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6章 插曲

正文 第556章 插曲

    “你们知道吗,靖安侯府请了礼部尚书当保山,再次上黎家提亲去了!”

    “又去了?靖安侯府图什么啊?这简直门不当户不对。”

    “图什么咱不知道,反正黎家可是光彩了,小小的翰林修撰之女,一出阁就能当上一品侯夫人,啧啧,这份荣光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

    杏子胡同外的路边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茶摊,坐满了看热闹的人,此时正聚在一起议论着黎家的新鲜事。

    “这么说黎家答应了?”

    “能不答应嘛,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亲事,男方可是冠军侯呢!想当初冠军侯率领北征军入城受赏的时候,我们隔壁老王家的三闺女远远看了那么一眼就害了相思病,到现在都哭着闹着不肯嫁人呢。”

    冬日清闲,又是暖阳和煦的天气,人们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谈资,越说越兴奋,连杏子胡同悄悄驶出了一辆马车都无人注意。

    那些议论声钻入耳朵,坐在马车内的黎皎听得心烦气躁,猛然掀起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姑娘——”丫鬟杏儿骇了一跳,忍不住喊了一声。

    黎皎忿忿放下帘子,面罩寒霜:“怎么,我瞧瞧外头的景儿也要你管着?”

    她这日子过得可真憋屈,处处不如意不说,就连贴身丫鬟都是个胆小怕事的,全然没有春芳、秋露的机灵。

    “奴婢不敢。”杏儿低头。

    黎皎冷笑一声:“打量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吗?我告诉你,我就是处境再不好也是你的主子,你既然成了我的丫鬟,将来与我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一点你最好掂量清楚了。”

    “奴婢知道的。”杏儿缩着身子道。

    黎皎见了只觉更加厌烦,冷哼一声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她被禁足了小半年,委曲求全,做小伏低,终于在近来得了些自由,否则这趟出行想都不用想的。

    可是想到出门的缘由,黎皎更加气闷。

    她退出京城闺秀的交际圈子小半年几乎无人问询,而今各家府上姑娘的请帖雪花般向她这里飞来,全都是为了打听黎三!

    靖安侯府为何求娶黎三?冠军侯对黎三是不是早已倾心?

    她不用去见那些贵女们,就知道她们要问什么了。

    那些邀请她统统推了,只回外祖家固昌伯府与表妹杜飞雪见上一面。

    她现在已经想得明白,没有显赫的出身,就算她再玲珑八面也是无用的,在那些贵女心中半点分量都无。

    而黎三呢,哪怕名声再差,有了靖安侯府的提亲后,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些人全然忘了那场特意为笑话黎三而办的赏花宴。

    想必等黎三真的嫁给冠军侯后,去哪里都会成为座上宾吧。

    黎皎闭着眼,唇角紧绷,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合拢。

    凭什么呢?

    论出身,她们都是父亲的女儿,她才是嫡长女;论年纪,她马上就要十七岁,明明与冠军侯更相当;论名声,就算祖母责罚她那也是西府关起门来的事,她在外的名声要比黎三好得多。

    可偏偏靖安侯府求娶的是黎三!

    黎皎咬了咬唇。

    定然是黎三早就与冠军侯有了私情!

    马车外忽然传来阵阵惊呼。

    “快看,那一队人是不是靖安侯府的,他们是来黎家正式求亲的吧?”

    按着规矩,男方请媒人上女方家提亲后,如果女方同意议婚,接下来男方就需要正式向女家求婚了。

    “天啊,我没看错吧,靖安侯府纳釆用的是活雁!”

    “真的吗?这可是寒冬腊月,哪来的活雁?”

    黎皎猛然掀起车窗帘,探头看去。

    一队人迎头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人穿着体面,携着一对活雁,后面的人则挑着礼箱。

    而令人群躁动的,便是那对活雁。

    按着古礼,纳釆与纳吉是该以雁为礼,但活雁并不易得,久而久之便以金银丝帛等物替代了。

    在这样的冬日,靖安侯府向黎家求婚能以活雁为礼,足以看出男方的诚意。

    黎皎盯着那对活雁,眼底冒了火,仿佛有万千虫蚁啃噬着她的心。

    凭什么黎三会得到这样的姻缘,凭什么她只能嫁到京郊庄户人家?

    黎皎眼中的疯狂让杏儿看了心悸,却不敢再多劝。

    车外是人声鼎沸的热闹,车内是令人窒息的安静。

    就在这样的安静中,黎皎缓缓放下了车窗帘,眼中平静下来。

    奶娘说的一点不错,女人将来的荣光和体面是看她嫁入什么样的人家,她就是死也不会嫁到京郊去!

    黎皎闭着眼,脑海中先闪过的是泰宁侯府的世子朱彦,而后闪过表妹杜飞雪的脸。

    她嘴角噙着嘲弄的笑摇了摇头。

    表妹自小一颗心就系在朱世子身上,甚至连她这个表姐都防备着,唯恐当宝贝似的朱世子被人抢了去。

    她是动过这个心思的,可现在看来,朱世子如何能与冠军侯比!

    别说她几乎没有机会与朱世子接触,就算真的越过表妹嫁给朱世子又如何?她在黎三面前依然会低一头,而且永远压不过去。

    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渐渐远去的马车上,黎皎认真思索起这个问题来。

    而就在求婚的队伍将要走到黎家西府大门后,突然有两人提着水桶冲出来,照着黎家大门泼去。

    黑门铁环,瞬间沾满了秽物。

    那两人提着空桶,对着来求婚的队伍大声嚷道:“这黎家的三姑娘年初就被人拐卖过,根本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我们哥俩儿做个好事,给贵府提个醒,不然等定了亲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两名男子眼神乱闪,一看就是街头无赖来故意捣乱,但这样的羞辱足以令女方颜面扫地。

    无数双眼睛盯着靖安侯府来求婚的队伍,抱着活雁的媒人早已呆若木鸡。

    整支队伍瞬间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

    就在这时,哒哒的马蹄声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一身青袍的年轻男子端坐马上,披着绯色斗篷,身后跟着数名装束统一的随从,皆提缰勒马,肃然无双。

    邵明渊面如冰雪,居高临下问两名男子:“谁给你们的胆子,来给本侯提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