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91章 客栈

正文 第491章 客栈

    船开始北行,在无人注意的地方,一艘小船悄悄把乔昭三人送上岸边,立在船上的亲卫冲邵明渊抱拳:“将军保重!”

    邵明渊微微颔首:“你去吧。”

    船桨在水中一撑,小船渐渐远离了岸边,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彼时正值傍晚,夕阳铺满了水面,水面上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乔装打扮过的邵明渊对乔昭微微一笑:“二弟,咱们走吧。”

    乔昭依然用了先前邵明渊送给她的人皮面具。

    她身量尚未长开,除了格外窈窕,自是没什么身材可言的,此刻看起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清秀少年。

    晨光则一副侍从模样打扮。

    “走。”

    三人改走旱路,轻车简从,很快进入了福东境内。

    “贞娘说了,她的父亲就被软禁在自己的宅子里,明面上对外说是身体欠佳,需要静养,所以闭门谢客。”乔昭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邵明渊,“这是我根据贞娘的口述绘制的邢府地形图,你和晨光牢牢记下来吧,记住了我就毁了它。”

    邵明渊接过图纸,全神贯注看了一盏茶的工夫,然后递给晨光。

    晨光接过来,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两盏茶的工夫过去了,三盏茶的工夫过去了……

    二人皆盯着他。

    晨光苦着脸道:“为什么连每棵树在哪个位置都记下来?”

    最关键的是,京城里那些官员的宅子都不算大,为什么在福东一个小小的监察御史居然能住那么大的宅子?

    “所以呢?”邵明渊淡淡瞥了晨光一眼。

    晨光腆着脸笑:“所以卑职到时候紧跟着您就是了。”

    邵明渊牵了牵唇角,面无表情道:“什么时候记下来什么时候吃饭。”

    “将军,您不能这么无情啊!”

    怎么能这样对待帮你讨到老婆的忠心耿耿的属下呢?

    邵明渊理都没理小亲卫的哀求,侧头柔声问乔昭:“饿了么?中午在前一个镇子的酒肆买的烧鹅味道不错,先吃个鹅腿垫垫肚子吧。”

    晨光:“……”将军大人您这样会没下属的!

    小亲卫可怜巴巴看向乔昭。

    乔昭微微一笑:“也好,等到了下一个城镇咱们就该弃车步行了,现在吃了还能减少一下行礼的重量。”

    晨光抹抹眼泪,把眼睛贴到了图纸上。

    为了烧鹅,他记还不行嘛!

    天将黑时三人赶到了下一个城镇,与车夫结了银钱后随意找了个不起眼的客栈走进去。

    “三间客房,要相邻的。”晨光对着迎上来的伙计道。

    伙计迅速瞄了三人一眼,满脸堆笑道:“对不住了,客官,只剩一间房了,要不您三位挤一下吧。”

    “一间房?”晨光一听,不用征求邵明渊的意见便摇头道,“一间房怎么住?算了,我们去别家。”

    伙计也不着急,笑着提醒道:“三位客官要去别处小的不敢拦着,不过小的要跟三位客官说一声,现在我们这里的客栈差不多都满员了,别的客栈别说三间房了,恐怕连一间都没有。”

    “你不是糊弄我们吧?”

    “哎呦,小的哪来的胆子糊弄客官啊,不信您就去问问。”

    晨光扭头:“公子,您看——”

    邵明渊一脸严肃:“去问几家吧,没有就回来。”

    嗯,一间房确实不像话,他和昭昭就算了,晨光怎么办?

    “嗳。”晨光应了,忙跑了出去。

    等了一会儿晨光返回来,冲邵明渊轻轻摇头。

    伙计站在一旁笑道:“客官,小的没糊弄您吧?那客房您三位还要不要?”

    “先领我们去看看吧。”邵明渊开口。

    “好嘞,三位客官这边走。”

    客栈并不大,客房就更狭窄了。

    伙计推开房门,邵明渊扫了一眼就略皱眉头。

    “这怎么住得下?”晨光瞪眼。

    住得下他也不敢住啊,将军大人一定会杀了他的!

    伙计一脸无所谓:“就这一间了。”

    “真的只有这一间,再没有别的?我们可以多出些银钱。”

    伙计对着晨光笑了:“咱们开店做生意,哪有把客人推出门去的道理,真的只有这一间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立刻被晨光发现了端倪。

    “是不是还有房间?”

    “有是有,不过是一间柴房——”

    晨光嘴角抽了抽,心一横道:“柴房就柴房吧,我们要这两间。柴房归我住,客房归我们两位公子住。你赶紧把柴房收拾干净点。”

    接过晨光递过去的碎银子,伙计笑了:“好嘞,小的这就去收拾。”

    见伙计转身欲走,邵明渊开口道:“小哥儿,这城里客栈怎么会都住满了人?”

    “这个——”

    晨光立刻塞了一块碎银子过去。

    伙计悄悄捏了捏碎银子,笑着回道:“小的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几天城里突然就来了好些人,大多都是从福星城来的富户,出手阔绰。”

    邵明渊与乔昭对视一眼。

    福星城便是他们这次要去的地方,离此地已经不远了。

    伙计退走后,三人走进客房。

    “这可能是这家客栈最小的一间房了吧?这么小的地方,幸亏有间柴房,不然连地铺都打不下。”晨光推开窗子嘀咕道。

    邵明渊睇他一眼,似笑非笑问:“你还想在这里打地铺?”

    小亲卫自知失言,忙捂住嘴:“卑职就是打个比方,您别当真。”

    见将军大人依然神色紧绷,晨光嘿嘿一笑:“将军,卑职去看看柴房收拾得怎么样,您和三姑娘先聊啊。”

    狭窄的客房内只剩下乔昭与邵明渊二人。

    邵明渊轻咳一声:“昭昭。”

    乔昭看向他。

    将军大人耳根微红:“原本我该和晨光一起睡柴房的,但咱们现在是兄弟,要是那样的话有些不合适。”

    乔昭默默点点头。

    事急从权的道理她当然是明白的,但这种情况总不能让她表现得喜上眉梢吧?

    “那个……柴房离得远,也不方便保障你的安全。”见乔昭面无表情,邵明渊颇心虚,忍不住又说了一条理由。

    睇了耳根发红的男人一眼,乔昭笑了:“你不用解释,我明白的。”

    “啊。”邵明渊呆呆应了一声,总觉得乔昭表现得太平静了,又补充道:“你放心,我睡地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