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09章 前尘

正文 第509章 前尘

    他哪有什么阿妹,他唯一的妹妹,早在十岁那年就病死了。

    男人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整个身子往后仰去。

    男人的尸体正好卡在树杈中间,没有掉下去。

    乔昭已是面色惨白,扶着枝桠大口大口喘着气,仿佛身体被掏空了一般,连指尖都在颤抖。

    刚刚施展催眠术迷惑那个人,看着轻描淡写,实则动用了全部精力,此刻她头疼如裂,不堪重负。

    饶是如此,乔昭还是很快抱着树干往下滑去。

    她并不会爬树,又心急晨光的情况,任由粗粝的树干划破了她柔嫩的手心,当脚落到实地上时,掌心已经磨破了皮。

    乔昭顾不得这些,脚步踉跄跑向晨光。

    晨光伏在堆满厚厚落叶的地上一动不动,身下一片暗红。

    乔昭把他翻过身来,露出年轻俊朗的面庞。

    “晨光——”乔昭抖着手指去试探晨光鼻息,对方已是气息全无。

    乔昭瞳孔猛然缩了一下,从随身荷包里摸了又摸,心急之下却摸不到,干脆扯下荷包把所有小小的瓶瓶罐罐全都倒了出来,抓起绿色的小瓶倒出神仙丹,塞入晨光口中。

    晨光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最严重的便是后背上的刀伤。

    乔昭撒了止血散,衣摆扯下替他包扎好,等忙完已是全身被冷汗湿透。

    她趴在晨光胸膛听了听,隐约听到了对方微弱的心跳声,险些喜极而泣,抱着他低声道:“晨光,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你要坚持住,你不是说过还没娶上媳妇,不能死吗?我把冰绿嫁你可好?只要你好好活下来,我就把冰绿许配给你……”

    晨光睫毛轻轻颤了颤。

    脚步声传来,一双皂靴映入眼帘,鞋子的主人双腿修长。

    抱着晨光的乔昭浑身一僵,缓缓抬起头。

    天际不知不觉泛起了鱼肚白。

    乔昭目光缓缓上移,先是看到来人墨色的衣摆,再然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最初的目光相接后,江远朝忽然半蹲下来,直视着乔昭的眼睛。

    乔昭抱紧了晨光,一动不动看着他。

    江远朝忽然伸出手指在乔昭眼尾处擦了一下,嘴角挂着轻嘲:“哭了?为了一个小亲卫?”

    乔昭死死抿着唇不吭声,目光后移,落在被仅剩的那名黑衣人抓着的乔御史身上。

    江远朝见她这个时候还在无视他,心中莫名恼火,冷笑道:“他还没死么?”

    乔昭暗暗捏了捏拳头,淡淡道:“你还没死,他为什么会死?”

    这话无疑激怒了江远朝。

    他嘴角笑意陡然收起,不冷不热问道:“是么?那我现在就送他去见阎王,看一看我会不会死。”

    他伸出手去,乔昭直接挡在了晨光前面。

    江远朝动作停下来,似笑非笑问:“怎么,以为我不忍对你下手?”

    乔昭轻笑:“江大人怎么会不忍心?”

    江远朝深深睇她一眼,错开那双莫名有些熟悉的眸子,淡淡道:“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就好。”

    他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落在少女颈间。

    少女的脖颈修长纤细,仿佛脆弱的花茎,轻轻一折就能折断。

    男人的手指轻轻拂过,忽然收紧。

    窒息的感觉传来,乔昭艰难咳嗽着,目不转睛看着忽然痛下杀手的男人。

    “不许这样看着我。”江远朝伸出另一只手覆住少女的眼睛。

    她的眼太像那个人,让他的手迟迟使不出力气。

    可是这个小姑娘的命不能留了。

    原本他觉得她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总是忍不住注意她,偶尔纵容着她的小脾气也没什么。

    可是她居然牵扯进南边这一潭浑水中来,知道得太多,对他更是毫不留情出手,他不可能还让她活着回到京城去。

    乔昭只觉眼前忽然暗下来。

    那双收紧的大手让她呼吸困难,抽离了她的神智,脑海中闪过前世与眼前的男人那短暂的交集。

    山野间,还有着少年青涩的男子倒在路边,脸色发青。

    她恰好路过,看了一眼便断定他中了毒,于是走过去询问。

    从男子口中知道他被蛇咬伤,她替他挤出蛇毒,以专解蛇毒的药膏相赠,举手之劳救了他的性命。

    临别时,他告诉她,他叫“十三”。

    她当时想,“十三”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名字。

    而这一刻,乔昭只想苦笑。

    她大概才是救了毒蛇的那个农夫,“十三”的故事,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

    可是,她不想死。

    眼看乔家大仇将要得报,长兄容貌恢复在即,她怎么甘心现在死去呢?

    还有那个人,前一世,他们有分无缘,这一世,她不想再有缘无分,她想与他白首偕老,恩爱一生。

    她舍不得死。

    一滴泪从乔昭眼角滚落,落在江远朝因用力而泛白的手指上。

    那滴泪仿佛是沸腾的水,让江远朝手上动作一顿。

    她哭了,因为很疼吗?

    这一刻,他也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薄唇紧抿下了决心。

    他到底是怎么了,直到现在还下不了决心?罢了,给她一个痛快也好。

    就在江远朝下定决心之际,忽听少女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十,十三……”

    因为喉咙疼痛,呼吸困难,少女的声音支离破碎,含糊不清,可落入江远朝耳中却恍如一道惊雷,劈开了他混沌不明的脑海。

    江远朝的手猛然松开,抓起乔昭手腕厉声问:“你叫我什么?”

    乔昭手指动了动,想要挣开他的手,却使不出半点力气。

    半个晚上高度紧张的生死逃亡,已经透支了她的全部体力与精神。

    “告诉我,你刚刚叫我什么?”江远朝的声音压抑如风雨欲来之前浓厚的乌云。

    少女一双原本灵动的眸子微微睁开,无神看着他,声音恍惚:“十三——”

    那一声“十三”落入耳中,江远朝几乎无法自已,脑海中走马灯闪过与乔家姑娘相遇的一幕幕。

    她救了他,他说:我叫十三,姑娘别忘了。

    再相见,他已经得知了她是大儒乔拙的孙女,早早就与靖安侯府的二公子定了亲。

    她依然笑得恬静淡然:我记得你,十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