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93章 坑人(墨羽魔翳的和氏璧)

正文 第593章 坑人(墨羽魔翳的和氏璧)

    杜飞雪对朱彦的心思太过明显,泰宁侯老夫人安抚了外孙女之后,特意叫泰宁侯夫人温氏留了下来。

    “你说的不错,彦儿年纪确实不小了,亲事不能再耽搁。不知京城适龄的贵女你心里可有数?”

    泰宁侯老夫人虽然疼外孙女,但深知外孙女的性子当不成世子夫人,更何况外孙女要为母守孝三年,她的孙子可等不得了,要是不抓紧把孙子的亲事定下,外孙女守孝期间闹出什么事来就成笑话了。

    “儿媳这些年留意着,礼部尚书府的苏姑娘是个好的。”

    “苏家丫头?”泰宁侯老夫人挑了挑眉,脑海中有了印象,“是不是与颜儿交好的那个?”

    泰宁侯夫人温氏含笑点头:“正是。”

    “苏家丫头确实是个好的,你的眼光不错。”泰宁侯老夫人满意点头,语气一转,“不过苏尚书眼看就要入阁,去苏家说亲的媒人恐怕要踩破了门槛,你可要抓紧了。”

    “老夫人放心,一出正月儿媳就托人去探探尚书府的口风。”

    泰宁侯老夫人缓缓点头。

    转眼便到了乔昭生辰。

    江大都督府中,江诗冉正对江堂发脾气。

    “我与黎三又不亲近,她过生日为何要我去给她庆生?”

    “冉冉,别任性。黎三姑娘先前帮过为父的忙,你就当替为父去道谢的。”对着炸毛的宝贝女儿,江堂全然没了锦鳞卫指挥使的威风。

    自从服用黎三姑娘调配的解丹毒药物,他明显感觉身体轻快多了,以往那些失眠抽筋掉头发的症状已经没有。

    然而他是锦鳞卫指挥使,黎三姑娘则是与冠军侯定了亲的小姑娘,他们经常见面显然是不合适的,而女儿出面就方便多了。

    可惜令江堂头疼的是,女儿好像与黎三姑娘天生犯冲,怎么也玩不到一处去不说,还结了不小的怨。

    “爹骗人,她又没有三头六臂,能帮您什么忙?”江诗冉咬唇冷笑,“我还以为爹恢复正常了,没想到还是中了黎三的迷魂汤没有清醒!”

    江堂有些怒了:“你这孩子,胡乱说些什么?”

    他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自从发妻过世就歇了再娶的心思,一心一意抚养女儿长大,此时被女儿这样说,自是恼怒尴尬不已。

    “爹凶我!”江诗冉跺跺脚,眼泪立刻掉下来了,“反正我不去,您要乐意去您自己去吧!”

    见江诗冉掉头就走,江堂忙问:“冉冉,你去哪儿?”

    江诗冉头也不回:“我进宫找真真去!”

    眼见着江诗冉跑远了,江堂无奈叹气:“这孩子……”

    都督府屋广地阔,江诗冉因为心中有怒气,脚底如生了风,穿过月洞门时险些撞到一个人身上去。

    “小心些——”来人伸手稳住了江诗冉身形。

    江诗冉一看清来人便皱了眉:“五哥,你怎么来了?”

    爹不是把江五远远打发到嘉丰去了吗,怎么江五比十三哥还要早些回京呢?且让人讨厌的是,从他回来后就雷打不动来她家报道,难道还想住进来不成?

    “我来找义父议事,冉冉这是去哪儿?”江五英俊不逊于江十一与江远朝,奈何他生了一副鹰钩鼻,气质阴冷,此刻见了江诗冉虽然嘴角挂着笑意,依然让小姑娘见之不喜。

    “我去哪儿还要对五哥汇报不成?”

    “并不是这个意思——”

    未等江五说完,江诗冉已然推开他跑远了。

    江五盯着江诗冉的背影眸光闪了闪,转身往内走去。

    江诗冉进宫见到了真真公主依然郁郁不乐,抱怨道:“真真,你说我爹是不是中邪了?怎么就对黎三另眼相待呢?”

    真真公主随意往前走着,此时虽是正月,御花园中却有不少鲜花盛开,然而那些怒放的娇艳鲜花却在她的容光下失了颜色。

    “或许是黎三姑娘确实帮过大都督的忙呢。”真真公主下意识抚摸了一下娇嫩的面颊。

    黎三姑娘既然能让她恢复容貌,那么有帮上锦鳞卫指挥使的地方也不是不可能的。

    江诗冉在一丛花木前停下来,神色不快:“真真,怎么连你也帮着黎三说话了?我知道了,因为她治好了你的脸,你对她心存感激,觉得比我还要亲厚了,是不是?”

    真真公主哭笑不得:“并不是,我只是合理推测而已。”

    江诗冉撇嘴:“反正你要是和她好,我就不理你了。过年的时候我爹喝多了酒,我可是从我爹口中听说了,原来年前圣上有意召冠军侯当驸马的,不是你就是八公主。这样说来,黎三明明就抢了你的驸马嘛!”

    “冉冉,不要乱说!”真真公主面色顿变。

    这可是在花园中,一旦被人听到,除了丢脸还有什么好?

    当时父皇召见她与八姐的事,既然没有挑明了说就算是过去了,只有江诗冉这个嘴上没有把门的才会在冠军侯已经定亲的情况下还拿出来乱说。

    “我哪有乱说!”江诗冉出门时本来就窝着火,眼见好友亦不站在她这边,当下便越发恼了,跺跺脚道,“罢了,就当我多管闲事,我回去了!”

    “冉冉——”

    江诗冉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真真公主最终只得叹口气,沉着脸回宫了。

    花园中安静下来,站在花木后的八公主缓缓走了出来,白皙手背青筋凸起,精心修剪的指甲生生折断了两根。

    亏她还对黎三送来的药膏去掉了她额头上的疤而心存感激,原来,原来她心心念念盼着的姻缘就这样被黎三给抢走了!她甚至一直可笑地期盼着哪一日就等来赐婚的圣旨。

    更令人绝望的是,今天要不是意外听江大姑娘说起,她永远不会知道父皇曾有心把她下嫁冠军侯。

    冠军侯——

    八公主喃喃念着这三个字,心中越发悲凉。

    哪怕她身在深宫都听说过冠军侯的威风与能耐,她以后不可能遇到比他还要优秀的驸马了!

    八公主摸了摸光洁的额头,那里因为没了疤痕早已不需刘海遮掩,对乔昭的好感却在这一刻彻底烟消云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