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502章 邢御史醒来

正文 第502章 邢御史醒来

    小院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晨光直接靠到了墙壁上,抚着胸口道:“好险,好险。”

    他快步走到邵明渊跟前,掀起邵明渊的衣摆盯着小腹看个不停。

    邵明渊睁开眼,抬手打了他一下:“看什么?”

    晨光忍不住伸手在将军大人的小腹上摸了一把。

    将军大人直接黑了脸:“晨光,你是吃多了?”

    居然摸他小腹!

    “三姑娘,您用什么遮住了将军的伤口啊?”

    乔昭走上前,从邵明渊小腹处轻轻揭开一张薄薄的东西,露出已经结痂的伤口来。

    晨光仔细看了一眼,不由大奇:“一张纸片?”

    他看着与邵明渊腹部肌肤颜色接近的纸片,还有上面自然的纹理,一脸震惊:“三姑娘,这也是您画出来的?”

    乔昭把纸片揉碎了丢到痰盂里,一直紧绷的情绪松弛下来,嘴角露出笑意:“是画出来的,不过仔细看的话就会看出来。”

    晨光后怕地拍拍额头:“好险,好险,幸亏那个官差担心被传染,匆匆看了一眼就跑了。三姑娘,您真聪明,我一直担心蒙混不过去呢。”

    要是暴露了,他自然可以把那四个官差解决了,可之后就麻烦了。

    晨光越想越觉得后怕,叹道:“咱们运气也好,那几个官差也忒怂了,最后进屋去检查的那个最怂。”

    乔昭笑笑:“并不是他们怂,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他们这几天一直在四处搜查,迟迟没有找到人,其实从内心深处就不认为能在咱们这儿找到。加上我们这有两名疑似会传染的病人,谁又愿意承担这种风险。在都不愿意冒险的情况下,被推出来的人必然是那些人中最弱势的,而这种人大多性格怯弱没有主见,所以检查时草草应付几乎是必然的。”

    乔昭说完,眯了眯眼睛,心中轻叹。

    所有旁人眼中的运气,不过是提前多用心琢磨罢了。

    听了乔昭的解释,晨光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邵明渊。

    邵明渊睇他一眼,冷冷道:“看什么?”

    “没看什么,将军您好好歇着吧,卑职去给邢御史喂药了。”晨光到底没把心里话说出来,摇头叹气走了。

    三姑娘这么聪明,他已经可以预见将军大人将来的悲惨生活了,完全是只要撒谎就会被抓包的下场啊!

    哎,这么残忍的事实,他还是不要说出来打击将军大人了,倒是搓衣板要多准备几条,等将军大婚的时候送给将军当贺礼。

    晨光一走,乔昭顿觉屋子里好像少了几百只乱叫的鸭子,冲邵明渊盈盈一笑:“还好过关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谋算得再好,还是会有“万一”那种可能存在。

    邵明渊神色复杂看着乔昭。

    “怎么了?”

    邵明渊薄唇紧抿:“昭昭,你刚才叫‘爹’叫得好顺口。”

    那时闭着眼听声音,他都觉得真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了。

    这个念头可真令人不爽。

    他不就是比昭昭大几岁嘛,怎么就不能扮成她大哥,非要扮成她爹了?

    还是说,昭昭内心深处就是觉得他年纪太大了?

    乔昭无奈白他一眼:“这个你也要计较,祖孙三代不是更合适嘛。”

    邵明渊深深凝视着她,最后笑起来:“你不嫌弃我年纪大就好。”

    乔姑娘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某人:“邵明渊,你别忘了,咱们一般大。”

    难道他以为她想要变成个还不到十四岁的小姑娘啊?

    邵明渊含笑点头:“是,咱们一般大。”

    “你的疟瘴明天再泡一次药浴就能彻底痊愈了,邢御史的身体经过这几日调养也恢复许多,咱们什么时候出城?”

    听乔昭这么问,邵明渊略加思索道:“那些官差今天搜查过后这里已经暂时安全了,明天先让晨光出去看一下情况再说。如果情况还好,不如晚些出城,一是能让邢御史身体恢复更好,二是随着时间推移城门盘查就会松动了。”

    这时晨光匆匆走了过来:“将军,三姑娘,邢御史醒了。”

    这几日邢御史一直处在昏睡中,并不是身体虚弱到长久陷入昏迷的地步,而是乔昭专门配了药,睡眠是最好的补药。

    当然凡事都要讲究适度,邢御史一口气睡了好几天,也到了苏醒的时候了。

    邵明渊起身下床:“走,我们一起去见见邢御史。”

    “你要不要去净面?”乔昭提醒道。

    邵明渊脚步一顿,摇头道:“无妨。”

    又不是去见昭昭现在的父亲黎大人,他看着老点怎么了。

    “将军,卑职扶您。”

    邵明渊并没有推辞,由晨光扶着走了过去。

    邢御史刚刚醒来,神情还有些茫然,听到脚步声转了转眼珠,警惕问道:“你们是谁?”

    邵明渊走过去,开门见山道:“在下是北征将军冠军侯,前几日把邢大人从御史府救了出来,目前咱们还在福星城的民宅里。”

    邢御史打量着邵明渊,声音虚弱,眼神却清明:“北征将军冠军侯?名满天下的乔拙先生的孙女婿?”

    “正是在下。”邵明渊忍不住嘴角上翘,飞快瞄了乔昭一眼。

    乔拙先生的孙女婿,这个称谓听着真舒坦。

    邢御史死死盯着邵明渊,陡然沉下脸来,冷笑道:“不要蒙骗我了,你根本不是冠军侯!”

    “我为何不是冠军侯?”邵明渊一愣。

    邢御史冷笑道:“你们可真是卑鄙,问不出另一本账册的下落,竟然找人冒充冠军侯来撬开我的嘴。我曾见过乔先生的孙女,冠军侯与其年纪仿佛,如今顶多二十出头,怎么会是你这样的。”

    说到这,邢御史语带不屑冷哼一声:“你就是当乔先生的女婿,人家都嫌老了!”

    邵明渊只觉心口中了一箭,欲哭无泪。

    乔昭伸手入袖掏出一面小镜子,递到邢御史面前:“邢大人不要激动,您照照镜子就明白了。”

    邢御史往镜子中一看,不由呆住。

    镜子中出现一名须发皆白的陌生老人,依稀能看到一丝熟悉的模样,而他如今尚不到四十岁!

    能不动声色收集那些证据,邢御史显然是心思缜密的人物,很快反应过来:“易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