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45章 异样

正文 第445章 异样

    池灿说完,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如果那个人不是邵明渊,她以为一瓶药就能让他放手吗?敢跟他抢女人的男人,他早想法子弄死了。

    乔昭望着池灿的背影,耳畔回想着他的话。

    他说邵明渊从小到大什么都没拥有过,也不敢奢望拥有,所以一旦认定了便无法放手。

    炉火发出滋滋的声响,乔昭忙回头把盖子揭开,添进去一份药材。

    随着药熬得时间长了,鼻端渐渐充斥着浓郁的药香味,令她不由自主想起那个带着药香味的吻。

    她想,某个男人真是个心机颇深的家伙,故意在吃药后亲她。

    她懂医术,少不得与汤药打交道,以后岂不是每一次熬药都会想起来?那个男人真是狡诈。

    可他现在却吐血昏睡,情况不明。

    乔昭想到这里,心情沉重几分。

    池灿回到邵明渊房中:“怎么样,庭泉醒了吗?”

    “还没有——”

    杨厚承话音才落,晨光就欣喜喊道:“将军大人醒了!”

    床榻上的男人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瞬间又闭上了。

    “将军,您没事吧?”

    “庭泉,你怎么样?”

    耳边是好友与属下关切的询问,邵明渊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复又睁开,开口道:“我没事。”

    他说了这话便不再吭声。

    杨厚承如释重负道:“没事就好,听说你昏倒,我们都吓了一跳呢。”

    “头还晕不晕?”池灿问道。

    “还有一些晕,不过休息几天应该就不打紧了。”

    邵明渊回答完池灿的话,又是一阵沉默。

    池灿嗤笑一声:“别垂头丧气连话都不说了,黎三在给你熬药呢。”

    “呃,黎姑娘也知道了?”邵明渊沉默了一下才开口。

    池灿诧异看了邵明渊一眼。

    不知为何,自从好友醒过来,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邵明渊自从挑明了对黎三的感情,当着他们的面也是“昭昭”、“昭昭”地叫,现在怎么又改叫“黎姑娘”了?

    难道说,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比他想得要严重许多?

    黎三该不会真的打算终身不嫁,所以对邵明渊也是毫不留情拒绝了吧?

    可是,他冷眼旁观,黎三对邵明渊明明是不同的。

    “将军大人,是卑职告诉黎姑娘的。黎姑娘知道了挺着急的,连椅子都带倒了——”

    “别说了。”邵明渊淡淡打断了晨光的话。

    “将军?”晨光有些不解。

    以往,将军大人要是听到黎姑娘对他如此关心一定欣喜极了,现在怎么这么平静呢?甚至还阻止他说下去。

    难道将军大人与黎姑娘吵了一架就打算放弃了?

    这怎么能行,惹女孩子生气了就去哄嘛,总不能等女孩子反过来哄大老爷们吧?

    要是这样,将军大人就等着打光棍吧。

    不行,等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他一定要把这个严重后果告诉将军大人。

    药香味飘了进来。

    杨厚承忙道:“黎姑娘,庭泉醒了。”

    乔昭一怔,端着汤药快步走了过去,随手把托盘放在桌子上,走近床边问道:“感觉如何?”

    少女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邵明渊微微一笑:“还好。”

    乔昭仔细打量着邵明渊的脸色,问道:“头还晕吗?有没有眼花耳鸣?”

    “还有些头晕,别的还好。”邵明渊言简意赅。

    “有没有恶心想吐?”

    “也没有。”

    乔昭又问了几个问题,邵明渊都否认了。

    乔昭下意识蹙眉。

    她说不清哪里不对劲,可心中为何会沉甸甸不安呢?

    “把手伸出来。”

    邵明渊配合伸出手。

    少女纤细的手指落在男人手腕上,男人的目光一片纯净。

    把脉并没有查出太大问题。

    乔昭收回手,暂时没发现问题,便道:“先把药喝了吧。”

    她转头端起药碗准备喂他,却听邵明渊道:“叶落,伺候我吃药吧。”

    “是。”叶落向乔昭伸出手。

    晨光在后面悄悄拽了叶落一把。

    叶落不为所动,接过乔昭递过来的药碗,一勺一勺喂邵明渊吃药。

    晨光狠狠翻了个白眼。

    这个笨蛋,明明这么好的机会,黎姑娘都准备亲自喂将军大人了,将军大人只是欲拒还迎客气一下,这蠢蛋居然当真了。

    将军大人心里肯定恼死叶落了。

    晨光看了邵明渊一眼。

    嗯,别看将军大人现在表现得很平静,这一定是假象!

    邵明渊喝完了药,对乔昭笑笑:“多谢黎姑娘替我熬药了。我现在还是有些头晕,想休息一下。”

    他语气温和,言辞客气,仿佛回到了二人初识时的模样。

    乔昭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池灿等人都看过来,才牵牵唇角道:“那好,你好好歇着吧,明天一早我来给你施针。”

    “那就麻烦黎姑娘了。”

    乔昭咬了咬唇,冲池灿等人略一点头,转身离去。

    “庭泉,你怎么啦?”杨厚承不可思议问。

    当初庭泉为了黎姑娘都和拾曦打起来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啊?

    男女之间的感情再这么复杂,他可就不敢娶媳妇啦,一个个的就不能给他做个好榜样吗?

    “我没怎么啊,就是有点头晕而已。”邵明渊笑道。

    池灿冷笑一声:“邵明渊,你绝对有问题。你老实说,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邵明渊垂下眼帘,淡淡道:“现在真没什么想法,我就想好好睡一觉。拾曦,重山,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别在我这里耗着了。”

    “你还没吃饭呢。”杨厚承道。

    邵明渊苦笑一声:“才喝了一大碗药,哪里还吃得下,我现在就想睡觉。”

    “好,那你睡吧,我们明天再过来看你。”

    杨厚承拉了池灿一把,见他依然盯着邵明渊不动,手上加大了力气:“走吧,别打扰庭泉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池灿这才随杨厚承离去。

    屋子里除了邵明渊只剩下晨光与叶落。

    “叶落,你去门口守着。”

    听着叶落走向门口又停下的脚步声,邵明渊沉默了片刻,喊道:“晨光。”

    “将军,您有什么吩咐?”晨光莫名觉得这个时候的将军大人有些严肃。

    “我看不到了。”年轻的将军轻声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