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24章 脸疼

正文 第524章 脸疼

    乔昭顺从坐下,双手交叠放在腿上,身子前倾摆出认真聆听的姿态。

    “哀家听说,黎三姑娘已经把药膏制好了?”

    乔昭颔首:“回太后的话,药膏是已经制好了。”

    “能治好九公主的脸?”

    这种保证乔昭当然给不出,便道:“能改善九公主的面部是肯定的,但能否完全恢复如常,要看个人体质。”

    “叫九公主过来。”杨太后吩咐来喜。

    不多时宫人在门口通传道:“九公主到——”

    伴随着一阵凉意,真真公主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面戴轻纱,露在外边的眉眼精致如画,蕴含着焦急飞快瞥了乔昭一眼,才向太后请安。

    面对一直疼爱的孙女,杨太后态度就和蔼多了,笑着招招手:“快过来。”

    真真公主走过去,竭力保持着镇定,笑盈盈道:“皇祖母,真真刚从外边进来,别把寒气过给您。”

    杨太后伸手握了握真真公主的手,嗔道:“怎么也不拿个手炉?”

    “急着见到皇祖母,就忘了拿。”

    杨太后直接把手中的佛手手炉塞进真真公主手里,这才道:“黎三姑娘回来了,带了药膏,你试试管不管用。”

    真真公主眼中一亮,含着期盼看向乔昭。

    乔昭从袖中拿出一个淡青色的瓷盒。

    瓷盒上印着素雅的花纹,打开来是质地细腻的白色膏体,如凝脂美玉。

    “这个……能治我的脸?”真真公主不自觉隔着面纱抚上面颊。

    “我先看看公主殿下现在的情况。”

    真真公主犹豫了一下。

    “去暖阁吧。”杨太后示意宫婢领二人去暖阁。

    暖阁里暖如春日,真真公主沉默了片刻,抬手取下面纱。

    原本绝世的容颜此时结了层层叠叠的痂,颜色深浅不一,没有结痂的地方因为太久没有见到阳光而显得惨白,让人一看就头皮发麻。

    真真公主迎着乔昭的目光,死死攥着面纱,因为用力指节隐隐发白,却强逼着自己没有躲闪。

    眼前的人,手中握着她的希望,她不能退。

    乔昭仔细打量了真真公主一眼,露出笑容。

    “黎三姑娘笑什么?”真真公主咬唇问,心头生出一股恼火。

    她想发怒,却死死克制住。

    她已经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要是连性情都变得人见人厌,那就太可悲了。

    “公主殿下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所以我松了一口气,替殿下高兴。”

    “你这是什么意思?”真真公主只觉心跳如雷,喃喃道。

    乔昭把药膏放入真真公主手中:“公主殿下先试试吧,每天睡前把脸涂厚厚一层,早上再洗去,坚持三日看看效果。”

    “就这样么?”真真公主有些不相信如此简单。

    “殿下没有乱抓,脸上是自然结的痂,这样就足够了。用上三天有效果的话,到时候再调整用法。”

    真真公主紧紧握着瓷盒点头:“好,我试试。”

    她重新戴上面纱,与乔昭一同走出去。

    杨太后看了真真公主一眼,真真公主冲她轻轻点头。

    杨太后抬了抬眼皮,示意乔昭落座。

    “黎三姑娘多大了?”

    “马上要十四岁了。”

    “十四岁呀?那还小呢。”

    乔昭越听越莫名其妙。

    杨太后却端了茶:“黎三姑娘不辞辛苦去南方采药,哀家甚是感动,你这次辛苦了,早些回家歇着吧。”

    带着杨太后赏的礼物,乔昭被打发了出去。

    宫外视野开阔,黎家马车就停在不远处的树下,晨光伤势未好利落,车夫换了别人,正靠着马车闭目养神。

    听到动静,车夫睁开眼:“三姑娘,您出来了。”

    乔昭上了车,吩咐道:“去冠军侯府。”

    车夫一愣,见乔昭神情平静,忙应了声是,马鞭扬起,赶着车直奔冠军侯府。

    马车在冠军侯府门前停下,乔昭知道邵明渊此刻不在,正寻思如何对门人说,门人便跑了过来,一脸恭敬把她迎了进去。

    “侯爷吩咐了,您若是来了就请里面歇着。”

    “乔公子在么?”

    “在呢,您稍等。”

    乔昭坐在客厅里等了片刻,就听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她猛然站起来。

    乔墨出现在门口,嘴角挂着清风朗月般的浅笑,人越发消瘦了。

    乔昭轻轻按了一下眼角,快步迎上去。

    乔墨扶住乔昭的肩,轻叹道:“妹妹瘦了。”

    乔昭抬眼凝视着他,喃喃道:“大哥也是。”

    兄妹二人对视良久,才恢复了常态。

    当着下人们的面不好多说,乔墨提议道:“去看看晚晚吧。”

    冠军侯府很是开阔,连青石板路都比黎府宽敞许多,许是亲卫们一丝不苟惯了,主人虽数月不在,路面上却打扫得一尘不染。

    兄妹二人走在路上,乔墨忽然道:“这里是个好地方。”

    没有指手画脚的长辈,没有勾心斗角的内宅女子,妹妹倘若生活在这里,要比绝大多数女子舒心得多。

    乔昭脚步一顿,看向乔墨。

    乔墨虽半边脸毁了容,此刻却没有丝毫遮掩,眼神平静如秋水,嘴角噙着温柔的笑:“他知道了么?”

    乔昭莫名就红了脸,当着兄长的面总有那么几分心虚,讷讷道:“知道了。”

    乔墨视线落在眼前少女飞起红霞的面颊上,意味深长问道:“大妹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乔昭装糊涂。

    看来说话果然不能说得太满,现在脸好疼。

    乔墨呵呵笑起来:“大哥明白了,看来很快就能天天看到大妹了。”

    乔昭被取笑得有些尴尬,抿嘴笑道:“那可不一定,至少最近一段时间我会见不到大哥了。”

    乔墨眼神微闪,不解其意。

    乔昭想与兄长分享喜悦,自是不再卖关子,低声道:“李爷爷还活着。”

    沉稳如乔墨这一霎那都失了神,失声道:“真的?”

    乔昭拉住乔墨衣袖,狠狠点头。

    乔墨抬手想摸摸乔昭的发,手又抖得厉害,最终落下来,不断道:“真是太好了。”

    乔昭眼中水光闪过:“大哥,李爷爷还惦记着你呢,让你去嘉丰找他。他说你脸上的伤单靠药膏是好不了的,需把伤疤切开再刺激肌肤愈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