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40章 我受刺激了

正文 第440章 我受刺激了

    “你说。”虽然对海门渡的人没有好感,但听到那些人不会遭到倭寇报复,乔昭还是觉得心下一松。

    邵明渊靠近一步,低声问道:“你的箭法,是谁教的?”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的昭昭竟然会射箭!

    乔昭还以为邵明渊会问什么问题,原来是这个,当下不以为意笑道:“是惜渊教的啊。”

    “惜渊?”邵明渊眸光转深。

    “惜渊”这么亲昵的称呼从昭昭嘴里说出来,为什么这么不中听呢?

    邵明渊不由想起那个夜晚,邵惜渊偷偷跑到灵堂里,想要偷偷看昭昭的遗体——

    呃,这个说法好别扭,可事实就是,他的三弟,对昭昭有超出叔嫂的感情。

    昭昭的箭法居然是三弟教的。

    邵明渊只要一想起他不在京城的那些年里,陪在乔昭身边的是邵惜渊,教昭昭箭法的还是邵惜渊,脸就黑得不行。

    三弟是不是有病啊,教姑娘家箭法?是不是手把手教的?

    邵明渊想到这些,就控制不住地火往外冒。

    他还没有手把手教昭昭箭法呢,那小子居然就抢在前面了?

    见邵明渊神情奇怪,乔昭不解问道:“怎么了?”

    邵明渊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昭昭怎么想到学射箭的?”

    乔昭看他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说的理由却很简单:“因为无聊啊。”

    在靖安侯府的那两年多,她抬头就是宅院里巴掌大的天空,灰蒙蒙的,连湛蓝都不多见。

    她不用请安,不用交际,千篇一律的日子里,不学点新鲜玩意儿,又该如何打发时间呢?

    少女面色平静,语气云淡风轻,可邵明渊听了这个答案,心却蓦地一疼。

    因为无聊,在那个栽满鸳鸯藤与青青薄荷的小院子里,昭昭是如何度日的?

    “昭昭——”邵明渊嗓子发涩,喊了一声。

    “嗯?”乔昭看着他。

    周身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色的波浪一波接一波荡漾着。

    身穿蓝袍的男人低头看着身边的素衣少女,认真道:“我想向你说声对不起。”

    乔昭移开视线,看向远方:“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或许是因为祖父刚刚过世,在靖安侯府的那段日子,连呼吸她都觉得是沉闷的。

    “是我不好,成亲当天就丢下你去了北地,让你过了那么久无聊日子。”邵明渊越说心中越酸涩,用包成粽子的手碰了碰少女随风吹起的发,“我保证,以后咱们的日子肯定不会无聊的,我亲自教你射箭好不好?”

    乔昭豁然转头,板着脸道:“什么叫咱们的日子?邵明渊,你不要一厢情愿。而且,我不想和你学射箭!”

    她看着眼前眸光湛湛的男人,叹了一声:“那样我会想到燕城城下你那一箭。”

    邵明渊唇角紧绷,垂下来的手微不可察颤了颤。

    “邵大哥,我是不怪你,可我也只是个普通女孩子。重来一次,我就是不想再走老路了,你明白吗?”

    乔昭说出这些话,心中轻叹一声。

    她身边的这个男人很好很好。她承认,随着相处日久,她开始忍不住担心他,牵挂他,甚至心疼他。

    她对他大概是有一点心动的,可是,谁规定心动就要嫁给他啦?

    等治好兄长的脸,报了家仇,她想走遍大梁的万水千山,领略各地风土人情,她的医术足够她立身,自由肆意一辈子。

    这样不比嫁人强多了?

    乔昭说完,察觉身边的男人反常的安静,不由抬眸看去,却见他面色煞白,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滑过棱角分明的侧脸,砸在木制栏杆上。

    “你怎么了?”乔昭面色微变,伸手搭上他的手腕。

    邵明渊剑眉拧起:“不知道,忽然头好疼。”

    乔昭把了一会儿脉,没有觉出太大问题,可见邵明渊脸色实在难看,汗滴如雨,这样的反应又不可能是骗人的,心中不由一沉。

    头部最是复杂,哪怕是李爷爷在,亦不可能对病人头部状况了如指掌。他伤在后脑勺,或许会有什么后遗症——

    “昭昭,我想先回屋躺一躺,你别担心,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乔昭喊了一声,有些无措。

    难道是她刚才那些话刺激他了?伤在头部的病人确实是不能受刺激的。

    这样一想,乔昭懊恼不已。

    在他面前她为何就沉不住气呢,那些话什么时候说不好,怎么就在这时候情不自禁说出来了?

    “真的别担心,我去躺一会儿就好了。”邵明渊快步走回房间,躺在床榻上,忍不住揉了揉脸。

    好紧张,在昭昭面前说谎,差一点就露馅了。

    不对,他其实没有说谎。昭昭那些话就如利剑,真的让他受刺激了。

    哎,头好疼。年轻的将军用包成粽子的大手扶额。

    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池灿等人围坐在一起,却不见乔昭与邵明渊二人。

    “他们人呢?”杨厚承望了望门口。

    池灿撇撇嘴:“大概是海风吹多了,吃饱了吧。”

    杨厚承起身:“我看看去。”

    他先去了邵明渊那里,问守在门口的叶落:“你们将军在里面吗?该吃饭了。”

    “我们将军有些头疼,说不吃了。”

    “头疼?要不要紧啊?”

    叶落摇头:“不知道。”

    “我进去看看。”

    叶落伸手拦下:“杨世子,将军刚歇下。”

    杨厚承收回脚:“那好吧,等他醒来要是有事记得喊我们,饭给他留着。”

    杨厚承又去了乔昭那里,却发现乔昭不在屋内,而是搬了个小炉子放在甲板上熬药。

    “给庭泉熬的药吗?他怎么样?”

    乔昭专注盯着炉火:“他说头疼,我熬些开窍降浊的药给他喝。”

    “要不要紧啊?”

    乔昭摇摇头:“伤在头部,很难说。”

    “那些王八蛋!”杨厚承咬牙切齿道。

    庭泉做得是对的,就不能心软管那些人死活!

    “对了,黎姑娘,你的箭法怎么那么好啊?”

    乔昭微怔,而后笑道:“杨大哥过奖了。好久没有练习,我的箭法可不怎么样。”

    “一箭正中心口,我都不一定射那么准。”

    “呃,射偏了,我本来要射他肩膀来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