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81章 民变

正文 第481章 民变

    “贞娘你不要急,慢慢说。”眼见躺在贞娘怀里的静娘眉头蹙起有要转醒的趋势,乔昭忙安抚道。

    好不容易等到贞娘开口,可不能让静娘一闹又回到原点。

    “我父亲原是福西监察御史,对所属府州县官有考察、举劾之权,去年底调任福东监察御史,不料发现福东一众官员贪腐成风,更是与倭寇勾结祸害百姓。父亲痛心气愤至极,却发现连驻福东锦鳞卫都被福东总兵邢舞阳收买,狼狈为奸,断绝了父亲直达天听的路……”

    贞娘回忆起往事,整个身体如落叶在秋风中瑟瑟颤抖。

    乔昭静静听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惊扰她。

    “父亲无法,只能暗暗收集邢舞阳等官员贪污舞弊的证据,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托人把记有邢舞阳等官员贪污军饷、勾结倭寇的两本账册送到了父亲的上峰乔大人那里……”贞娘说着,忽然发现一直安安静静听她讲述的女孩子红了眼圈。

    “你怎么了?”

    乔昭忙笑着掩饰:“没事,我是听到令尊处境如此艰难还不忘揭发国之蠹虫,心生感动。”

    原来父亲得到的那两本账册就是贞娘的父亲提供的。

    这世间事兜兜转转,冥冥中却自有天意。

    父亲身为左佥都御史,丁忧嘉丰,无疑是贞娘的父亲托付账册的最佳人选。

    “那后来呢?”乔昭压下心中波澜

    “后来父亲的行为被那些人察觉了,他们把父亲软禁了起来,用我们的性命威胁父亲不得自尽。”贞娘说到这里秀眉蹙起,喃喃道,“其实我想不明白,他们既然如此胆大包天,又为何留下父亲性命……”

    乔昭语气平静道:“他们需要一个活着的福东监察御史。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之中一定有人擅长字迹模仿,定期伪造令尊的书信送至京城交差。邢舞阳在福东虽能一手遮天,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倘若令尊身死,很多必须的场合从不露面,早晚会被人察觉端倪,死讯传到朝中后,京城定会派新的监察御史过来。”

    “我明白了。新的监察御史过来,家世背景全然不知,就没我父亲那么好对付了,无疑会给那些人添不少麻烦,所以他们干脆留下我父亲性命,维持现状。”

    乔昭点头:“正是如此。”

    贞娘眼睛一闭,流下两行清泪:“这样也好,至少父亲因此留下了性命。”

    乔昭嘴唇翕动,有心想问贞娘姐妹为何会落入倭寇手中,又怕刺激了贞娘使好不容易等来的局面再次陷入被动,只得耐心等着。

    “再后来——”贞娘缓缓睁开了眼睛,双手轻轻颤抖着,似乎用尽了力气才说出后面的话来,“福东发生了民变——”

    乔昭猛然睁大了眸子,如果不是一贯定力颇好,险些惊呼出声。

    福东竟然发生了民变!

    乔昭一颗心剧烈跳起来。

    明康帝不喜大梁出现不稳的局面,所以哪怕证据被呈到面前依然选择把她的兄长打入大牢而保下邢舞阳。

    这次南下,他们在嘉丰得到了另一本账册,依然没有把握会让天子出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福东发生了民变,纵观历史,历代朝代更迭都有“民变”或“兵变”的影子,这是历朝皇帝都不能容忍的事,更何况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被邢舞阳瞒得死死的。

    现在她可以肯定,只要明康帝知道了这件事,且有足够的证据让他相信,他就是已经“得道飞升”了也不可能再装糊涂。

    “这次民变声势不小,后来还是传到了我父亲耳里,父亲当时就碰了壁,但被那些人救了回来,然后……然后那些人就作为警告把我和妹妹卖给了倭寇!”贞娘双眼通红,抓住了乔昭的手,“你们既然是天子身边的人,一定能救我父亲,是不是?”

    乔昭伸出另一只手按住贞娘的手,神色坚定道:“是。”

    她要救的不只是贞娘的父亲,还要为他们乔家人报仇雪恨,为千千万被那些畜生祸害的官员百姓讨一个公道!

    “谢谢,谢谢!”贞娘跪坐在床榻上,冲乔昭磕头。

    乔昭拦住她:“别这样,会把静娘吵醒的。”

    听乔昭提到静娘,贞娘浑身一颤,泪流满面:“我没有保护好妹妹,我答应娘亲好好照顾妹妹的……”

    乔昭揽住贞娘,柔声道:“贞娘姐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有多少女子落入倭寇手中后不堪受辱早早寻了短见,而贞娘姐妹却顽强活了下来。以她们自幼所受的教导,没有强烈的求生信念是不可能支撑到现在的。

    贞娘看着乔昭:“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不要脸,明明被倭寇糟蹋了,还恬不知耻活着?”

    贞娘颤抖着苍白的唇,泣道:“我们应该早早一根绳子吊死的,才不给父兄家人丢脸。可是我不甘心,我怕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父亲得救,再也见不到那些畜生得到应有的报应!”

    乔昭知道贞娘这是心存了死念,她父亲得救之日,说不定就是她自我了断之时。

    “贞娘姐姐,你这话我有些听不懂了。”

    贞娘一怔。

    十三四岁的少女犹带着稚气,一脸无辜反问:“坏事做尽的是邢舞阳那些贪官恶吏,灭绝人性的是那些倭寇,他们尚且没脸没皮的活着,你们为何觉得没脸活着?”

    乔昭的话无疑让贞娘心理负担轻松了许多。

    身为监察御史的女儿,落入倭寇之手却忍辱偷生,她很怕眼前的女孩子瞧不起她,给父亲丢了脸。

    然而这轻松只有一丝,贞娘叹道:“姑娘还小,不明白的。”

    乔昭笑了:“贞娘姐姐的父亲是监察御史,我的父亲是翰林修撰,贞娘姐姐明白的,我也明白的。正因为明白,我才觉得贞娘姐姐该好好活着。贞娘姐姐坚强聪慧,应该懂我的意思。”

    贞娘沉默了许久,轻声道:“谢谢。”

    考虑到贞娘刚刚吐露心扉,乔昭没敢拿静娘有孕的事来刺激她,略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直奔邵明渊那里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