冉冉,冉冉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在这里就睡着了?”江堂仿佛迟暮的老人,颤巍巍伸出手抚上江诗冉早已僵硬的脸庞,喃喃催促着,“快起来,这里冷,爹带你回家——”

    话未说完,江堂头一偏,喷出一大口血来。

    “大都督!”赶过来的锦鳞卫越来越多,一起骇然出声。

    江堂盯着雪上的鲜血,一动不动。

    一群锦鳞卫站在旁边,谁都不敢开口。

    他们的大都督就这么一个独生女,一直当掌上明珠般养着,可现在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堂堂锦鳞卫却连大都督的女儿都没保护好,传扬出去他们全都不用做人了!

    一个个锦鳞卫眼中带了怒火,把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义父——”赶来的江五喊了一声,江十一则默默立在一旁。

    江堂充耳不闻,弯腰把江诗冉的尸体抱了起来。

    “大都督——”众锦鳞卫围过来。

    江堂一言不发,抱着江诗冉的尸身往前走,可随后脚下一个踉跄便要跌倒。

    数双手齐齐伸过去,全都被江堂拂开:“都别碰我的冉冉!”

    他步伐沉重,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赤红如血的双目中两行泪落下来。

    江远朝沉着脸交代属下:“把他们的尸体带走。”

    天色暗了下来,瓦檐与路面上的积雪反射着白茫茫的光,街上早已冷冷清清,偶尔零星几个行人看到黑压压一群锦鳞卫,险些吓破了胆,立刻躲得远远的。

    众锦鳞卫默默跟在江堂身后,渐渐觉出不对劲来。

    大都督去的方向好像不是江府,更不是锦鳞卫衙门,而是——

    众锦鳞卫悄悄交换了个眼神,困惑之际全都看向江远朝。

    自从江远朝与江诗冉定亲,十三爷便是锦鳞卫中仅次于大都督的实权人物了。

    江远朝心思敏锐,看着江堂所去的方向乃至他此刻神情,立刻想明白了江堂要去往何处。

    “义父,您要去太医署?”

    此话一出,众锦鳞卫脸色顿变。

    大都督痛失爱女,过度伤心之下竟然不承认江大姑娘死了吗?这是要抱着江大姑娘去太医署医治?

    要是这样,整个朝野恐怕都会被震动的,尤其是东厂的人,会不会以大都督神志不清为借口趁机夺权?

    可是这种时刻众锦鳞卫在江堂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更别提出言劝阻了,只得眼巴巴看着江远朝。

    江远朝拦在江堂面前:“义父,咱们回家吧,冉冉这个样子,需要请人帮她收拾一下,您说呢?”

    江堂眼珠动了动,视线终于有了焦点:“回家?”

    “是呀,天这么冷,咱们带冉冉回家吧。”

    江堂大怒,伸手打了江远朝一个耳光:“回什么家?冉冉生病了,还要请太医治病呢!”

    “那咱们可以把太医请过来。”江堂那一巴掌用足了力气,江远朝一边脸颊顿时肿了起来,嘴角挂着血迹,他却擦都未擦,温声劝道。

    “义父,请太医来府上不是更方便些?”江五跟着劝道。

    江十一天性寡言,此刻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行,一个太医怎么够,你们都给我滚开!”江堂怒喝了一声,抱着江诗冉的尸身加快了脚步。

    江诗冉一只手臂垂落下来,随着江堂的跑动一晃一晃。

    江远朝移开了眼睛,默默跟上去。

    此时太医们已经下衙,只有几个轮班的聚在一起喝茶聊闲天,面对黑压压一群闯进来的锦鳞卫,惊得目瞪口呆。

    江堂把江诗冉放下来,揪住一位太医的衣襟:“你们院使呢?”

    “江大都督?”太医懵了,“临下衙的时候宫里传话说太后有些不舒坦,李院使进宫去了。”

    “十一,你去宫门外守着,李院使一出来就把他带到这里来!”江堂立刻吩咐道。

    此刻江堂的言行明明很荒唐,江十一却一言不发领命而去。

    江堂把太医拽到江诗冉的尸身面前:“你们先给我女儿看看!”

    几个太医只看了一眼就吓得魂飞魄散。

    “愣着干什么?快给我女儿看病!”江堂吼道。

    一名太医白着脸道:“大都督,令爱……令爱已经没了啊——”

    开口的太医尾音化成了一声惨叫,江堂死死捏着他的脖颈,越捏越紧。

    “义父,您冷静一点——”

    江堂冷冷看了江远朝一眼,手上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那倒霉的太医脖子就被拧断了,头垂下来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另外几个太医直接就吓尿了裤子。

    众锦鳞卫愈发安静了。

    他们这些人什么高官都收拾过,见过的场面无数,然而闯到太医署把一名无辜太医捏死还是第一次。

    “给我女儿看看。”江堂看向其余的太医。

    这一次再没人敢说江诗冉已死,围着她的尸身强忍恐惧装出诊治的样子。

    “义父,李院使来了。”江十一带着李院使走了进来。

    李院使倒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江堂在皇上心中地位非同一般,他们小小的太医可得罪不起。

    一看江堂难看的脸色,李院使笑着劝道:“大都督莫着急,下官先瞧瞧令爱的情况再说。”

    他一眼看到躺在长椅上的江诗冉,脸上笑意顿时凝结,倒抽了一口凉气道:“令爱已经死了啊。”

    一个“死”字立刻激怒了江堂。

    一见李院使被江堂捏住了脖子,与刚才的场景如出一辙,几名太医再也受不住,接连瘫倒在地。

    江远朝当机立断拍向江堂背后,江堂眼一翻昏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