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74章 浩哥儿病倒

正文 第574章 浩哥儿病倒

    黎光书端着茶盏的手一顿,诧异看了乔昭一眼。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侄女还未及笄吧,亲事定得是不是太早了些?且绕过适龄的长女给次女定亲,总觉得有些蹊跷。

    莫非是这个侄女闹了什么不好的事,才急着定下来?

    黎光书把茶盏放下来,淡淡笑道:“不知给三姑娘定的哪家府上,孩子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马虎不得。”

    这就是隐隐嘲笑黎光文夫妇对儿女婚事不负责的意思了。

    黎光文诧异看黎光书一眼,心道:我闺女跟谁定亲你操什么闲心呐,自己小老婆还没整明白呢!

    “三丫头是与靖安侯府定的亲。”邓老夫人虽然气恼黎光书带了小妾回来,可毕竟是亲儿子,生气是真的,心疼与想念也是真的。

    “靖安侯府?”黎光书很吃了一惊,对东府大堂哥的态度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难怪以往端着架子的大堂哥这次见了他态度如此好,原来是西府攀上了靖安侯府。

    大哥只是个小小的翰林修撰,还是那种显然毫无前途的,究竟怎么与侯府结的亲?

    黎光书有种茫然的失控感,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连喝几口茶道:“冠军侯就是出身靖安侯府吧?三姑娘是与冠军侯的胞弟定的亲吗?”

    他离京太久,对京中各府的关系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看来要找时间恶补一下。

    “小毛孩子和我闺女怎么合适?与昭昭定亲的是冠军侯。”黎光文不耐烦道。

    当叔叔的这么关心侄女亲事,简直莫名其妙。

    “冠军侯?”黎光书音调明显变了,摇头笑道,“大哥,你莫要与弟弟开玩笑。”

    黎光文板着脸道:“二弟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很严肃的,从不开玩笑。”

    黎光书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看向邓老夫人。

    邓老夫人颔首:“你大哥没哄你,三丫头是与冠军侯定的亲。”

    黎光书抬手扶额。

    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假的,他现在应该还在马车上,正在做梦呢。

    怪不得数年未见的妻子才见面就抓花了他的脸,怪不得明明是亲娘却雷厉风行没收了他辛苦积攒的两万两银子,怪不得东府大堂哥对他态度谦和,怪不得——

    黎光书暗暗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突出其来的疼痛令他面色微变,这才清醒过来。

    没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恭喜大哥了。”黎光书张张嘴,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是他急躁了,回头应该私下里把府上这几年的变化摸清楚再说,如今两眼一抹黑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黎光文直接丢过来一个白眼:“有什么好恭喜的,我闺女还小呢。”就被别的小子拐走了!

    不过——

    黎光文想了想,笑道:“不过我女婿挺会赚钱的,岁禄两千石呢,顶咱们干一辈子的了。”

    黎光书险些气个倒仰。

    得了便宜卖乖不说,还要顺便埋汰他。以为都是这棒槌大哥啊,说月俸八石,就真的再没别的了!

    眼看侍婢们开始上菜,黎光文笑眯眯补充道:“我女婿还做得一手好吃极了的青椒肚丝,只这一点我就极满意,不然这门亲事我还要好好斟酌一下。”

    黎光书:“……”刀呢?谁给他一把刀?

    “咦,老爷什么时候吃过咱们女婿做的青椒肚丝了?”何氏诧异的声音响起。

    黎光文嘴角笑意一僵。

    糟了,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考验,这是考验。”黎光文一本正经道。

    黎光书面上不露声色,心中气个半死,一顿饭吃得浑浑噩噩,食不知味。

    待到丫鬟们奉上清茗,邓老夫人抿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道:“老二,浩哥儿的事——”

    黎光书脸色一变:“娘,浩哥儿年纪太小,又乍然离开了熟悉的环境来到京城,强行把他抱离生母身边,他会受不住的。”

    “年纪小,才适应得快。”邓老夫人淡淡道。

    黎光书忍不住看向刘氏。

    莫非是他去东府的时候,刘氏对母亲说了什么?

    他就知道,刘氏说不想养浩哥儿是说给他听的。刘氏生次女伤了身子,以后再难有孕,怎么可能不想把浩哥儿抱过来养呢?

    刘氏被黎光书的眼神刺痛了,冷笑道:“老爷不必看我,我没兴趣养从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

    黎光书暗暗松了口气:“娘,您看刘氏都这么说了——”

    老太太垂眸喝茶,眼皮也未抬:“呃,你媳妇不想养,我知道了。”

    黎光书露出个放松的笑容来,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就听邓老夫人来了一句:“我养啊。”

    噗的一声,黎光书直接把口中茶水喷了出来。

    邓老夫人皱眉:“老二,你的礼仪规矩呢?”

    黎光书掩口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在小辈注视下尴尬道:“娘,您刚刚说什么,儿子没听清。”

    “我说现在孙子孙女们都大了,我每天怪无趣的,趁着还硬朗把浩哥儿带两年正好。老二,你觉得呢?”

    在邓老夫人沉沉目光逼视下,黎光书只觉一口气堵在胸口里无处可发。

    “怎么,我连养个孙子都得求着你了?”邓老夫人把茶盏放茶几上一放,发出咚的一声响,脆响声震得人心中一凛,“还是说,你出去几年,连亲娘都不当回事了?”

    “儿子不敢——”

    “不敢,不敢,我看你嘴上说着不敢,心中敢得很呢。”邓老夫人脸色越发难看了。

    小兔崽子还真是翻天了,为了一个小妾和亲娘叫板,看来是出去太久,忘了拐杖炖肉的滋味了。

    黎光书实在坐不住了,尴尬站了起来:“娘您别生气,儿子去和冰娘说一声。”

    “还要和她商量不成?”邓老夫人没好气问道。

    黎光书强笑道:“不是,儿子就是知会她一声。”

    刚刚安顿在锦容苑西跨院里的冰娘正轻轻拍打着睡熟的浩哥儿,见黎光书过来,随他轻手轻脚走到了外间去。

    面对着如花美妾,黎光书艰难开了口,冰娘听了久久沉默。

    “冰娘,是我对不住你,我失言了。”

    冰娘摇摇头:“老爷别这么说,老夫人愿意养浩哥儿,是浩哥儿的福气——”

    说到这里,她声音微哽:“就是能不能让浩哥儿再陪我睡一晚?”

    黎光书转述了冰娘的请求,邓老夫人点头应了。

    第二日,浩哥儿被抱到了青松堂,谁知才过了三日就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