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19章 谆谆

正文 第519章 谆谆

    嘉丰虽好,乔昭等人却不能久留,修整了两日便决定返京。

    彼时李神医居住的茅草屋一声巨响,胡子烧得焦黑的李神医咳嗽着跑了出来,头发上挂着许多杂草。

    乔昭骇了一跳,忙拿出帕子替李神医擦拭:“李爷爷,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李神医摆摆手:“没事,没事,就是房子太不禁折腾了,当时应该弄一间石屋的——咦,昭丫头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昭无奈地笑:“回来两日了,见您一直不出来,正准备来和您辞行的。”

    李神医愣了愣:“这么快要走?”

    “想早些回去替乔家大火翻案。”

    李神医胡乱抓了抓头发,数落道:“走得这么急,你这丫头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乔昭笑了:“您研究起东西来,不是最烦人打扰么?李爷爷研究的东西有进展么?”

    李神医一听乐了:“有点进展,我在提纯一种治疗疟瘴的药物……”

    李神医眉飞色舞说,乔昭含笑听。

    等李神医说完,一旁的邵明渊轻咳一声:“神医,要不要去收拾一下?”

    李神医蓦地瞪大了眼睛,纳闷道:“侯爷什么时候来的?”

    邵明渊默默抬头望天。

    他比昭昭高出一头多,这么大个块头李神医居然没看见?

    乔昭忍俊不禁。

    李爷爷研究起与医术有关的东西向来心无旁骛,把邵明渊一个大活人无视了也不稀奇。

    “吃了饭就要走了?”李神医边问边往外走。

    一行人到了白云镇最大的酒楼。

    酒菜早已备好,几杯酒落肚,李神医渐渐有了酒意,眯着眼打量着乔昭与邵明渊,一会儿觉得满意,一会儿又觉得有些生气。

    “李爷爷,您少喝点。”乔昭劝道。

    李神医嘬了一口酒,笑眯眯道:“看着你们平安回来,心里高兴,高兴了就得喝酒。”

    “没有不让您喝,还是少喝点。”

    李神医看着乔昭呵呵笑,笑了一会儿忽地看了邵明渊一眼:“侯爷,不知喜酒什么时候请老头子喝?”

    邵明渊飞快睃了乔昭一眼,面不改色笑道:“明年。”

    李神医一听笑意顿时一收,问乔昭:“明年?”

    乔昭脸微红:“您别听他瞎说。”

    李神医一看坏了,别人不了解昭丫头他还不了解嘛,冠军侯说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昭丫头明年才十四岁,这臭小子怎么就把昭丫头拐到手了呢?

    不行,他得和这臭小子好好谈谈。

    李神医把酒蛊放桌面上一放,站了起来,一脸严肃道:“侯爷,老头子有些话要和你说。”

    邵明渊跟着站了起来,乔昭敏锐发现某人举止带了一丝说不出的紧张。

    她猜不到李神医会说些什么,却不由感到好笑。

    李爷爷又不会吃人,也不知道他紧张什么。

    一走出屋外,冷风就驱散了酒意,让人头脑一清。

    李神医抬眼看着面前神情恭顺的年轻人。

    年轻人个子很高,眼睛黑如水洗的宝石,纯净的目光让人一望就觉得品行端正。

    初冬萧瑟中,李神医开了口:“想好了,再把昭丫头娶回去?”

    “想好了,不会变。”邵明渊认真回答。

    李神医点点头,注视着面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清了清喉咙道:“侯爷比昭丫头大不少吧?”

    “咳咳咳。”不料李神医问起这个,邵明渊措手不及咳嗽起来。

    李神医面不改色,继续往邵明渊心口上插刀:“昭丫头刚到你胸口高呢。”

    “咳咳咳。”年轻的将军咳得更厉害了,看着李神医嘴唇翕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想说什么?”

    “昭昭比我的胸口还是高一点的。”某人纠正道。

    李神医脸一板:“不管怎么说,现在昭丫头还小,开春也不过十四岁,你到时候都二十二了!”

    邵明渊一脸懵。

    他这么老,所以李神医不准备把昭昭嫁给他了?

    “按理呢,这话不该我说,不过昭丫头就剩我这么一个长辈了,我还是要叮嘱侯爷一声。”

    “李神医您尽管指教。”

    因为喝了酒,李神医脸色微红,眼神却比未喝酒前还要清明。

    他冲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招了招手。

    邵明渊微微倾身,摆出虚心聆听的模样。

    “昭昭身子骨天生较寻常女子纤细,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十八岁前侯爷不能让她有孕。”李神医眼微阖,语气严肃道。

    邵明渊一张脸顿时红透了。

    “侯爷能否做到?”李神医斜睨着一脸窘迫的年轻人。

    害羞有什么用,他要的是他的保证!

    “李神医放心,让昭昭有危险的事我不会做。”

    “那就好。”李神医微松口气,摸了摸快烧没的胡子,“有侯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行了,侯爷进去吧,叫昭丫头出来,我有些话对她交代。”

    邵明渊走进去,不多时换乔昭出来。

    “李爷爷。”

    “你们走得急,李爷爷在这里就把话说了。昭丫头,那小子品性不错,你既愿意再嫁给他一回,就把以前的事忘了吧。”

    乔昭含笑点头:“李爷爷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见乔昭应得痛快,李神医反而笑了:“怎么,不砸仙人球了?”

    那时候,他是万万没想到,昭丫头兜兜转转还是和老友看好的那个孩子在一起了。

    “昭丫头,听李爷爷的,该砸时还是得砸,要是那小子想纳个妾啊,养个通房啊,你可别学那些脑子糊涂的大家闺秀装什么贤良淑德,先把那小子砸清醒再说,不行李爷爷给你准备些吃不死人的毒药,尽管往那小子身上招呼……”

    乔昭哑然失笑:“李爷爷您放心,他不会的。”

    她想要的是祖父与祖母那样的感情,彼此唯一,携手一生,而不是像母亲那样,人到中年,主动张罗给父亲纳妾。

    如果邵明渊是会纳妾的人,她根本就不会嫁给他。

    分离总是令人伤感的,乔昭一行人上了停靠在码头的船,直到岸边的人渐渐模糊了面庞,依然能看到李神医冲他们招手。

    “昭昭,李神医对你说了什么?”邵明渊凑在乔昭耳边,轻声问。

    “李爷爷说,他要种许多仙人球,等我出阁给我添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