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8章 想念

正文 第558章 想念

    到了邓老夫人面前,邵明渊深深一揖:“刚刚污了您的眼睛,晚辈向您赔罪了。”

    邓老夫人看着抱着活雁向她行礼的年轻人,忍着笑意道:“进来吧。”

    黑漆大门缓缓合拢,挡住了看热闹的人们的视线。

    邵明渊陪着邓老夫人往里走。

    “今天的事,还要感谢侯爷出手帮忙。”

    邵明渊语气谦卑:“老夫人这话就折杀晚辈了,结亲是缔结两姓之好,以后府上的事自然便是晚辈的事。”

    他说着,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廊柱处。

    朱漆的廊柱,隐约露出一截素色裙角。

    男人的目光热切起来。

    也不知为何,明明二人时时相见,甚至朝夕相处了数月,可是才分开那么一会儿他就十分想念了。

    在黎家的庭院里,看到他朝思暮想的姑娘就隐在不远处的廊柱后悄悄望着他,他便忍不住心旌摇曳。

    看着抱着两只大雁挪不动脚只剩下傻笑的年轻人,邓老夫人轻咳一声,板着脸道:“侯爷,进屋喝茶吧。”

    邵明渊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耳根泛红,面上竭力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抱紧了活雁往前走去。

    邓老夫人悄悄弯了弯唇角。

    她看出来了,这位年轻的侯爷对他们三丫头倒是一往情深,这样的话,她暂时可以稍微放心了。

    齐大非偶,她一直很担心三丫头嫁到侯府会受委屈,到那时娘家就算想出力,蚂蚁又如何撼动大树呢?

    邓老夫人一颗心才算落定,冲大丫鬟青筠使了个眼色。

    青筠会意点头,悄悄去了乔昭那里:“三姑娘,老夫人不放心大太太,让您回去陪着。”

    “知道了。”乔昭轻轻点头,遥遥望了消失在门口的挺拔背影一眼,转身向雅和苑走去。

    她当然明白祖母的意思,不论平时她与邵明渊如何见面联络,现在是男方上门来求亲,她作为未出阁的女孩自然是不宜露面的,像她这样厚着脸皮偷偷跑来看男人一眼没被长辈一巴掌扇回去,已经是不容易了。

    乔昭垂眸,浓密睫毛颤了颤。

    她只是听阿珠说那天见他醉酒难受才忍不住来看看,才不是想他呢……

    “姑娘,您小心——”阿珠在身后拉了乔昭一把。

    乔姑娘撞到了门框上,揉着发红的额头回过神来。

    咳咳,她真的不想他!

    阿珠垂头偷笑,乔昭斜睨了她一眼。

    阿珠忙收起笑意,清清喉咙问道:“姑娘,邵将军喜欢吃什么菜?要不要婢子去跟大厨房说一声?”

    “大厨房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呗。”乔昭绷着脸道。

    过了片刻,乔姑娘低咳一声:“我记得前两天吃的酸菜白肉不错,去跟大厨房说一声吧。”

    邵明渊曾对她说过,离开京城七八载,早已习惯了北地的饮食,尤其是到了滴水成冰的冬日,来上那么一锅酸菜白肉,吃下肚后连四肢百骸都是暖洋洋的,额头冒汗,舒坦又痛快。

    阿珠抿唇,笑盈盈道:“婢子这就去。”

    待阿珠走后,屋内静下来,乔昭抱过枕头揉了揉,心中五味杂陈。

    以前,她与邵明渊自幼定下亲事,未来成了一件可预见的事,对此并无多少期待。而现在,她才真有种将要开始一段崭新生活的忐忑与期盼。

    果然不出乔昭所料,邓老夫人很是满意邵明渊今日的做法,热情留他用饭。

    很快热气腾腾的酸菜白肉就端上桌来,邵明渊见了嘴角轻扬,一顿饭下来别的菜没动几筷子,一锅酸菜白肉倒是被他吃进了大半。

    邓老夫人看在眼里,忧心忡忡。

    这么能吃肉,以后可是要长胖的!

    吃得酒足饭饱的年轻将军依依不舍离开了黎府。

    “将军,那两个混混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不过经过审问,他们对背后指使之人并不知情。”

    “不知情?”邵明渊轻轻揉着肚子,眼神清明。

    吃得好像有点多了,等会儿要打几套拳才行。

    “是,他们说对方一直没有透露身份,只给了他们一笔银子。”

    这一点邵明渊并不意外。

    对方找了两个街头无赖行事,打的就是事后不沾身的算盘,想要从两名混混口中问出有用的东西来希望渺茫。

    邵明渊表情平静,眼底却含着愠怒,淡淡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关键看花的心思够不够。继续去查,他们什么时候见的面,在何处见面,对方样貌特征,或者见面地方是否有www.youfa8.com人看到,总之一丝线索不许漏过,务必把这个人给我揪出来。”

    杀一儆百,他要让那些人以后再想到欺辱昭昭,先要掂掂自己的能耐!

    固昌伯府中。

    黎皎一脸关切看着面色绯红的杜飞雪:“飞雪表妹,你还好吧?”

    杜飞雪斜靠着床柱,有气无力道:“都是姓杨的混蛋害我落水染了风寒,结果他们家只假惺惺派人送了些补品过来。哼,以为别人稀罕啊!”

    黎皎笑着安慰,心中却撇了撇嘴。

    表妹还是那么任性,既然染了风寒,好好养着就是,非要把她叫过来,就没想过把她传染了该如何呢?

    想到这里,黎皎颇不是滋味。

    就算是外祖家,平日里对她明面上不错,实则不过如此。

    如果她母亲尚在人世,杜飞雪染了风寒想请她来做客,舅母定不会允许的。

    说到底,不过是无人替她出头,别人自然也就怠慢了。

    “皎表姐,你们府上这两天很热闹吧?”

    “我整日在屋中绣花,也没留意。”

    “哼,姓杨的踹我下水,说白了还是因为黎三。一想到黎三那个贱人,我就想把她狠狠按到水里去出了这口恶气。”杜飞雪表情狰狞。

    “表妹还是别这样想了,我三妹马上就是未来的侯夫人了,得罪了她,对咱们没好处。”

    “皎表姐,你好歹是黎家嫡长女,怎么对她一个继室生的女儿忍气吞声?”

    黎皎垂头苦笑:“我能怎么办呢?表妹没看出来么,近来祖母疑心我对三妹不够真心,都不许我出来走动了,这次能出门还是托了你的福,我都怕年后祖母不许我来拜年。”

    杜飞雪一听来了火气:“皎表姐你放心,年后要是黎家不许你出门,我就请祖母出面!”

    黎皎一颗心总算落定,抿唇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