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90章 定情之物

正文 第590章 定情之物

    “什么,王爷要抬我们大姑娘进王府?”邓老夫人听完睿王府来人的话,直接懵了。

    事情发展太出乎意料,老太太心中只剩下无数为什么和一副呆滞表情。

    王府管事对此早有预料,笑吟吟等着邓老夫人回应。

    “我不答应!”黎光文大步走了进来。

    雅和苑中,黎皎毫无睡意,草草洗漱过便往青松堂赶来。

    昨夜的事还不知道黎三如何对祖母说的,定然是把她往死里踩,她若不赶紧来解释一下,以后的日子就更加艰难了。

    黎皎忧心忡忡,一路往青松堂赶,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

    路上碰到的丫鬟仆妇为何都在悄悄打量她?难道大家都知道了她昨天出丑的事?

    这样一想,黎皎一颗心狠狠揪了起来,痛苦又是委屈。

    祖母怎么能让这种丢脸的事传开呢?难道说觉得她没了前程,对她就完全不在意了?

    不,不,祖母现在一颗心虽然偏向了黎三那边,对她应该还是有几分疼爱的,不会是祖母。

    那么就一定是黎三了!

    黎皎死死咬着唇加快了脚步,心中对乔昭恨到极点。

    黎三就是想要她丢脸没了名声,踩得她永远翻不了身。她已经是未来的侯夫人了,为何还要与她过不去?

    “姑娘,您小心——”杏儿及时拉了黎皎一把,才避免她撞到迎面而来的婆子身上。

    黎皎回过神来,冲婆子勉强笑笑以示大度,便要继续往前走。

    谁知那婆子却出乎意料道了声喜:“老奴给大姑娘道喜啦。”

    黎皎脚步一顿,蹙眉看着满脸堆笑的婆子:“喜从何来?”

    不管她在府中地位如何,一个婆子是不敢拿她打趣的,可她现在哪有什么喜事?

    婆子见黎皎问得认真,嘿嘿笑起来:“大姑娘还不知道吧,睿王府来人了,说睿王看中了您,现在正在与老夫人、大老爷商议呢——”

    “当真?”黎皎猛然睁大了眼睛,脱口问道。

    婆子脸上笑容更甚:“老奴还敢哄大姑娘不成?王府派了不少人来,抬来的礼品堆满了院子呢。哎呀,老奴早就瞧着大姑娘一脸贵气,现在才知道是应验在这里。”

    黎皎已是无心多说,提着裙摆匆匆往青松堂赶去,心中巨浪滔天。

    睿王看中了她?

    怎么会呢?

    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昨夜的场景。

    碧波湖畔花灯如昼,她慌乱之下抓着温凉的白玉腰带落入水中,湖水推着莲花灯向她涌来,眼前彻底黑下去之前,映入她眼帘的便是睿王那张清瘦震惊的脸。

    睿王看中她,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能的。

    元宵节本就是京城年轻男女结缘的好日子,睿王在这一天出来逛灯会,或许期待的便是邂逅一位美丽的姑娘呢?

    黎皎脚步轻快起来,跑到青松堂门口听到黎光文那声“我不答应”,眼前不由一黑。

    “姑娘——”杏儿忧心忡忡喊了一声。

    黎皎抬手制止了她说话。

    而青松堂的丫鬟因为睿王府的人正在厅中与邓老夫人商议事情,见黎皎来了亦未通传。

    黎皎便站在门口,微微喘着大气听黎光文的声音传出来:“赶紧走,赶紧走,我闺女可不给人家当小妾!”

    黎皎听得腿都软了。

    不给人家当小妾?

    她父亲是不是糊涂了,那可是睿王!

    她虽是女儿家却也知道,当今天子只有睿王与沐王两个儿子,两位皇子都没有占“嫡”这个字,睿王居长,继承大统的机会比沐王要大得多。

    更重要的是,睿王妃早逝,睿王连一儿半女都无,倘若她进了王府能生下个儿子,请封王妃指日可待,将来更进一步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工部尚书的孙女刘香凝还给兰首辅的孙子当小妾呢,她只是个小小修撰的女儿,能给堂堂亲王当妾室不知是多少人眼热的运气,父亲为何如此顽固不化?

    父亲不想她进王府,就一门心思要她嫁给庄稼汉不成?

    要是那样,她不如死了干脆!

    “杏儿,你立刻去我房中,把我压在枕头底下的那条白玉腰带取过来。”

    杏儿迟疑了一下。

    黎皎伸手用力掐了她一下,低喝道:“快去啊!”

    “哦。”杏儿点点头,飞奔而去。

    黎皎侧耳聆听了一阵子,心中越发有了底气。

    由王府管事的态度可以看出,睿王对她是很重视的,她只要进了王府,定会得宠。

    “姑娘,腰带。”在黎皎焦灼的期盼中,杏儿把白玉腰带取了过来。

    黎皎接过腰带捧着,整理一下仪容,抬脚走了进去。

    黎皎的到来让厅内一静。

    “这位便是贵府大姑娘吗?”王府来人开了口。

    黎光文面色铁青:“你过来作甚?”

    这个死丫头,知不知道他为了避免她沦为小妾的命运喉咙都快吼破了啊,居然自己撞上来。

    “父亲,女儿请罪来了。”黎皎说着扑通跪到了邓老夫人面前,把品质上佳的白玉腰带高高举起,对着邓老夫人磕了一个头。

    “大丫头,昨晚的事祖母已经知道了,只是个意外,怪不到你头上来。青筠,还不扶大姑娘回去歇着!”邓老夫人心中一沉,忙吩咐丫鬟先把黎皎带走再说。

    黎皎这一跪已经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如何会被邓老夫人一句话劝走,立刻举着白玉腰带赧然道:“祖母,昨日灯会上孙女与王爷……互相倾慕,这条白玉腰带便是王爷送给孙女的定情之物,还望祖母与父亲成全……”

    “孽障,你给我住口!”黎光文气得跳脚。

    到底什么情况,不是说皎儿落水,慌乱之下把睿王腰带扯下来了吗?现在腰带为何又成了定情之物?

    用白玉腰带定情,那皎儿与睿王岂不是,岂不是——

    黎光文眼前阵阵发黑,而邓老夫人一颗心则直接坠到了谷底:完了,大丫头这么一说,他们是不可能拒了睿王府了。

    从睿王府来人的口风里她就听出了势在必得,再有大丫头主动说出定情之物,倘若她现在拒绝,转眼这件事就会闹得沸沸扬扬,大丫头除了进王府根本没有第二条路能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