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53章 真真公主的心愿

正文 第553章 真真公主的心愿

    “九妹脸好了吗?”八公主笑问道。

    真真公主牵了牵嘴角:“多谢八姐关心,好多了。”

    “那就好,脸面对女儿家来说是最重要的,咱们身为公主也不例外。九妹可要保养好了颜面,以后最好少出宫去了。”

    “这个就不劳八姐关心了,父皇还在书房中等着,八姐快进去吧。”

    八公主笑意浅浅:“那我就进去了。”

    真真公主停在台阶上,回眸看了一眼八公主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匆匆赶回了寝宫。

    “这么快就回来了?”等在屋中的江诗冉一见真真公主回来,不由有些意外。

    “冉冉,你稍等一下。”真真公主抬脚去了书房。

    江诗冉好奇追了过去。

    真真公主放下笔,把墨迹吹干,折叠好塞入信封中交给江诗冉:“冉冉,你出宫后帮我把这封信交给黎三姑娘。”

    江诗冉一愣,皱眉道:“你还给黎三写信?”

    “我不方便频繁出宫,但有要紧事联系她,所以就拜托你了。”真真公主恳切道。

    江诗冉狐疑盯着手中信笺,不解道:“你与黎三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真真公主笑笑:“并不熟,但确实有要紧的事。”

    “莫非是你的脸不舒服?药膏有问题?”江诗冉追问道。

    真真公主握住江诗冉的手:“冉冉,你就不要问了,请务必今天把这封信交给黎三姑娘,越快越好。”

    见好友不肯多说,偏偏还与她最讨厌的人有关,江诗冉很是不痛快,捏着信笺一言不发。

    真真公主哄道:“冉冉,等回来我给你打一条五彩蝙蝠络子好不好,你那次还说最喜欢我床头挂着的那条五彩蝙蝠络子呢。”

    江诗冉终于点头:“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能背着我与黎三交好,那我会怄死的。”

    “你放心吧,一定不会的。”见江诗冉答应了,真真公主松了口气。

    待把江诗冉送走,真真公主靠在屏风上开始发呆。

    “殿下,屏风凉——”贴身宫婢劝道。

    真真公主回神,拿帕子擦了擦眼角。

    宫婢骇了一跳:“殿下,您哭了——”

    真真公主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来,抱过弹墨引枕靠着不语。

    宫婢绕到真真公主身后,替她轻轻揉捏肩膀。

    “刚才父皇叫我去,是想从本宫与八公主之间选一个人,下嫁冠军侯。”

    宫婢眼一亮:“恭喜殿下了!”

    作为贴身宫女,有一次公主殿下情绪崩溃时吐露了倾心冠军侯的秘密,她成了那个聆听者,从此后公主对她更亲近了几分,她成了唯一知道公主秘密的人。

    真真公主抬手抚脸,自嘲一笑:“父皇见到本宫这个样子,便打发本宫回来了。”

    “殿下,黎三姑娘不是说您的脸再连续敷上几日就能好转吗,您怎么不——”

    真真公主目光淡淡看着宫婢,平静问道:“怎么不对父皇禀明?”

    宫婢眼神微闪,默认了真真公主的话。

    真真公主抱着引枕望向窗外。

    昨夜下了雪,窗外一片银装素裹,连人心仿佛都被这场雪涤净了。

    “因为我不想。”真真公主低语道。

    如果江诗冉没有带来靖安侯府向黎家提亲的消息,哪怕再畏惧那位高高在上的父皇,她也会尽量争取。

    可是偏偏就在今天,父皇传她去御书房觐见之前,她知道了这个消息。

    或许是天意让她知道得刚刚好。

    杏子胡同那道一骑绝尘的背影加之靖安侯府令人大为意外的提亲,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冠军侯与黎三姑娘之间早已有了情意。

    抛开黎三姑娘替她治脸的情分,她才不想要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子的男人。

    她见过了父皇对母妃的无情,只希望她将来的驸马心中只装着她一个。如果不能,哪怕那个男人再优秀,再令人心动,其实都与她没有半点干系。

    那些好,都是别人的。

    “那八公主——”宫婢完全不懂真真公主的做法。

    公主殿下不想争取,岂不是让八公主捡了便宜?

    “她不会如愿的。”真真公主冷笑。

    比起八公主,她当然希望冠军侯与黎三姑娘能在一起。

    谁不乐意见到有情人终成眷属呢?她放弃的,八公主凭什么介入?

    “你去给本宫端一盏燕窝粥来吃吧,本宫饿了。”

    “是。”见公主殿下想吃东西,宫婢悄悄松了口气,转身出去。

    真真公主垂眸,盯着纤细手腕上的血玉镯,落下一滴泪来。

    她初次对一个男人动了心,便这样无疾而终,就如窗外的雪,等化了后便消散得干干净净,无人知晓。

    江诗冉离开皇宫后直奔杏子胡同。

    听了门人禀告,乔昭把江诗冉请进来。

    “喏,九公主给你的信。”江诗冉黑着脸把信笺甩给乔昭。

    信笺上用娟秀的小字写着“黎三姑娘亲启”几个字,字迹却有些凌乱,显然是匆匆写成。

    乔昭心中微讶,面上不动声色对江诗冉道了谢。

    江诗冉没好气撇了撇嘴:“你收到就行,别转头对真真说我没给你。”

    她虽好奇真真公主信上说了什么,却知道从乔昭这里问不出话来,片刻不想多呆就告辞离去。

    乔昭打开信笺看过,面色微变,忙派阿珠去给邵明渊送信。

    邵明渊还在黎府隔壁没有走,正扶着后院的海棠树催吐。

    “将军,漱漱口吧。”亲卫递了水壶与帕子过来,满眼心疼。

    他们将军大人在春风楼本来就喝得半醉,刚才又为了搞定未来的泰山大人拼了老命,真是太可怜了。

    娶个媳妇可真不容易啊!

    邵明渊接过水壶漱了口,才觉火烧火燎的胃里好受了些,直起身来一边擦拭嘴角一边往外走,吩咐道:“备马。”

    他才走到门口,就有亲卫来报:“阿珠姑娘来了。”

    阿珠就跟在亲卫身后走了进来,一见到邵明渊的面,忙把信递给他:“邵将军,我们姑娘让婢子把这个交给您。”

    浓郁的酒气袭来,阿珠瞥了一眼男子苍白的面色,忙低下了头。

    看到熟悉的字,邵明渊忍不住嘴角轻扬,背过身去打开信看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