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64章 不顺眼

正文 第464章 不顺眼

    杨厚承摸摸鼻子。

    黎姑娘说话太大喘气了,他这思路有点跟不上!

    “会这么严重?”谢笙箫咬了咬唇,忍不住看了房门一眼。

    她与这些女孩子虽然相处时间不算长,可是因为一同经历过最绝望的时刻,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有人却要眼睁睁走向死亡,心里说不难过是假的。

    几名年轻女子皆露出惊慌恐惧的神情。

    “我还是确诊一下。”

    “黎姑娘,既然这样你就更不能进去了,多危险。”杨厚承拦道。

    池灿看了邵明渊一眼。

    邵明渊直接吩咐道:“叶落,把里面那位姑娘先打晕。”

    “领命。”叶落干脆利落踹开门,没等发疯的女子扑过来,一个手刀下去就把女子劈晕了。

    众女子捂着嘴惊恐看了面无表情的小侍卫一眼,齐齐往后退了退。

    “将军大人,任务完成。”

    邵明渊点点头,面对乔昭所在的方向叮嘱:“小心些。”

    明知道对方看不到,乔昭还是冲他微微一笑:“我会的。”

    她走进去,示意叶落把晕倒的女子抱到床榻上,俯身替她检查。

    好一会儿后乔昭直起身,抬脚往外走来。

    “怎么样?”谢笙箫问。

    乔昭摇摇头:“很遗憾,确实是颠狗咬。”

    “那她真的没救了?”

    “船上带的药材不全,我只能给她熬几副承气汤通下淤热,尽人事罢了。”一个刚刚逃出虎口的花样年华的女孩子染上此症命不久矣,乔昭心情同样有些沉重,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最后落到那些年轻女子身上。

    “从她被疯狗咬伤后,你们相处这段时间内她有没有抓伤咬伤你们?”

    “没有,没有!”许是怕得上同样的病会被乔昭等人嫌弃,众女争先恐后道。

    乔昭看向谢笙箫。

    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哪怕被屋内的女孩子咬伤,恐怕都不会承认的。

    谢笙箫会意,冲乔昭点点头。

    乔昭这才松了口气,宽慰众女道:“那就好,从今天起大家千万不要靠近这里,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告诉谢姑娘,谢姑娘再来告诉我们。”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我去配药了。”乔昭看了邵明渊一眼,“邵大哥,你们先去厅里等我,我配好药就过去。”

    这就是有事要商量了。

    邵明渊三人回到客厅等了一会儿,乔昭带着谢笙箫走了进来。

    “这么快就熬好了?”杨厚承随口问。

    邵明渊皱眉。

    哪里有这么快?他感觉等了好久了。

    乔昭解释道:“阿珠盯着呢。”

    池灿用手指敲打着方桌,问道:“黎三,你有什么事要说?”

    “谢姑娘坐。”乔昭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我想和你们说说颠狗咬的事。”

    “那个姑娘还有救?”杨厚承眨眨眼。

    乔昭叹气:“没救了。”

    杨厚承一脸不解:“那还有啥好说的啊?”

    池灿白他一眼:“你不开口,没人拿你当哑巴!”

    “我不想当屏风。”杨厚承嘀咕道。

    只许他们当着他的面聊风花雪月,还不许他好好说话了?

    当屏风是什么意思?乔昭不解看了池灿一眼。

    池灿面不改色笑笑:“别理他,他可能也被疯狗咬了。”

    杨厚承大怒:“谁被疯狗咬了?要是咬那也是被你咬了!”

    池灿冷笑:“你皮糙肉厚,我咬得动吗?”

    坐在一旁不吭声的谢笙箫默默抽了抽嘴角。

    眼看着两个人要吵起来,邵明渊扶额:“别闹了,咬不咬得动你们可以稍后再验证,现在先听昭昭说正事好吗?”

    二人互瞪一眼,这才作罢。

    乔姑娘默默想:还好她喜欢的这个男人是稍微正常的。

    谢笙箫则挑了一下眉梢。

    昭昭?

    冠军侯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称呼黎姑娘了?

    这样亲昵的称呼不觉得有些失礼吗?

    乔昭接着道:“鸣风岛上出现了疯狗,如果那些倭寇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么很有可能还有人被咬了。”

    杨厚承眼一亮:“这么说,咱们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重山,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这么用的。”邵明渊轻咳一声提醒道。

    乔昭摇头道:“目前鸣风岛的情况很难说。倘若有人被咬伤后很快发病,那么现在应该引起了骚动。倘若被咬伤的人没有发病,此刻岛上应该没有变化。我跟你们说这个,就是想提醒你们,等咱们到了鸣风岛时,注意不要与岛上的人有肢体接触,谁若是被兽类咬伤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池灿扬了扬眉:“要是已经倒霉被咬伤了,告诉你还有何用?”

    “刚刚咬伤就服下汤药的话,能够阻止发病。”乔昭解释道。

    “那好,我们一定记得。”邵明渊道。

    乔昭看向他:“我们?”

    这话听着有些意思。

    “昭昭,到时候你们就在咱们这条船上等着,我带着亲卫兵利用倭寇们那条船登岛,打他们个出其不意。”邵明渊解释道。

    乔昭迟疑了一下,点头:“好。”

    这方面她当不了助力,那至少不要去拖他的后腿。

    “庭泉,难怪你派了亲卫去清理倭寇的船呢,原来早有打算了。”杨厚承叹了一声,跟着兴奋起来,“我跟你一起登岛行不?”

    见好友皱眉,杨厚承忙道:“庭泉,我好歹是个功夫还过得去的大男人,你总不能什么事都挡在我们前面,让我像个娘们似的躲着吧?”

    池灿一听不由黑了脸。

    这混蛋会说人话吗?躲在庭泉后面就是娘们了?他就乐意站在庭泉后面,怎么了?

    没等池灿发作,谢笙箫脸微沉,问道:“杨公子对女子有意见?”

    “啊?没有啊!”杨厚承一头雾水。

    他和这姑娘又不熟,她干嘛找他说话?

    “既然没有,为什么说娘们就要躲在男人后面?”谢笙箫越看杨厚承越不顺眼,强忍着恼火对邵明渊道,“侯爷,我也要和你一起登岛。”

    上一次登岛是作为货物,简直是奇耻大辱,这一次她要好好与倭寇们算算这笔账。

    未等邵明渊开口,杨厚承便道:“谢姑娘,你还是与黎姑娘待在一起吧。”

    就别添乱了好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