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49章 察觉

正文 第449章 察觉

    乔昭站起来,向冰绿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见一艘中等客船缓缓驶了过来。

    自从出海后,金吾卫分成几班,时刻有人观察四周动静,这时见到有船靠近,立刻通知了杨厚承等人。

    杨厚承与池灿走出来,站在甲板上眺望。

    “这船怎么是顺流漂啊,瞧着像没有人似的。”杨厚承喃喃道。

    “去跟冠军侯说一声。”池灿吩咐一名金吾卫。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处理这些事情邵明渊要比他们强得多,谨慎起见自是要及时通知他。

    邵明渊这边得到了消息,晨光有些急:“将军,您看——”

    “你先去观察一下情况,我去一下净房,随后就过去。”

    晨光会意,随着那名金吾卫走了出去。

    “你们侯爷怎么样了?”池灿见邵明渊没过来,有些疑惑。

    庭泉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这种情况不应该不出现啊。

    “将军马上来。”见乔昭也在,晨光压低了声音,“他去净房了。”

    池灿这才放下疑惑。

    不多时脚步声越来越近,邵明渊与叶落走了过来。

    乔昭忍不住回眸看了一眼,违和的感觉再次升起。

    从昨天邵明渊醒来后,他到底是哪里奇怪呢?

    乔昭干脆闭上眼睛,回忆着以往的片段,灵光乍现,终于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位置不对!

    邵明渊在她的记忆中有很多次出现的场景,每一次都是步伐从容走在前面,身后跟着恭谨低调的亲卫。

    可是从昨夜在甲板上的相遇,到今天他的出现,他的亲卫却走在了他的前面。

    挑灯夜行或是出行,侍从走在主子前面引路并不奇怪,可是放在这时候就有些违和了。

    乔昭的视线落在走来的男人身上。

    他的步伐依然从容,嘴角挂着温和浅笑,目不斜视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眼帘低垂,令人看不到眼中情绪。

    乔昭心中一沉。

    邵明渊的眼睛很漂亮,并不是那种精致的漂亮,而是纯净如黑宝石,当他望着你时,仿佛把寒星盛在了眼睛里,漫天星光笼罩他专注看的人,令人心神俱醉。

    可是从昨晚起,她看到他时,他总是一副低眉垂目的样子。

    邵明渊的眼睛出了问题!

    这个念头闪电般在乔昭脑海中划过,让她整个人都坠进了冰窟里。

    因伤及脑部导致双目失明,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存在,他的眼睛难道看不见了?

    乔昭死死盯着越走越近的男人,可往日里眼中盛满了她倒影的男人此时却没有看她一眼,仿佛她不存在。

    她以为他是死了心,难道说他是因为眼睛看不见了,所以才对她忽然冷淡至极?

    不行,她要确定一下。

    乔昭往前走了一步,那个男人忽然脚步一顿,向她所在的方向抬了抬眉梢,而后恢复平静无波的样子,走向池灿他们那里。

    乔昭看得分明,邵明渊是在叶落停下来后,跟着停住脚。

    “庭泉,你看那边来了一艘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杨厚承道。

    邵明渊手臂搭着船栏眺望。

    晨光忽然开口道:“将军大人,那船上好像没有人,是顺着水流方向飘过来的。明明能坐二三十人的船却空荡荡的,好奇怪啊。”

    乔昭眸光转深,抿了抿唇角。

    晨光这话听着没什么问题,是向主子禀明情况,一般来讲不会引起人的注意。可是一旦想到邵明渊的眼睛出了问题,就觉出不对了。

    晨光点出来船能坐多少人,实则是委婉把船只大小告诉邵明渊。

    所以说,邵明渊真的看不见了?

    想到这个可能,乔昭心乱如麻,恨不得拉住他立刻确认一下,可是看到甲板上的那些金吾卫,她不得不把这份冲动死死压下。

    这些金吾卫是杨厚承的手下,却不是杨厚承的亲信。

    人多口杂,他们知道邵明渊看不见了,谁知道会生出什么心思?

    邵明渊年少封侯,是世人眼里公认的天纵奇才,不知多少人艳羡嫉恨,倘若他的眼睛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他会面对什么局面可想而知。

    “将军,那船离咱们的船不足二十丈了,怎么办?”晨光问道。

    邵明渊侧过头问杨厚承:“重山,你认为该怎么办?毕竟你是这次出行的队长。”

    杨厚承一头雾水眨眨眼。

    为什么这时候又想起他是队长了?

    嗯,大概是庭泉想考验他能不能独当一面,说不定他这回表现好,庭泉以后就愿意带着他上战场了。

    这么一想,杨厚承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搓搓手道:“咱们先把船系在一起,然后去那船上探查一下情况吧。毕竟这是海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地,那船要是遇到了倭寇打劫,万一还有受伤的活人呢?”

    邵明渊沉默不语。

    “庭泉,你说呢?”

    “先把船系在一起,之后等等看。”

    “等等看是什么意思?”

    邵明渊此刻什么都看不到,为了众人的安全不得不百般谨慎:“等上一个时辰,然后叶落一人上船查探。”

    池灿面色微变:“你担心有诈?”

    邵明渊淡淡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要是这样,叶落一个人上去探查不是太危险了?”

    “叶落一人前去是最合适的。一旦发生什么变故,叶落就立刻跳船,咱们这边立刻砍断系船的缆绳。”邵明渊解释完,对杨厚承道,“重山,命金吾卫准备好弓箭,只要叶落上船,时刻准备好进入战斗状态。”

    杨厚承咧了咧嘴:“这太夸张了吧?”

    “生死面前,怎么样都不夸张。”邵明渊严肃道。

    倘若他眼睛是好的,自是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可是现在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要是这样,咱们干脆别管那船了呗。”杨厚承被邵明渊的一番布置弄得心里发毛。

    邵明渊笑笑:“你刚才不是说,万一船上有受伤的人呢?”

    一句话把杨厚承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还做不到那么冷血,对有可能等待救援的同胞见死不救。

    “有救人的心思没有错,不盲目就好。”邵明渊笑道。

    来船终于靠近了,乔昭所在船上的船工立刻按着邵明渊的安排抛出缆绳。

    待把来船系好,一个时辰后,见来船全无动静,叶落跳了上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