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96章 打探

正文 第496章 打探

    见邵明渊一脸真诚,乔昭勉强点头,淡淡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她往内移了移,叹道:“赶紧睡吧。”

    “你先睡,我等你睡了再睡。”

    “不能睡地上。”

    “保证不睡地上。”

    乔昭看着邵明渊,最终垂下眼帘:“那好,我先睡了。”

    再折腾下去天就亮了。

    邵明渊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少女背影,直到对方轻浅的呼吸声变得平稳,才站起身来往屏风后走去。

    一刻钟后,洗了一把冷水脸的男人这才从屏风后走出来,轻轻躺在了床榻外侧。

    一夜无话。

    一大早晨光就赶过来报道。

    “将军,卑职按着您的吩咐找住店的人打听了一下,问他们为什么来这里,结果那些人一脸紧张,什么都问不出来。”

    “别再打听了。”

    晨光一愣。

    邵明渊解释道:“昨晚我们遇到了锦鳞卫的江远朝,以他的警觉性,刻意打听的话会打草惊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晨光蓦地瞪大了眼睛,嘀咕道:“这也能遇到?他可真是阴魂不散啊!”

    哼,江远朝那个不要脸的,曾经跟他抢着当车夫的事他还记着呢!

    邵明渊皱眉:“注意一下言行,别被江远朝遇到瞧出端倪。”

    “是。”

    眼见说完了正事,乔昭尚在收拾东西没有出来,晨光挤眉弄眼道:“将军,昨天怎么样?”

    邵明渊扬眉:“什么怎么样?”

    晨光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就是昨天晚上啊。”

    邵明渊耳根隐隐发热,脸色沉下来,斥道:“多嘴!”

    “哎呀,将军,昨夜良辰美景,您就没做点什么?”

    邵明渊眼角余光迅速瞥了一眼门口,冷声道:“昨夜大雨如注,哪来的良辰美景?你小子再胡言乱语就军法伺候!”

    晨光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将军大人,难道您真的什么也没做?”

    您这样对得起陪着老鼠睡了一夜柴房的属下吗?

    “滚!”邵明渊忍无可忍,抬脚踹了晨光一脚。

    三人离开客栈,买了一头小毛驴让乔昭骑着,出城前往福星城。

    此处距离福星城不算太远,之所以放弃雇车,就是为了避免留下更多的线索。车夫加马车,可要比一头小毛驴惹眼多了。

    路上骑着驴赶路的人颇多,乔昭坐在驴背上,一时感慨万千。

    牵着绳索的邵明渊侧头问:“第一次骑毛驴吧?”

    “第二次。”

    邵明渊微讶。

    乔昭笑笑:“难道池大哥他们没对你提起过吗?”

    “提起什么?”

    乔姑娘一脸淡定:“我被拐卖时就是骑的毛驴。”

    邵明渊尴尬摸摸鼻子。

    他似乎将功补过又没用对地方。

    乔昭见他如此,笑了笑:“放心,我对毛驴没什么心理阴影。”

    她能死而复生,成为黎昭,是她的幸运,而非不幸。

    “将军,您发现没,迎面而来的行人要比去福星城方向的人多很多。”

    邵明渊颔首:“嗯,你去问问坐在树下歇脚的那对祖孙。”

    晨光自是领会邵明渊的意思。

    迎面而来的行人看起来皆出身富足,这样的人面对陌生人警惕性高,难以问出消息来,而在大树下歇脚的那对祖孙衣着平常,想打听消息就要容易得多。

    “大公子、二公子,咱们在这里歇歇脚吧。”晨光声音微扬,吸引了祖孙二人的注意。

    邵明渊伸手扶着乔昭下了毛驴,晨光接过绳索,把毛驴栓到树下。

    七八岁大的男童转着眼珠打量着没有杂色的小毛驴。

    晨光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纸包,慢条斯理打开,露出金黄色的窝丝糖。

    男童眼巴巴盯着,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

    晨光笑看男童一眼,用帕子垫着拿起一块窝丝糖递给乔昭:“二公子,吃糖。”

    乔昭满心无奈,面上却半点声色不露,接过窝丝糖咬了一口。

    窝丝糖很香甜,乔昭不由想起以前去疏影庵的时候,冰绿喜欢拿窝丝糖来哄小沙弥玄景。

    明明就是数月前的事,此时想起却恍如隔世了,也不知小沙弥的门牙长出来了没。

    乔昭思绪飞扬,吃糖的样子就格外认真,这窝丝糖就越发显得好吃了。

    男童再次咽了咽口水。

    老汉摸了摸男童头顶:“歇够了么?”

    男童摇头,目光不离晨光手上糖块:“爷爷,我还想再歇一会儿。”

    晨光把一块窝丝糖递过去,笑眯眯道:“小兄弟,大哥哥请你吃糖。”

    老汉忙道:“使不得,使不得。”

    晨光直接把窝丝糖塞进男童手中,爽朗笑道:“相逢就是有缘,一块糖而已,不值当什么。对了,老伯,你们这是从哪来啊,有老有小的怎么不雇辆车呢?”

    老汉见小孙子吃得香甜,不再推辞,颇不好意思道:“这孩子嘴太馋了。我们从福星城来,那边马车可雇不起。”

    “哦,那边雇车比别处贵?”

    “别处贵不贵老汉不知道,不过福星城的马车我们这样的人可雇不起,这几天雇车的人太多了。”

    “难怪我们看着好多人都是从福星城的方向来的。老伯,福星城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老汉眼神一闪,反问道:“小哥儿要去福星城?”

    “是呀,我们二位公子要去福星城找我们家老爷。”

    老汉不吭声了,拿起水壶灌了几口水。

    “哎,我们老爷出来好几个月了,一直杳无音信,太太在家里都急病了,这才派两个公子出来的。老伯,福星城是不是真发生了什么事啊?要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您提点提点我们呗。我们都年轻,出门在外的,怕惹麻烦呢。”

    晨光说着,把一包窝丝糖全塞给了男童。

    男童高兴吃起来。

    “吃吃吃,就知道傻吃!”老汉斥了一声,见孙子吃得满嘴香甜,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小哥儿,福星城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

    “老伯,您话只说一半儿,我们更没底啊。”晨光把一块碎银子塞到老汉手里,客客气气道,“老伯得帮帮我们。”

    老汉犹豫了一下,低声道:“福星城不太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