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11章 他的心

正文 第511章 他的心

    江远朝久久凝视着乔昭一动不动,忽然俯下身去,在她耳边低低喊道:“乔姑娘——”

    睡梦中的少女娥眉轻蹙,下意识回应:“嗯?”

    江远朝猛然直起身,嘴唇抖得厉害。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去碰少女干裂的唇,还未触及便缩了回去。

    他不敢碰。

    如果她是乔姑娘,他如何能这样冒犯她。

    可是,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离奇的事?

    “乔姑娘。”江远朝喃喃念着,手指凌空,一点点描绘着少女脸部的线条。

    如此不同的两个人,难道内里住着同一个灵魂?

    江远朝百思不得其解,想得心都疼了,靠近乔昭目不转睛看着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雪白的脸颊上。

    乔昭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

    入目就是男子放大了的英俊脸庞,近得二人呼出的气息纠缠在一起。

    乔昭愣了愣,抬手就是一巴掌。

    江远朝一把抓住乔昭手腕,发现她蹙眉忙松开,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吐出两个字:“醒了。”

    乔昭没有说话,心念急转猜测着江远朝态度的变化。

    “怎么不说话?”江远朝问。

    乔昭垂眸:“没什么可说的。”

    江远朝忽然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返回来伸手去扶乔昭,温声道:“先喝杯水吧。”

    乔昭看着落在肩头的手,冷冷道:“江大人,请自重。”

    江远朝火烧般收回手,神情狼狈。

    乔昭慢慢半坐起来,接过水杯连喝了几口水。

    喉咙灼痛依旧,显然是拜眼前的男人所赐,不过她没什么可埋怨的,二人本来就是不同的立场。她若有若无透露出前世的事儿,同样是在算计对方。

    不过她算计对方是为了活命,江远朝突然插手邢御史的事,又是为了什么?

    “还疼么?”

    乔昭微怔,握着水杯看向江远朝。

    江远朝目光从少女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掠过,手腕上一圈淤青,令人触目惊心。

    “疼。”乔昭垂眸,毫不客气道。

    江远朝一滞。

    她越是这样云淡风轻,他越觉得她与记忆中的那人相像。

    或许,这世上确实有奇迹存在呢?

    江远朝忽然觉得口有些发干,薄薄的唇轻抿了一下,声音微哑问:“是你吗?”

    乔昭放下水杯,定定看着江远朝:“晨光与邢御史呢?”

    “是你吗?”江远朝暗暗握拳,再问。

    “晨光与邢御史呢?”乔昭避而不答,继续问。

    江远朝深深望着她,最终服了软:“他们暂时都没事。”

    自从知道她很可能是“她”,他的心似乎就硬不起来了。

    乔昭悄悄松了口气,翻身下床:“我去看看他们。”

    江远朝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阻拦,叹道:“跟我来吧。”

    乔昭很快见到了晨光。

    晨光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一动不动。

    乔昭快步走过去,探了探他的额头,掀开被子去看他身上伤口。

    江远朝下意识伸出手想拦,又悻悻收了回去。

    晨光身上的伤口显然被处理过了,不过仅限于清洗过,好在现在的天气已经冷了,没有红肿化脓。

    “不方便请大夫,让江鹤给他拿烈酒洗了洗。”江远朝情不自禁解释道。

    乔昭睇了他一眼。

    她应该说谢谢么?

    “晨光伤势很重,有几味药材能不能帮我去买一下?”

    “你说。”

    “有纸笔么?”

    “跟我来。”

    江远朝把乔昭领到书房。

    乔昭提笔写下一张药方递给江远朝:“有劳。”

    江远朝视线落在纸上,盯着隽秀挺拔的小字闪了一下神。

    “江大人?”

    江远朝回神,喊道:“江鹤——”

    江鹤不知从哪个旮旯窜出来:“到!”

    江远朝把药方交给他:“照着方子去抓药。”

    “嗳。”江鹤点头应着,忍不住拿眼去瞄乔昭。

    大人不是说等再见到黎姑娘定饶不了她嘛,可现在情况有些不对啊,大人明明是见了黎姑娘言听计从。

    大人好奇怪!

    “嗯?”见江鹤一脸古怪,江远朝不满提醒了一声。

    江鹤叹息着转身出去了。

    看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家大人看上黎姑娘了。

    完了,完了,大都督知道了会把大人剥皮的!

    “邢御史在何处?”乔昭开口问。

    江远朝站着不动,嘴角含笑问道:“饿了么?”

    乔昭咬了咬唇。

    她问他邢御史在哪里,他问她饿了么。这人是故意的吧?

    “我带你去吃饭。”江远朝虚拉了乔昭一下,并不敢碰触她的手臂。

    他以为眼前的少女会赌气说不饿,心中已经盘算着劝解的话,没想到乔昭却点了点头:“好。”

    吃饱了才有精力谈www.youfa8.com。

    乔昭没想到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宅子里,准备的饭菜竟然很丰盛,其中有她最爱吃的螃蟹小饺儿。

    “你手上有伤,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不敢。”乔昭握着筷子夹向螃蟹小饺儿。

    江远朝眼神一闪。

    他被乔姑娘救了后,就忍不住去打探她的一切,凡是她的事他都想知道。

    他记得,她最喜欢吃螃蟹小饺儿。

    嘉丰多水,每逢秋季就是吃湖蟹的季节,尤以城中望江楼的螃蟹小饺儿最为出名。

    乔姑娘出阁前最后一次去望江楼,他一直躲在暗中悄悄看着。

    不敢靠近,也没有资格靠近,唯有的只有祝福。

    可是他心爱的姑娘却死在了冰天雪地的北边,拉回来的是再也不会笑的尸体。

    江远朝看着乔昭,仿佛要看到她心里去。

    乔昭垂眸,动作优雅用饭。

    江远朝是她见过的同龄人中城府最深之人,她只能小心翼翼掌握那个度:既不承认她就是乔昭在黎昭身上借尸还魂,还要让他忍不住往那个方向去想。

    她更不确定的,是他对乔昭能有几分宽容。

    救命之恩对有些人来说会结草衔环以报,对有的人来说却不值一提。

    赌人心,原就是最没把握的一件事。

    “这道火腿鲜笋汤也不错。”江远朝盛了一碗汤给乔昭。

    乔昭抬眸看江远朝一眼,拿起汤勺盛了一碗汤推到江远朝面前,声音淡淡:“江大人也喝。”

    江远朝一怔,随后笑了:“好,我也喝。”

    乔昭看他喝了粥,弯唇笑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