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30章 走水

正文 第530章 走水

    “侯爷看什么呢?”乔公子笑意淡淡问。

    邵明渊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我觉得这座描金山水屏风有些旧了,回头要换个新的。”

    乔墨敛眉低笑:“侯爷说的是,是该换新的了。对了,查案怎么样了?”

    邵明渊掸了掸身上灰尘,坐下来接过亲卫递过来的温水抿了一口,水一入口不由一怔,看向亲卫。

    亲卫解释道:“黎姑娘说将军整日奔波,喝蜜水润喉舒服一些。”

    邵明渊飞快看乔墨一眼,很想保持一脸淡定,但上扬的唇角却泄露了他的心情:“黎姑娘说的?”

    舅兄要是不在就好了,他要反复多问几遍。从别人口中听到昭昭对他的关心,感觉真是好极了。

    “是黎姑娘说的,黎姑娘还说已经晚了,让您别喝茶了。”亲卫补充道。

    邵明渊连连点头:“知道了。”

    亲卫低头偷笑。

    将军大人是不是傻了,跟他说“知道了”做什么,他又不能转告黎姑娘。

    乔墨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嘴角笑意微凝。

    什么时候大妹对这小子这么关心了?居然还偷偷叮嘱亲卫给这小子准备蜜水,他都不知道!

    乔公子心中涌起妹妹被狼叼走的深深无力感,看着邵明渊的目光越发深沉。

    邵明渊察觉大舅哥眼神不大对,立刻收敛了得意,轻咳两声道“舅兄,你刚刚问什么来着?”

    乔墨轻轻敲了敲椅子扶手,淡淡道:“侯爷记性不大好啊。”

    某人面不改色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喝了蜜水就想起来了,舅兄问查案的事吧。三法司要连夜整理卷宗,核对账册,争取明天把涉案官员名单初步整理出来。”

    乔墨默默点头。

    邵明渊见状安慰道:“舅兄放心吧,皇上发了话,那些人会抓紧的,过两日应该就要传唤舅兄了。”

    作为乔家大火一案的苦主,乔墨定然会上堂的。

    “那就好,侯爷忙了一天,快去洗漱睡吧。”

    “舅兄也早些休息吧。”

    邵明渊回到居所,脱下衣物迈入热气腾腾的浴桶中,健硕颀长的身子缓缓浸没到水中。因为寒毒已经驱散,露在外面的肌肤不再如以往那样白皙,而是染上了淡淡的小麦色。

    “出去吧。”邵明渊打发走了伺候他沐浴的亲卫。

    关门声传来,他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拿起水瓢舀了一瓢水浇下,热水冲刷着结实的身躯,心头涌上淡淡的暖。

    昭昭居然会悄悄吩咐亲卫给他准备蜜水——

    邵明渊闭目,嘴角溢出一丝微笑。

    原来被人时刻惦念的感觉是这样的。

    他的昭昭,定然是世上最好的妻子。

    夜很快深了。

    冬日的夜很安静,没有鸟语虫鸣,只能听到乍起的北风轻轻拍打着窗棂。

    很多人在熟睡,很多人却彻夜难眠。

    刑部衙门中灯火通明,窗纱上人影晃动,低低的翻阅案卷的摩擦声虽然细微,在深夜却显得很清晰。

    一名小吏敲门而入,笑容满面对忙碌的官员们道:“各位大人,小的奉尚书大人之命给各位送宵夜来了。”

    一名官员放下手中笔,笑问道:“什么宵夜?正好有些饿了。”

    忙碌到现在,所有人都是又饿又乏。

    “燕窝粥。”小吏打开食盒,把一蛊蛊燕窝粥往外端。

    “居然有燕窝粥吃,真不错。”一名年轻官员笑道。

    小吏把燕窝粥依次送到官员们面前:“我们尚书大人交代了,各位大人都辛苦了,不能再委屈了大人们的胃。”

    众官皆笑起来,端起燕窝粥小口小口喝起来。

    这样的寒夜,一蛊燕窝粥下肚自然是极舒坦的。

    小吏默立一旁,见众人把燕窝粥喝完,低眉顺眼上前收拾。

    “行了,你出去吧,我们还要继续办案——”年轻的官员说完,忽觉眼前一片模糊,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睡了过去。

    小吏冷眼看着众人接连睡去,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他把食盒轻轻放下,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最重要的两本账册,取下灯罩凑近点燃,直到烧成了灰才松口气,把油灯推倒,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不多时火光冲天,发现火情的人大喊道:“不好啦,走水了!”

    “大人们还在里面——”

    人声嘈杂,一片混乱,两刻钟后火被扑灭,屋中被救出来的官员已经清醒,皆满身狼狈。

    刑部尚书寇行则因上了年纪小憩片刻,没想到打个盹的工夫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急得脸都青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刚刚经历了一场火灾的官员们神情茫然。

    寇行则气得脸色铁青:“诸位难道都睡着了?”

    他可没说要去歇着,是这些王八蛋说他年纪大了,熬不得夜,力劝他小睡一会儿,难不成这些人劝走了他,就是为了集体睡觉的?

    “寇尚书先别急着盘问始末,先看看有什么损失吧。”大理寺卿提醒道。

    对于别的衙门的人,寇行则自然不好发火,拿眼瞪着刑部左侍郎黎光砚。

    黎光砚抬袖擦了一下脸,脸上登时多出两道黑灰,看起来分外滑稽。

    不过此时无人有笑的心思,皆心情沉重。

    “都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检查一下烧毁了什么。”作为刑部的二把手,黎光砚只觉今日狼狈极了,先是因为去嘉丰查案的事被上峰痛骂了一顿,现在又遇到这种状况。

    他心生不妙的预感,带头开始检查。

    一名郎中面色惨白,嘴唇颤抖道:“不,不好了——”

    众人皆看向他。

    郎中面色已经如死灰一般难看,哆哆嗦嗦道:“那两本账册……全,全烧光了……”

    “寇尚书——”大理寺卿忙扶住险些栽倒的寇行则。

    “烧光了?你没有记错?”寇行则眼前阵阵发黑,在大理寺卿的帮助下勉强站稳身形。

    郎中面如土色,只觉天塌了一般,掩面泣道:“下官没有记错,当时那两本账册就放在这层架子上——”

    “再找找!”

    一番兵荒马乱之后,在场众人全都如丧考妣。

    “大,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有官员小心翼翼问寇行则。

    大理寺卿觉得不对劲,轻轻推了寇行则一下,脸色大变:“不好了,寇尚书昏过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