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65章 天理昭昭

正文 第565章 天理昭昭

    血玉镯还带着温热,光润通透,一看就是长久被人佩戴的,可见主人对它的喜爱。

    君子不夺人所爱的道理乔昭还是懂的,更何况,血玉镯于真真公主是心头好,于她只是一件寻常首饰罢了,她何必收下人家常年佩戴的镯子压箱底呢。

    乔昭执起真真公主的手,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把血玉镯给她重新戴上。

    真真公主咬唇:“黎姑娘,你这是何意?”

    莫非是看不上她的镯子?

    “我觉得殿下戴着这血玉镯比我戴着好看。”乔昭笑着扬手,露出一截皓腕,“我没殿下白。”

    她南下数月,一路风吹雨打,没晒掉一层皮就不错了,现在比离京前黑了不少,估计要养一个冬天才能养回来。

    真真公主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还真比乔昭白了些,要是坚持把血玉镯塞给人家就有点埋汰人的意思了,便也不再强给,讷讷道:“多谢了。”

    二人原本关系一般,此时站在梅树旁,鼻端隐有暗香浮动,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什么话题讲,就这么默默冷场了。

    真真公主尴尬扯了扯帕子,正寻思说点什么,一道温温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九妹在这里呢。”

    从假山旁走过来一名蓝裙少女,鹅蛋脸,水杏眼,额发齐眉,气质端雅。

    真真公主暗暗皱眉,面上不好露出厌烦,介绍道:“这是我八姐,这是黎姑娘。”

    乔昭冲八公主欠欠身:“见过公主殿下。”

    八公主眼波流转,笑盈盈道:“本宫早就久仰黎姑娘的大名,还要多谢黎姑娘治好了我九妹的脸。”

    真真公主暗暗翻了个白眼。

    踩着她装什么姐妹情深,真是烦人。

    “八姐,我与黎姑娘还有话说,先走一步了。”

    “九妹且慢。”八公主拦住九公主去路。

    “八姐还有事?”

    八公主垂下眼,轻声道:“八妹,我想和黎姑娘单独聊聊。”

    乔昭暗暗皱眉。

    “单独聊聊”几乎就是麻烦上门的另一种说辞了。

    “八姐有话直说就是。黎姑娘是我请来的客人,我要对她负责的。”

    八公主咬了咬唇,眼底闪过愠怒。

    她吃人不成,还负责!

    退一步说,就算她想怎么样,同是女孩子,她能怎么样啊?

    不过对于九公主,八公主明面上是不愿得罪的。

    这个妹妹长得好看,又会讨皇祖母喜欢,在宫中的日子比她强多了。

    她唯一的自得,便是能在九妹前头把亲事定下来。

    那日父皇招她与九妹同往御书房,她便明白父皇是在考虑她们的亲事了,且父皇看中的驸马应该很优秀。

    这很好猜测,如果驸马很寻常,父皇不会叫她与九妹一起过去。往令人不快的地方想,父皇是唯恐未来的驸马不满意,所以堂堂大梁公主成了被挑选的人。

    想到这个,八公主不但没有觉得恼怒,心中反而满是期待。

    九妹那时候见不得人,她明显成了被选中的那个,也就是说,她很快就能离开这令人窒息的皇宫了。

    这几日八公主的心情都是美妙的,可心中却有一丝隐忧:她年幼时宫人疏于照顾,额头留下一道疤,多年来一直被刘海遮着,将来成亲后定会被驸马见到的……

    “八姐要是不想说,那我们就走了。”真真公主拽过乔昭的手。

    “九妹,你等等。”八公主心知有真真公主在她是摆不出公主威风来的,心一横掀起了刘海,“黎姑娘,你看本宫额头的旧年疤痕能否治好?”

    真真公主表情微讶。

    她还真不知道八公主额头一直有一道疤痕。

    疤痕不算长,却颇深,又是落在脸上,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很要命的事儿。

    真真公主不由看向乔昭。

    黎三姑娘治好了她的脸,等于给了她新生,她可不会干越俎代庖这样招人烦的事。

    乔昭认真打量着八公主额头疤痕,略一颔首:“可以试试。”

    “真的?”八公主眼睛一亮,忍不住握住乔昭的手。

    “咳咳。”真真公主把乔昭的手从八公主手中拽了回来。

    有话说话,拉人家手做什么?

    “那药膏——”八公主欲言又止。

    乔昭顿时明白了八公主的意思,笑道:“八公主额头上的疤痕是陈年旧疤,九公主用的药膏并不合适,等我回去重新调配一瓶给殿下试试。“

    “那就多谢黎姑娘了。”八公主大喜,力邀真真公主与黎姑娘去她的寝宫做客,被真真公主推拒。

    送乔昭出宫的时候,真真公主嗔道:“你倒是好说话。”

    她这位八姐可没有表面瞧着那么和善,心思多着呢。

    当然家丑不可外扬,这话她是不好说的。

    乔昭笑笑:“举手之劳罢了。”

    八公主的母妃与她的祖母有些渊源,如今也算是替祖母照拂一下自幼丧母的八公主了,毕竟于她真的是举手之劳。

    听乔昭这么说,真真公主不再多说,一眼瞥见她手腕上的沉香手珠,忍了忍道:“黎姑娘,这沉香手珠是师太送你的么?”

    乔昭点点头。

    真真公主眼中闪过艳羡:“师太对你真是好,这串手珠我见师太戴了许多年,时常摩挲,定然会给人带来好运的。”

    彼时的人,颇信神佛。

    “难怪我后来运气一直不错,都是托师太的福。”乔昭下意识摸了摸手珠,心中不禁升起一个疑问。

    明明真真公主多年来一直去探望无梅师太,无梅师太却把佛珠赠给她,真的是因为她比真真公主更合眼缘吗?

    乔昭带着这么一丝疑问回到府中,替八公主配置药膏的事略过不提。

    邢舞阳的案子赶在衙门每年的例行封印前终于有了结果,因为新任将领还未定,对福东一众官员的处置结果秘而不宣,嘉丰乔家大火一案终于水落石出,嘉南知府等一众官员皆判了斩立决。

    腊月二十三那天,正是小年,阴沉的天很快飘起了雪,菜市口的地被水冲了一遍又一遍,依然一片暗红。

    头戴幂蓠的白衣男子轻轻拍了拍素衣少女的肩膀:“昭昭,别看了。大哥也该出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