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4章 再提亲

正文 第554章 再提亲

    邵明渊看了信,嘴角笑意顿时收起,整个人往外冒着寒气。

    他费尽心思才换来现在的局面,那位天子居然要横插一脚?

    “跟你们姑娘说我已经知道了,让她放心,剩下的事我会解决的。”

    阿珠得了这话,冲邵明渊福了福身子,告辞离去。

    邵明渊翻身上马,直奔靖安侯府。

    靖安侯府中,靖安侯世子夫人王氏正与靖安侯世子邵景渊哭诉:“世子,您说侯爷给二弟定亲怎么也不知会咱们一声呢?今日我在留兴侯府做客时才听人提起这事,完全一头雾水,别提多丢人了。”

    “父亲给邵明渊求娶的是哪家姑娘?”听着王氏的哭声,邵景渊隐隐有些不耐。

    也不知道为何,自从王氏开始管家后就没以往那么可人意了,明明有着身孕,盯他却比怀前两个哥儿的时候还要紧,真让人倒胃口。

    “是翰林修撰黎家的三姑娘,名声狼藉那个。”王氏擦了擦眼角,“我实在想不明白侯爷怎么会给二弟定下那样一门亲事,最让人难堪的是人家还没答应!世子您不知道,今天咱们侯府都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了。”

    “父亲有自己的想法,你操心那么多做什么?”邵景渊莫名有些烦躁。

    知道邵明渊只是个外室子后,他就不想与这个人再有任何交集。

    他是邵家的长子嫡孙,一想到从小到大和这个弟弟暗中较劲却处处比不过,结果对方竟只是个外室子,就觉得无比憋屈。

    他希望这个人离他的生活越远越好。

    王氏张了张嘴,心头涌上阵阵委屈。

    这怎么是操心多呢?她以后是侯府的女主人,只要一天不分家,两个小叔子的嫁娶不就该她操心吗?

    “总之邵明渊的事你少管,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一个外室子,不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姑娘,还想娶公主不成?

    邵景渊在侯府门口正好撞见了匆匆走进来的邵明渊。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

    “大哥。”

    邵景渊敷衍点了点头,错身而过。

    一个外室子是注定不能与他争的,倘若将来父亲偏心太过,大不了他就请族中长辈们做主。

    邵明渊回头看了一眼邵景渊背影,牵了牵唇角。

    自从知道他与大哥、三弟并非一母同胞,他便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弟情是彻底断了。

    这也没什么不好,知道了自己没有被善待的理由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他的心反而安定了。

    邵明渊在练武场寻到了正练拳的靖安侯。

    “你想让为父再去黎家提亲?”靖安侯一脸为难,“才被拒绝过,马上就去不好吧?”

    “父亲放心,这一次黎家不会拒绝了。”

    靖安侯打量着匆匆赶来的次子,有些犹豫。

    这孩子这么着急,真的太反常了。

    “父亲是不是觉得儿子太心急了?”邵明渊自嘲笑笑,“父亲有所不知,儿子得到一个消息,皇上有意把公主下嫁给我——”

    靖安侯蓦地紧张起来:“当真?”

    邵明渊郑重点头。

    “为父这就请人再去黎家提亲!”靖安侯一下子表现得比邵明渊还要急切。

    邵明渊悄悄扬了扬唇角。

    放眼京城,最怕与公主扯上联系的应该就是他父亲了。

    靖安侯年轻的时候,皇家曾有意把长容长公主下嫁给他,当时碍着长容长公主尚未及笄没有定下亲事,却是双方心照不宣的事。谁知靖安侯去了边关半年,再回来后长容长公主就麻利给自己选了个寒门士子当驸马,一时传为佳话。

    那时靖安侯可谓憋屈至极,常来往的勋贵子弟看他笑话,老百姓们则把他当成破坏有情人的恶人看待,到头来他明明是受委屈的一方,反而一声都不能坑,只能默默把苦果咽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谁再提把公主下嫁给他家,靖安侯就要跟谁急!

    “父亲,既然媒人已经去过一次被拒绝,这一次就请位德高望重的人随媒人一同去吧。”

    “德高望重的人一时之间并不好找。”靖安侯有些为难。

    靖安侯府想请这样的人当保山并不是找不到,可这亲提得太急了些。

    “您看礼部尚书苏大人如何?”

    “苏和?”靖安侯皱眉,“苏和兼任翰林院掌院,是黎修撰的上官,按说是极合适的,只是为父与他交情不深——”

    邵明渊笑着打断靖安侯的话:“儿子已经派人去请苏大人了,父亲只管到时候招呼好苏大人就是,毕竟结亲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子不方便多出面。”

    靖安侯张了张嘴,有心想问邵明渊如何请动了礼部尚书苏和,迎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眼,最终把疑问咽了下去。

    儿子大了,已经是京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有些事自然不能再刨根究底。

    杏子胡同的黎家西府陡然间热闹起来。

    那些与黎家来往不多的夫人太太们纷纷递了帖子来访,当然做客是假,打探一下靖安侯府突然提亲的内情是真。

    邓老夫人疲于应付,干脆借口不舒服统统推了。

    东府老乡君姜氏得到了消息,命人扶着她赶到西府。

    “弟妹,靖安侯府来提亲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说呢?”

    “乡君还是先坐下吧。”邓老夫人不紧不慢开了口。

    姜氏眼睛看不见,听到邓老夫人不急不缓的声音就来了火气,扬声道:“弟妹,我听说你家大郎还把靖安侯府的亲事给拒了?他可真糊涂啊!”

    邓老夫人一听不高兴了。

    说她儿子糊涂?她儿子顶多是一根筋,怎么能说是糊涂呢?这不是侮辱人嘛!

    “三丫头还小,大郎推拒了这门亲事,我觉得没什么不妥。”

    “没什么不妥?”姜氏拐杖一扬,就差砸到邓老夫人身上了,“三丫头的名声如何你不是不知道,别说是靖安侯府了,就是有个像样的人家来提亲已经是烧高香了。我给你说,三丫头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以后难道要在黎家当一辈子老姑娘不成?”

    邓老夫人更不乐意了,淡淡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准靖安侯府锲而不舍再来提亲呢。”

    姜氏冷笑:“那我就等着了!”

    人家还会再来提亲?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