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61章 余波

正文 第561章 余波

    泰宁侯老夫人看到朱氏的尸身直接昏了过去。

    泰宁侯夫人温氏强忍着抓狂的冲动忙派人去请出去斗蛐蛐的老侯爷以及与朋友应酬的泰宁侯回来。

    固昌伯府的人全都赶到了。

    杜飞扬与杜飞雪扑在朱氏身上哭得肝肠寸断。

    固昌伯直挺挺跪在老泰宁侯面前磕头。

    老泰宁侯抬脚踹了固昌伯好几脚,被泰宁侯拦住:“父亲,妹妹已经去了,现在关键是如何料理后事,您可不能再气坏了身子。”

    他已经听妻子说了,固昌伯给了妹妹休书,真算起来妹妹就是被休回娘家的人了,下葬的话到底是在侯府还是伯府还不好说。

    要是固昌伯府承认妹妹还是伯府的当家主母,葬进杜家祖坟,妹妹还能享有香火供奉,要是葬回娘家,侯府成为京城的大笑话不说,妹妹将来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下场也太凄凉。

    泰宁侯看着跪在地上的固昌伯,隐去眼底的怒意。

    母亲昏过去了,父亲气得厉害,他可不能再冲动,能让这混账把休书收回才好。

    “妹夫,我妹妹嫁入伯府十多年,上孝敬公婆,下养育儿女,把贵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无论你们闹了什么别扭,如今人去了,不知你有什么说法?”

    一听“妹夫”两个字,固昌伯老夫人便明白了泰宁侯的意思,顺势道:“这混账与朱氏结发十数载,鲜有争吵,而今也是话赶话才有了这负气之举,我早已教训过这糊涂蛋了。还望侯府看在我那儿媳留下的一双儿女份上莫要与他计较了。”

    说到这里,固昌伯老夫人抬手擦了擦眼泪:“我那儿媳生既是伯府的人,人没了当然是要葬入杜家祖坟,得享子孙后辈香火的。不知侯府的意思呢?”

    泰宁侯面色微沉:“不知老夫人能否做了伯爷的主?”

    固昌伯老夫人重重打了固昌伯一下:“畜生,你可说话啊!”

    固昌伯白着脸磕了个头,神情沮丧:“母亲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

    说了这话,他好像力气被抽干一样,瘫倒在地上。

    他真的没想到朱氏会寻死的。

    朱氏那样只能委屈别人不能委屈自己的人,怎么会舍得寻死呢?即便是寻死,那也应该是为了吓唬他才对。

    固昌伯怔怔想着,说不清心头是什么滋味。

    怨朱氏么?在她面前夫纲不振十多年,自然是有怨的,不然他也不会在外养了温柔体贴的外室。

    可是即便有怨,他们毕竟是结发夫妻,育有一双儿女,他从没盼着她死的。

    十几年,哪怕再没感情,二人之间的牵扯也说不清了。就连这封休书,他也只是赌气而已。

    她怎么就寻死了呢?

    固昌伯又忍不住默问了自己一遍。

    泰宁侯瞧着固昌伯的样子又气又恨,偏偏为了妹妹的身后事还不能撕破了脸,冷冰冰道:“既然这样,伯府就早些把灵堂搭起来,向各府去报丧吧。”

    双方算是达成了一致,很快与伯府有亲的府上便收到了丧信,朱氏自尽的消息如同插上了翅膀,瞬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黎家西府的二太太刘氏正在锦容苑的暖阁里带着两个女儿做女红。

    刘氏纳鞋底,四姑娘黎嫣绣鞋面,六姑娘黎婵年纪小,便给母亲与姐姐打下手。

    想到二老爷黎光书不日就要到家,刘氏只觉心中溢满了喜悦,手上的鞋底便是给黎光书纳的。

    她一双鞋底刚刚纳好,就从婆子嘴里得到了朱氏上吊自尽的八卦消息,惊得好一会儿嘴巴才合拢,咬断线绳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娘,您念什么呢?”

    刘氏咳嗽一声:“没什么,就是求佛祖保佑你们父亲平平安安到家。”

    她当然不能告诉闺女们,她刚刚在谢天谢地谢神佛。

    当初她制订的紧随三姑娘脚步,绝不与三姑娘为难的路线是多么正确啊!

    “你们小姑娘家不必理会外头的糟心事。嫣儿,娘记得你才绣了个素面锦鲤荷包,你三姐喜欢穿素衣,系上素面荷包正合适,你给她送去吧,正好让你三姐瞧瞧你的绣功进步了没。”

    四姑娘黎嫣暗暗撇了撇嘴。

    三姐明明连片树叶子都绣不好,有啥能耐评论她进步了没啊?总有种三姐才是娘的亲闺女的感觉。

    不过在刘氏的潜移默化之下,黎嫣对乔昭莫名觉得亲近,却不曾察觉何时与这位三姐亲近起来的,遂点头应了下来。

    刘氏还不忘提醒道:“多和你们三姐一块玩儿,晚点回来不打紧。”

    姐妹二人出了门,六姑娘黎婵嘟着嘴道:“姐,为什么我觉得三姐才是娘亲生的?”

    黎嫣摸摸妹妹的头,惆怅叹口气。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她也很无奈啊。

    收到丧信后,作为固昌伯府的姻亲,黎家西府自然是要去人的。

    何氏有了身孕不方便,黎光文便独自带着黎皎与黎辉姐弟前往。

    乔昭虽是何氏所出,按理也该随着黎光文去吊唁的,却被邓老夫人拦了下来。

    用老太太的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让孩子去听那些闲言碎语呢。

    杜飞雪却忍不住对前来吊唁的黎光文发了脾气:“姑父为何不把黎三带来?她是心虚不敢来吗?”

    面对小姑娘的质问,黎光文一头雾水,震惊道:“难道伯夫人的去世还另有隐情?”

    一句话问得固昌伯府的人冷汗淋淋,固昌伯老夫人干笑道:“小孩子乱说话,姑爷别当真。”

    即便现在很多人认定是朱氏指使人往黎家大门泼秽物,但伯府是不会承认的。

    黎光文长长舒了一口气:“吓我一跳。我就纳闷嘛,伯夫人去世了,我闺女有什么好心虚的!”

    您可真够理直气壮的!在场的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我娘明明就是——”杜飞雪还待再说,被固昌伯老夫人狠狠掐了一下。

    “大姑娘悲伤过度,带大姑娘去后边歇着。”

    黎皎见状忙上前去:“外祖母,我来劝劝表妹吧。”

    到了后边,黎皎叹口气:“飞雪表妹,你要难过就哭出来吧。”

    杜飞雪忽然抱住黎皎,放声大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