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7章 捍卫

正文 第557章 捍卫

    “冠军侯!”人群中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

    邵明渊端坐马上,声音如万年的冰铸成的利刃,刺入二人心头:“谁告诉你们,这样做了,本侯就会后悔?”

    一连两声问,不只两名男子表情僵硬,就连围观众人都觉心底发寒。

    在骏马上的冷面将军目光犹如实质的逼视下,两名男子再也抵抗不住这股威压,硬着头皮道:“没人告诉我们,我们……我们就是觉得看不过去……”

    邵明渊轻笑一声,目光微转,把看热闹之人的各色神情尽收眼底,淡淡道:“让他们两个把泼在门上的东西给我弄干净!”

    身后两名亲卫下马上前,一人提起一名男子的衣领推到了黎家的黑漆大门前。

    邓老夫人带着二太太刘氏从侧门出来,看着眼前一切怒容满面。

    “老夫人您别生气,我看冠军侯定能处理妥当的。”刘氏语气笃定。

    关键是惹到三姑娘的人一定会倒霉的,这是她观察无数次得出来的宝贵经验。

    邓老夫人勉强点头,低声交代道:“管好下人们的嘴,别传到雅和苑去。你大嫂有着身孕,受不得气。”

    “您放心吧,儿媳这就去叮嘱他们。”

    邓老夫人把视线重新投在黎家黑漆大门上,看着上面的秽物还有围观众人的指指点点,一口气堵在心里,恨不得拎着拐杖上去打人。

    他们黎家西府多少年来一直与人为善,低调本分,到底是谁这么恶毒,竟指使着街头无赖来做这种缺德事?

    这可是当着男方求亲队伍的面发生的事,还有无数围观者当见证,要是一个处理不好,就算黎府与靖安侯府顺利定亲,黎家也会颜面扫地,三丫头永远要受人耻笑。

    邓老夫人缓缓移开视线,看向骏马上的年轻男子。

    她很想知道这位年轻的侯爷会如何做。

    两名男子被推到大门前,门上传来的恶臭使他们连连往后躲,这举动惹怒了两名亲卫,一个用力就把他们的脸抵到了大门的铁环上。

    腊月的天,铁环冰凉,粘稠秽物沾到脸上,令旁观者发出阵阵惊呼。

    “快点弄干净!”亲卫厉声道。

    “你们,你们就算是侯府的人,也不能这样仗势欺人吧?”一名男子色厉内荏喊道。

    端坐马上的年轻侯爷淡淡一笑,挑眉道:“你要和本侯讲道理?”

    “您是侯爷,就可以不讲道理了吗?”男子忍着心中恐惧问。

    冠军侯是什么样的人物,连他这个街头浪荡子都是知道的,别说招惹了,连想想都双腿发抖。奈何银子太诱人,他们哥俩儿还是忍不住应下了这笔买卖。

    可是这话本子发展明显不对啊,对方明明说了他们把两桶秽物往黎府大门上一泼,拔腿就走就可以脱身了,可冠军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本侯从来不和畜生讲道理。”邵明渊薄唇紧抿,冲两名亲卫略一颔首,一字一顿道,“让他们舔干净。”

    亲卫手上一用力,两名男子顿时惨叫起来,听得围观者心惊胆战。

    就在无数双眼睛注视下,两名男子被冠军侯的亲卫强逼着用嘴一点一点开始舔黎府大门上的秽物。

    干呕声此起彼伏。

    靖安侯府的管事擦了一把冷汗,上前劝道:“二公子,众目睽睽之下,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迎上年轻侯爷冰冷的目光,管事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别人能奈本侯何?”邵明渊淡淡问。

    他不是那些需要小心谨慎维护好名声的文官,他的一切荣耀地位都是一拳一拳打下来的,里面甚至有他妻子的血。

    现在,在这花团锦簇的京城,这些坐享安稳的人凭什么糟践他的妻?

    是了,他们不知道黎三姑娘就是他的妻,他不能让他们知道他心爱的姑娘就是曾在北地的燕城城墙上洒过热血的人,但他至少可以用他的一切来捍卫她的尊严。

    “可是,那些言官们会弹劾您仗势欺人,鱼肉百姓的……”

    年轻的将军剑眉微挑,身后绯色披风在寒风中猎猎飞舞,声音比寒风还要冷:“他们尽管试试。”

    两刻钟过去,两名男子面如土色瘫倒在地上,连连干呕。

    “还不滚!”亲卫抬脚踹去,“是不是想把地上的秽物也舔干净?”

    此话一出,两名男子犹如惊弓之鸟,弹起来飞快跑了。

    亲卫回到邵明渊身边。

    邵明渊低声交代:“回头跟上去,给我撬开他们的嘴,查清楚他们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领命。”

    邵明渊回头看了一眼人群。

    围观众人下意识后退一步,噤若寒蝉。

    年轻俊朗的将军微微一笑,就如春雪初融,拂去了人们心头寒意。

    “刚刚的场面让各位乡亲心生不适,邵某在此说声抱歉。”邵明渊冲众人一揖,温和有礼,“只是在那两个畜生面前,邵某只是一个因准岳丈一家受辱而忍不住愤怒的半子而已,还望父老乡亲们能够体谅。”

    看着恭敬行礼的年轻人,在场的人不由沉默了。

    是啊,冠军侯有什么错呢,换了寻常人家,岳丈家被人如此欺辱,但凡有血性的都会拿刀跟那两个畜生拼命的。

    “侯爷,您做得没错,那两个畜生就是欠收拾!”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喊道。

    很快附和声响成一片。

    躲在人群中看热闹的杨厚承摸了摸下巴,喃喃道:“总觉得哪里不对。子哲,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站在杨厚承身边的朱彦轻笑摇头:“庭泉还真是善于模糊事实啊。”

    “怎么说?”杨厚承一头雾水。

    朱彦笑笑:“人们激动附和,全因联想到换了自己的岳丈家被辱会怎么做,或者自己的女婿会不会如庭泉这般维护岳丈家的脸面,这样一来自然生出对那两个人的同仇敌忾之心。只不过他们都忘了,靖安侯府与黎府还没定亲呢。”

    杨厚承啧舌,小声嘀咕道:“这家伙真够狡猾的。”

    听着围观众人对两名男子的谴责,邵明渊翻身下马,从呆若木鸡的媒人怀中接过活雁,大步向邓老夫人等人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