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70章 吃瘪

正文 第570章 吃瘪

    少女的声音很淡,仿佛高山尖上那一抹薄雪,冰凉剔透,让人无法忽视。

    黎光书闻声看了过去。

    少女穿着素净的裙袄,梳着简单的双丫髻,只眉心一粒朱砂痣衬得脸庞瞬间明艳动人起来。

    黎光书盯着少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大哥的次女,他的侄女。

    认出少女后,黎光书心中暗暗纳罕:奇怪了,这个侄女以往在他印象中分明只是个普通小丫头,虽然生得好,可富贵人家粉雕玉琢的孩子比比皆是,哪有什么突出的。可他见惯了冰娘那等姿色的人,现在一看,竟有些稀奇了。

    黎光书以审视的目光再次打量少女一眼。

    比之数年前,小丫头眉眼似乎变化不大,只是长开了些,却无端就变得吸引人目光了。

    “冰娘是官宦之女吗?”乔昭再问。

    这位二叔眼神阴鸷,一看便是城府颇深之人。

    乔昭有些疑惑。

    以老太太的风格,明明她爹那样才是正常的,这位二叔是怎么长歪的?

    “你是三丫头吧?”黎光书问。

    “我是——”

    黎光书皱眉打断乔昭的话:“大哥大嫂是怎么教养三丫头的,与我数年不见,竟不懂得叫一声二叔。”

    黎光文一听黎光书批评他女儿立刻不乐意了,冷哼一声道:“你又是怎么回事儿?与我数年不见,在家门口竟然和我打了起来!”

    黎光书面色发黑:“大哥先动的手——”

    黎光文冷笑:“长兄如父,我打你怎么了?你居然还敢还手?谁教你的规矩?”

    黎光书被黎光文一连三问简直气炸了肺,偏偏又无法反驳。

    知府虽不是什么高官,但外放知府天高皇帝远,在地方上很算一号人物,谁成想舒坦日子过了几年,回来后却受这等窝囊气。

    见黎光书不还嘴了,黎光文冷哼一声,转而对闺女露出个笑脸:“昭昭,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黎光书气得眼前发黑。

    有这样的大哥嘛,对自己闺女笑得跟傻子一样,对小不了几岁的弟弟反而摆老子谱!

    乔昭冲板着脸的黎光书略一欠身,笑盈盈道:“刚刚二叔问我是三丫头吗,我正要说‘我是的,二叔’,没想到就被您打断了。”

    “这么说,是二叔的错了?”黎光书冷冷问。

    “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邓老夫人一声冷喝把黎光书喝得头皮一麻。

    对这位老母亲,他从心底是敬畏的,毕竟他与兄长都是被寡母一手带大的。

    “你给我跪着说话,谁让你又站起来的?”

    黎光书憋着气再次跪下。

    “三丫头问的也是我想问的,好好的县丞之女会给你做妾?”

    黎光书垂下眼帘,语气平静下来:“娘有所不知,岭南那边环境恶劣,物产匮乏,大多人家生活困苦。冰娘虽是县丞之女,但只是庶女,她父亲光庶女就有十来个,把庶女给上官做妾并不奇怪,冰娘自己也是乐意的。”

    “冰娘真的是县丞之女吗?”待黎光书解释完,乔昭又问了一句。

    听到这个问题的瞬间,黎光书眼神一紧,盯着乔昭的目光陡然凌厉起来:“三丫头这话,二叔听不懂。”

    乔昭暗暗笑了。

    她先前冷眼打量着冰娘,就觉得其举手投足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那气质体态可不是一个小小县丞家能培养出来的,更何况是一个有十来个庶女的县丞。

    这样的话,要么冰娘来历有问题,二叔被美色蒙蔽了不知道,要么……

    乔昭心中冷笑:要么就是二叔知道,但为了让祖母接受冰娘而有所隐瞒!

    果然,她连问两次冰娘是否官宦之女,二叔的反应是被晚辈冒犯的愠怒,可她只在原本的问题上加了“真的”二字,二叔的情绪就有变化了。

    这足以验证她的猜测:在冰娘身份上,二叔在撒谎!

    “二叔这样紧张做什么呀?我就是好奇,看着冰娘与寻常官宦家的姑娘不一样呢。”乔昭笑吟吟道。

    少女声音娇软,表情纯真,仿佛只是小姑娘家的无心之语。

    黎光书看着乔昭又有些疑惑了。

    “哪里不一样?”黎光书没做声,邓老夫人却开了口。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可就是觉得不一样啊。孙女看着冰娘,觉得魂都要被她勾走啦。”乔昭眨眨眼道。

    冰娘的身份,她可以拜托邵明渊去查,但在查明之前,不妨碍她在祖母心里种一根刺。

    “小丫头乱说话。”邓老夫人瞪了乔昭一眼,心中却一沉。

    三丫头说得不错,那个冰娘确实透着那么一股古怪,并不是生得好那么简单。

    “容妈妈,你带几个仆妇把锦容苑的西跨院收拾一下,挑两个结实能干的婆子以后伺候冰娘。”

    黎光书一听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沉着脸道:“娘,儿子从任上带回来几个仆妇和丫鬟,人手够了。”

    “从任上带回来的?”邓老夫人眉一拧,淡淡道,“容妈妈,那你就先不忙西跨院的事,去联系牙婆过来,把二老爷从任上带回来的下人卖了。”

    “娘,这怎么行?”

    邓老夫人目光沉沉看着二儿子。

    曾经粉团子一样的小儿子稚嫩的话语犹在耳畔:娘,等我长大了会当大官,给您挣诰命,您就能享福了。

    而今,她看着眼前的小儿子却如此陌生起来。

    “怎么不行?家里穷你又不是不知道,养不起这么多下人!不卖你从任上带回来的,难道要卖伺候我的?”邓老夫人反问。

    “儿子有钱的——”

    “多少?”

    黎光书忙道:“现银两万两。”

    真正的数目自然是不能说的,但这么大一笔银子,有足够理由打消老母亲卖下人的念头了。

    黎光书这般想着,眼角余光在屋内一扫,果然见到了黎光文吃惊的表情。

    他忍不住在心里笑了。

    他这个傻大哥,恐怕从来没听过这么多银子吧?

    说到这,整个西府还不是要靠他撑起来,大哥没有自知之明,难道母亲不明白这一点吗?

    黎光书正寻思着,就听邓老夫人淡淡道:“还没分家,你怎么能存私房钱?容妈妈,牙婆也先不慌请了,叫账房过来先把二老爷带回来的两万白银清点入库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