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14章 针锋相对

正文 第514章 针锋相对

    “办好了,你放心吧。”邵明渊轻轻摩挲着乔昭手腕,“还疼么?”

    乔昭摇头:“不疼了。”

    她仰头看着风尘满面的男人,弯唇笑笑:“除了当时受了一点罪,我吃得好睡得好,还吃到了螃蟹小饺儿与火腿鲜笋汤——”

    邵明渊直接把乔昭拉进了怀里:“我看到了树上的尸体。”

    一句话让乔昭不由怔住。

    男人灼热的唇落在少女光洁的额头上,密如雨落:“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心都不会跳了……”

    乔昭仰头望着满眼自责的男人,不由笑了:“我说你的脸怎么肿了,是不是自己打的?”

    邵明渊尴尬红了耳朵,讷讷道:“不小心撞树上了。”

    撞树上把脸撞肿了?

    乔姑娘也不揭穿,靠在邵明渊怀中庆幸不已。

    无论如何,他们都没事,只要顺顺利利回京,这一趟就没有白来。

    邵明渊拥着乔昭,心中何尝不在庆幸,下巴抵着她的秀发,喃喃道:“昭昭,以后再不让你离开我了。”

    乔昭一动不动任由他拥着,轻声道:“我也不想再分开。”

    她咬了咬唇,在心悦的男人面前终于流露出几分软弱来:“庭泉,当时我好怕……”

    邵明渊心疼得要死,连连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他情不自禁去吻怀中少女的唇,被她一把推开。

    乔昭红着脸斜睨着他:“赶紧把易容卸了,先睡一觉再说。”

    用一张陌生的脸亲她,太尴尬。

    邵明渊显然也想到了乔昭拒绝的原因,低笑道:“我这就去洗脸。”

    片刻后听到动静,乔昭忙转过身来,嘴角的笑意在见到来人时不由收起,淡淡道:“江大人。”

    江远朝站在门口,凝视着少女的面庞。

    不久前,眼前的女孩面色苍白如雪,而现在却似涂了一层胭脂,美得令人心醉。

    是因为冠军侯么?

    “江大人有事?”乔昭很是不喜这人用那样晦暗莫名的目光看着她,皱眉问道。

    “你和冠军侯——”

    乔昭面色微沉:“这应该不关江大人的事。”

    “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江远朝脱口而出。

    “那也不关江大人的事。”乔昭冷冷道。

    “你就不怕吗?”

    “怕什么?”邵明渊走了进来,面罩寒霜。

    他就去洗个脸的工夫,这小子就跑过来和昭昭说话?

    对待邵明渊,江远朝显然就没那么客气了,似笑非笑道:“怕侯爷不懂怜香惜玉啊。”

    邵明渊轻笑一声:“这个就不劳江大人操心了。还是说,江大人想学一学如何怜香惜玉?”

    江远朝鄙夷看了邵明渊一眼,毫不客气道:“不是江某看不起侯爷,在这方面,我就是闭着眼睛都比你做得好!”

    邵明渊面无波澜,平静问道:“既然如此,江大人为何不早些回京,对未婚妻多献献殷勤?”

    “你——”江远朝脸一黑。

    邵明渊面无表情看着他。

    江远朝移开视线去看乔昭,触及少女冷淡的表情,只剩下苦笑。

    他与邵明渊针锋相对又如何,只因她不喜欢,他便输了。

    想到这里,江远朝只剩下心酸与憋屈,不发一言走了。

    邵明渊收回目光,直接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声传来,江远朝在外面站了片刻。

    江鹤凑上来:“大人——”

    “滚!”江远朝大步迈开离去。

    江鹤无所谓摸了摸鼻子。

    跟着大人久了,要是一天没听到大人让他滚,他还睡不着觉呢。

    “庭泉——”

    乔昭才开口,靠着门的男人就把她拉过来,低头咬住她的唇。

    乔昭下意识挣扎了两下,男人夹杂着薄荷清香的气息充斥着她的鼻端,让她忘了反抗,乖顺由着他攻城略地,最终软倒在他怀中,只能伸出双手死死环住他的腰才不至滑落下去。

    “昭昭——”邵明渊含着少女芬芳的唇瓣,轻舔慢捻,一寸寸占有她的美好,含糊道,“以后离那个人远一点。”

    “嗯?”独属于男人的气息包围着她,让乔昭反应有些迟钝。

    邵明渊松开她的唇,轻轻去吻她雪白的脖颈,上面青紫色的淤痕让他一颗心疼得厉害:“我说江远朝……以后离他远些……那人心思不纯……”

    “我知道了……”乔昭红着脸推开邵明渊,“你快去歇着,眼里全是血丝。”

    邵明渊气息微喘,暗暗平复了心情:“嗯,我这就睡。昭昭,你陪我——”

    乔昭直接拧了他一下,嗔道:“胡说什么?”

    邵明渊被拧得一脸无辜,眨眨眼道:“我说你等我睡了再出去,有你陪着我安心。”

    他说到这里,忍不住低笑出声:“昭昭,你想到哪里去了。”

    乔昭自知误会了,尴尬瞪他一眼。

    邵明渊脱鞋躺到床榻上:“昭昭,我就睡一会儿,你记得喊我……”

    “知道了,你快睡吧。”乔昭说完,已经听到悠长的呼吸声传来。

    她悄悄打量着一沾枕头就睡着的男人,忍不住伸出手,一点点描绘着他的脸部轮廓。

    男人的侧脸线条弧度完美,冷硬如刀削,蝶翼般的浓密睫毛在眼睑下落下一圈投影,安静的睡颜让他整个人柔和起来。

    乔昭这样静静看着他,只觉满心柔软,忍不住低头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转眼已是两天后。

    晨光早已清醒,可惜身上缠满了绷带,可怜巴巴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江鹤忿忿不平给晨光喂饭,一边喂一边嘀咕:“当时弄死不就得了,现在还要我给喂饭,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给他搓澡了?真是不划算!”

    晨光白了他一眼,怒道:“我只是动弹不得,不是聋子!”

    江鹤撇嘴:“听见又怎么样?有本事跳起来咬我啊。”

    “你给我等着!”晨光气得咬牙。

    这时邵明渊走了进来,晨光嘴一撇,控诉道:“将军,江大人的属下欺负您的属下。”

    邵明渊对江鹤略一颔首:“有劳了。”

    “将军——”晨光颇为不满。

    邵明渊睇了晨光一眼,伸手把他衣裳扯开:“老实换药!”

    晨光疼得咧嘴:“将军,您轻点啊。”

    还是黎姑娘动作轻柔,谁知道将军大人看到后就主动把这个活给揽过来了。

    他想换人!

    你做梦。将军大人用眼神给了小亲卫无情的答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