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86章 人心险恶

正文 第486章 人心险恶

    伙计立着不动。

    “出去!”杨厚承一拍桌子。

    伙计腿一抖,强笑着道:“小的这就出去,几位客官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就喊小的。”

    伙计说完赶忙向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掀起竹帘快步离去。

    邵明渊从晃动的竹帘处收回视线,伸出筷子压在杨厚承的筷子上:“重山,先不忙着用饭。”

    杨厚承筷子上正夹着一块色泽诱人的酱牛肉,那酱牛肉切成了大片,上面有着半透明的牛筋,瞧着就令人食指大动。

    杨厚承暗暗咽了咽口水,疑惑看向邵明渊:“怎么了?”

    “那个伙计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了?”杨厚承问。

    邵明渊冲晨光点了点头,晨光会意,走到门口把门关好。

    邵明渊这才道:“他见了我们明明从心底里畏惧,可刚才我请他出去他却站着不动,还是你发了脾气他才走的。这说明他想留下见证某些事情。”

    “比如——”

    邵明渊看了乔昭一眼。

    乔昭面不改色摸出一根银针插入菜汤中,银针立刻变了色。

    众人跟着色变。

    “比如看咱们有没有好好吃饭。”捏着发黑的银针,乔昭接口道。

    杨厚承腾地站了起来:“居然给咱们饭菜里下毒?真是岂有此理,我这就把那王八羔子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邵明渊按住他的胳膊,面不改色道:“稍安勿躁。”

    杨厚承坐下来,忿忿道:“都这样了,你们还沉得住气!”

    邵明渊笑笑:“一个酒肆的小伙计没这么大胆子,更犯不着对咱们出手。”

    杨厚承一愣:“你的意思是——”

    他脸色猛然变了,怒道:“又是那些官府的人干的?”

    邵明渊把玩着茶蛊看了外面一眼,淡淡道:“如果不出所料,咱们很快就要被官府的人包围了。”

    “那是走是战?”杨厚承环视一圈。

    池灿指着酱牛肉对乔昭道:“黎三,快检查一下这盘子酱牛肉有毒吗?没毒的话我要吃酱牛肉。”

    杨厚承翻了个白眼:“拾曦,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吃酱牛肉?”

    池灿抬了抬眼皮,反问道:“为什么不吃?你这么着急上火能解决问题?还不是要靠庭泉解决。”

    “你——”杨厚承想要反驳,寻思了一下,摸着下巴点头,“似乎很有道理啊。黎姑娘,酱牛肉到底有毒吗?”

    “没毒,吃吧。”乔昭收回银针,看向邵明渊。

    这些不靠谱的到时候不拖后腿就不错了,还是老老实实吃酱牛肉吧。

    邵明渊本来是很沉得住气的人,见乔昭看他,心情小小雀跃了一下。

    果然与两个小伙伴在一起,他还是很容易脱颖而出的。

    “我的意思是,不战也不走,等官府的人来了直接表明身份,说咱们要回京复命了。想来那些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难道还会主动与咱们硬拼么?”

    “就这样?”杨厚承嘴里塞着酱牛肉,很是不甘。

    “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迷惑邢舞阳那边,让他以为我们已经开始返程,方便我与邵将军悄悄潜入福东境内。”

    邵明渊小声提醒道:“庭泉。”

    乔昭一滞。

    一个称呼而已,现在是注意这个的时候吗?

    乔姑娘飞快看了李神医一眼,干脆低了头夹了一块酱牛肉默默吃了。

    “既然这样,咱们还是抓紧填饱肚子再说。”杨厚承咽下一块酱牛肉,问道,“还有哪些菜可以吃啊?”

    “笨蛋,跟着神医吃不就得了。”池灿笑眯眯夹起一块盐酥鸡。

    众人这才注意到李神医,就见小老头一口盐酥鸡一口花生米正美滋滋吃着呢。

    李神医见众人看过来,眼皮也不抬,又夹了一块清蒸鱼放进口中。

    池灿脸色微变:“神医,刚刚试出鱼汤里有毒——”

    李神医面不改色把吃进嘴里的鱼肉咽下去,笑眯眯道:“我知道有毒啊,你夹的盐酥鸡块还有毒呢。”

    啪嗒一声,池灿筷子上的盐酥鸡块掉到了桌面上。

    杨厚承擦了一把冷汗:“神医啊,您老别想不开啊,吃酱牛肉吧,这酱牛肉味道不错。”

    池灿直接问道:“您明知有毒还吃?”

    李神医撇了撇嘴:“这点小毒算什么?我尝过的毒比你们吃过的盐都多!”

    众人只剩下苦笑。

    没过多久桌面上只剩下一片狼藉,杨厚承摸着肚子心满意足问:“怎么还没动静呢?”

    “官府出兵到镇上哪有那么快。”池灿凉凉道。

    邵明渊侧耳聆听,忽然道:“来了。”

    话音才落,伙计就推门而入,满脸堆笑道:“贵客们吃好了吧?”

    “好了。”池灿动作优雅抹了抹嘴,把手帕掷到桌面上。

    “既然吃好了,那请各位结账吧。”

    “结账?”池灿似笑非笑问。

    “啊,结账。”伙计一脸憨厚。

    杨厚承腾地站起来,揪着伙计衣领拎起来按到了桌子上,怒道:“结屁账,这盐酥鸡做得难吃得要死,还没找你们酒肆算账呢!”

    “不能啊,这盐酥鸡可是我们酒肆的招牌菜。”伙计下意识反驳道。

    “那你自己尝尝!”杨厚承冷笑着抓起盐酥鸡往伙计口中塞去。

    伙计脸色大变,涕泪横流道:“不要啊,客官们饶命,客官们饶命——”

    伙计杀猪般的惨叫传出去,掌柜飞快跑进来,色厉内荏道:“我警告你们啊,差爷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不信你们往外头看看,差爷们都在外头呢,你们别乱来!”

    “阿珠!”乔昭冷冷伸出手。

    阿珠心思剔透,立刻明白了主子的意思,直接打开包袱把弓箭递了过来。

    乔昭接过弓箭,熟练挽弓拉弦,直直对准掌柜,问道:“你说我们乱来?”

    掌柜立刻想起前镇长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姑娘射死的,当即吓软了腿。

    妈呀,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这女魔头是从哪来的啊?

    “我们乱来什么了?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值得你们又是下毒又是通知官府?”乔昭面无表情调整了一下手中弓箭方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