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29章 夜归人

正文 第529章 夜归人

    “大妹和侯爷还挺熟悉的。”乔墨意味深长道。

    乔昭眨眨眼。

    大哥到底想表达什么?

    “他对你——”乔墨舌头打了一个结。

    眼前的少女年纪还小,就像栀子花刚刚结了花苞,虽然美丽,却还未盛放,让人很容易生出怜爱呵护的心态来。

    可他大妹其实只比他小了两岁,以往他们兄妹之间的相处更像是志趣相投的朋友。这个时候他想盘问一下妹妹,就有些没底气。

    乔昭不知兄长的纠结,盈盈笑道:“大哥放心吧,他对我很好。”

    乔墨扶额。

    这个傻妹子,他担心的就是他对她太好了呀!

    那小子看着妹妹的眼神跟饿狼似的,妹妹要还是以前的样子也就罢了,可现在还这么小,他都不能往深处想,只要一想,宰了那小子的心思都有了。

    “大哥?”察觉乔墨的心不在焉,乔昭不解喊了一声。

    乔墨回神,轻咳一声:“咳咳,对你好就行。”忍了忍,终究忍不住叮嘱道:“毕竟还没成亲,该有的距离还是要有的。”

    乔昭抿唇笑了:“知道了。”

    见妹妹答应得痛快,乔墨更不放心了。

    妹妹到底听懂了没有啊?他虽然是兄长,毕竟不是母亲,有些话不好说得太明白。

    乔公子正心塞,就有亲卫走过来道:“乔公子,宫里送了赏赐下来,是赏给住在府上的两位邢姑娘的。现在我们将军不在,您看您是不是出去接待一下?”

    乔墨住在冠军侯府上,因为邵明渊的态度,府中上下给足了这位大舅哥的面子,在这些人心中可以算半个主人了,此时由他出面接待宫中太监说得过去。

    乔墨微怔了一下,看向乔昭。

    乔昭心中诧异,简单解释了两位邢姑娘的来历。

    乔墨听了对亲卫道:“既然是赏给两位邢姑娘的,那就请她们出来吧。”

    贞娘与静娘才随着邢御史进京,暂时被邵明渊安排在了客院中,因怕她们寻短见,派了好几个人守着她们。

    姐妹二人听到宫中来了给她们的赏赐,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传皇上口谕的公公把盛放玉如意的托盘递到贞娘手中,贞娘还如塑像般迟迟没有反应。

    传信太监轻咳一声:“两位邢姑娘谢恩吧。”

    见贞娘姐妹依然傻愣着,传信太监不由皱眉。

    乔昭轻轻碰了贞娘一下,低声道:“贞娘姐姐,该谢恩了。”

    贞娘如梦初醒,慌忙谢恩,手中托盘一斜,用红绸遮盖的玉如意险些滑落,幸亏乔昭手疾眼快托了一下才避免了打破玉如意的厄运。

    传信太监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尖声道:“邢姑娘可要拿稳了,这可是圣上赐的玉如意,您要是拿不稳,那可就没法如意了。”

    贞娘已是彻底吓醒了,冷汗湿透了后背,忙不迭磕头谢恩,直到传信太监拂袖走了,才死死抱着玉如意跌坐到地上,双眼呆滞无神。

    一旁的静娘拉了拉贞娘衣袖:“大姐,刚刚那位公公说什么?”

    贞娘心情激荡,抱着玉如意没有吭声。

    “他是不是说,皇上称赞咱们机敏纯孝,特赐玉如意一柄,希望咱们以后的日子能称心如意?”

    贞娘缓缓点头,依然如坠梦中:“他是这么说。”

    皇上怎么会知道她们姐妹,又为何赐了这柄玉如意?难道是父亲——

    贞娘一直如死灰般的眼睛忽然有了光亮。

    腊月的京城是寒冷的,青石板上冰凉刺骨。

    乔昭伸手搭在贞娘肩头,叹道:“贞娘姐姐,快起身回屋去吧,地上太凉。”

    贞娘死死抱着玉如意起身,直到离开神情还有几分恍惚,乔昭却敏锐发觉她的眼中有了生机。

    邢家姐妹从接到皇上口谕到离开,由始自终都没看那些绫罗绸缎与珠宝一眼,还是乔昭吩咐亲卫给二人送了过去。

    待姐妹二人走远了,乔昭收回目光,轻叹道:“我一直担心她们该怎么办,现在有了这柄玉如意,或许就不一样了。”

    这个年代,对于未出阁的女子来说,父亲就是她们的天。如果天不让她们活着,她们根本无力活下去,旁人就算同情也无能为力。

    乔昭便体会过这样的无能为力,没想到因为一柄玉如意,所有人认为的死结居然就这样解开了。

    她很意外,可心头浮现某人俊朗的模样,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这时乔墨开了口:“大妹说她们的父亲邢御史过于迂腐,对女儿的疼爱及不上对礼教的推崇,如今看来倒不尽然。”

    乔昭牵了牵唇角:“恐怕不是那位邢御史的功劳。”

    让她相信一个人根深蒂固的想法会在一夕之间改变,她情愿相信符合理智的推测。

    “哦,那又是怎么回事儿——”乔墨忽然反应了过来,看着妹妹的眼神变得古怪。

    面圣的就是那些人,不是邢御史的功劳,那就是冠军侯的功劳了,妹妹很会给冠军侯脸上贴金嘛。

    乔墨腹诽几句,一脸严肃道:“妹妹赶紧回黎府吧,你今天才回来就被太后传唤,家里人定然惦念呢。”

    “嗯,那我这就回去了,等他回来,要是有重要的消息,就派人知会我一声。”

    乔昭不好在冠军侯府久留,压下心中的不舍离去。

    大概是盼了太久才等到这一天,她的心有些无法平静了。

    天很快就黑下来,冠军侯府的檐前廊下点亮了红灯笼,青石板路在月光下宛若铺了银霜,马蹄声踩在上面发出嗒嗒声响,由远及近。

    “将军。”亲卫迎上去。

    邵明渊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亲卫,脚步匆匆走了进去。

    “侯爷回来了。”乔墨嘴角挂着浅笑,语气温和。

    年轻的将军身上的墨色长袍似乎因寒冷而更加挺括,衬得他皓月清辉般耀眼。

    乔墨抬了抬眉梢,心道:他这位妹夫,往年只有威名在外,没有美名流传,如今仔细看来,其实生得俊极了。

    邵明渊与乔墨打过招呼,往他后面瞥了一眼,再瞥一眼。

    昭昭回去了——

    居然回去了!

    一路狂奔回家的某人心里空落落的,却见大舅哥对他笑得越发温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