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38章 我有些头晕

正文 第438章 我有些头晕

    年轻的将军凝视着心上人,剑眉微蹙:“没想到这么疼。不过昭昭你别担心,我都习惯了。现在有你替我清理伤口,以前都是我自己胡乱处理的。”

    乔昭听了,忍不住有些心疼,然而某人的言行明显与往日作风不符,狐疑打量他一眼,问道:“既然这么疼,刚刚怎么还有力气教训晨光?”

    年轻的将军眨眨眼。

    昭昭怀疑他。明明拾曦那时候说疼,昭昭不怀疑的。

    邵明渊有些心塞,一脸无辜叹道:“刚才疼麻木了,现在缓过劲来,就觉得疼了。”

    “我可以施针,暂时给你止痛。”乔昭从荷包里摸出银针。

    当初真真公主腿上受伤,她就用银针替她止痛过。

    “不用。”邵明渊制止了乔昭的动作,“据说这种暂时的止痛,会有些影响?”

    乔昭一怔,而后点头:“稍微有一些。”

    如果是伤在腿部、臀部等处,银针止痛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但若是伤在手上这样的地方,手部经络变得迟钝,会稍微有一些影响。

    迎上对方黑湛湛的眼睛,乔昭恍悟。

    他用双手保卫一方国土,这双手自是马虎不得。

    这样一想,乔姑娘心中那丝怀疑便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全是心疼了。

    少女眉眼柔和下来,安慰道:“等阿珠拿了药来涂上就好多了。”

    年轻的将军目不转睛看着少女,可怜巴巴问:“可我现在就疼得厉害,怎么办?”

    乔姑娘被问住了。

    不让她针灸,又没有药,她不是神仙,哪里知道该怎么办啊?

    可对方蹙眉忍痛的样子像是一张无形的网,悄悄网住了少女的心,随着男人面上痛苦之色加剧,那张网就越收越紧,令她的心也跟着不舒服起来。

    他是为了保护他们这些人才受伤的。只要是有血有肉的人,受伤流血哪有不痛苦的道理呢?

    邵明渊见少女下意识皱眉,忽然又不忍让她担心了,低笑道:“傻丫头,我哄你的,一点都不疼。”

    乔昭怔怔看他:“你说什么?”

    “我说一点都不疼,你别担心了。”明明想看到她为他担心,为他心疼,可是当她真的担心了,心疼了,为何又舍不得了呢?

    邵明渊想,原来把一个姑娘放在心上,就是这样矛盾的心情。

    “我说,你刚刚叫我什么?”

    “傻丫头。”邵明渊眼中满是宠溺。

    乔姑娘抿抿嘴角,轻声道:“祖父也喜欢这么叫我,我刚刚觉得,你挺像我祖父的。”

    她自幼早慧,听多了人们的赞许,只有祖父爱叫她傻丫头。

    邵明渊:“……”

    这个比方他一点都不喜欢!

    他才不要像昭昭的祖父,他应该像昭昭的夫君才是。

    不对,他本来就是昭昭的夫君。

    年轻的将军有些郁闷了。

    昭昭怎么会产生这么危险的念头?万一她以后一见到他就想起祖父,那可怎么办?

    不行,他要立刻打消她这个念头,不能给她造成这样的错觉。

    “昭昭——”邵明渊喊了一声。

    “嗯?”乔昭不明所以,抬眸看他。

    年轻的将军忽然低头,在她唇角轻啄了一下,低笑道:“你就是我的止痛药。”

    乔姑娘脸腾地红了,飞快看了冰绿一眼。

    冰绿捂着脸猛摇头:“婢子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天啦,将军大人居然亲她们姑娘!

    天啦,为什么她一点不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呢?

    她是姑娘的大丫鬟,应该誓死捍卫姑娘的清白才是。

    不过——

    冰绿飞快瞄了霞飞双颊的自家姑娘一眼,心中补充道:如果那个人是邵将军,其实也是可以的吧。

    小丫鬟自觉走到门口,守起门来。

    乔昭狠狠瞪了邵明渊一眼。

    这混蛋越来越胆大包天了,现在当着别人的面都敢亲她了!

    不对,没有别人也不能这样啊,这个无赖登徒子!

    “邵明渊!”乔昭低喊了一声,却不曾察觉这一次连责备的力气都没有了。

    听着这一声似嗔似恼的“邵明渊”,年轻的将军暗想:看来习惯真的是一件挺好的事情,他应该再接再厉。

    “姑娘,药来了。”门口传来阿珠的声音。

    片刻后阿珠走进来,手中拿着纱布与药膏。

    乔昭恢复了从容,很快处理好邵明渊手上伤口,问道:“还有别处受伤吗?”

    “有。”邵明渊老老实实道。

    “哪里?”

    邵明渊指了指后脑勺。

    他是坐着的,乔昭站起来,拨开他浓密的发一看,鲜血在发根处凝结成一团一团,瞧着令人触目惊心。

    乔昭心底一阵后怕。

    伤在后脑这种地方,万一力道再重些,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一想,她对亲手射杀了镇长再无一丝情绪波动。

    她下意识放轻了动作,手指拂过男人鸦黑的发,问道:“头晕不晕?”

    邵明渊举起包成粽子的两只手苦笑:“当时有些眩晕,不然也不会伤了手。”

    “现在呢?”

    “现在……”年轻的将军认真想了想道,“时不时有些晕。嗯,刚刚就是晕得厉害,都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乔昭气乐了,丢了个白眼给他:“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管了,让晨光给你请大夫去。”

    邵明渊微微一笑:“晨光没了一千两银子,估计自己要去看大夫了。”

    想着头上伤口耽误不得,乔昭懒得和某个厚脸皮的人计较,板着脸道:“我先给你处理一下头上伤口。”

    两刻钟后,众人走出酒肆。

    镇子上的人并没有散,鸦雀无声看着走出酒肆的人。

    杨厚承皱眉,低声道:“这镇子上的人脑子好像都有点问题。”

    池灿冷笑一声,对邵明渊道:“咱们也别在这里修整了,还不够糟心的,早早出海把事情办好是正经。”

    邵明渊微微颔首。

    经过这一场风波,这小镇待下去确实没意思了。

    众人往前走,谁知那些人却亦步亦趋跟上来。

    “你们跟着我们干嘛?”杨厚承忍无可忍问。

    镇子上的人皆面带惊恐,明明对乔昭等人很畏惧,却把他们围住了。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汉颤巍巍道:“你们不能走啊,你们杀了这些倭寇,万一有倭寇来报复怎么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