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37章 疼

正文 第437章 疼

    有晨光的加入,邵明渊压力顿时减轻许多,二人在北地征战多年早有默契,配合之下很快把倭寇解决了。

    地上躺着一圈倭寇的尸体,立在中间的男人手持滴血的长刀,第一时间回头看向窗口。

    窗内少女手持弓箭,与窗外的男人四目相对。

    那一眼的胶着,仿佛过了一万年。

    年轻的将军长袍染血,对少女却露出爽朗的笑容。

    乔昭心头蓦地一松,把弓箭缓缓放下来。

    这一刻,杀人后的不适才排山倒海般涌来。

    她记性好,过目不忘,当时那一箭射出去,连箭飞的轨迹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不会忘了羽箭没入镇长胸口后,镇长每一个表情的变化。

    镇长不可置信的眼神,痛苦扭曲的表情,还有胸口疯狂涌出来的鲜血,她这辈子大概是忘不掉了。

    可是,她并不后悔呢。

    她在乎的朋友能安好,背负杀人的罪孽又如何?

    更何况,本就是该死之人!

    乔昭眼神一冷。

    邵明渊看在眼里,心生怜惜,提着长刀迈出一步。

    他一步迈出,围在四周的镇里人立刻后退一步,呆呆看着他。

    来作恶的倭寇死了,镇长也死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邵明渊没有看这些人一眼,提着长刀一步步走向门口。

    鲜血顺着刀刃往下滴,有那些死于长刀之下的倭寇的,亦有他自己的。

    镇里人自觉让开了一条路。

    邵明渊走到酒肆门口,冲池灿与杨厚承点点头。

    “没事吧?”杨厚承问。

    “没事。”邵明渊抬手想要拍拍杨厚承的肩膀,可血肉模糊的手心让他动作一顿,默默把手放下来。

    杨厚承脸色一变:“庭泉,你的手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他扭头大喊:“黎姑娘,庭泉手上伤口好深,你快帮他包扎一下!”

    邵明渊警告般瞪了杨厚承一眼,忙迎上快步走过来的少女。

    他冲着少女微微一笑:“我没事,别听重山胡说。”

    “去雅间,我给你包扎。”

    乔昭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转头快步向酒肆唯一的雅间走去。

    邵明渊默默跟上。

    见叶落要跟进去,晨光手疾眼快把他拉住,低声道:“有点眼色行不?”

    叶落一脸困惑:“黎姑娘给将军包扎手,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你懂什么!”晨光白他一眼。

    只是包扎手?别天真了好嘛,黎姑娘看到将军大人手上伤势那么严重,那么可怜,说不定心疼得抱住将军大人痛哭呢?

    有别人在,万一不哭了怎么办?将军大人不是亏了?

    晨光正为自己的机智暗暗自得,雅室里就传来将军大人淡淡的声音:“晨光,进来。”

    晨光瞬间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让他进去?他不想进去!

    虽然这么腹诽,小亲卫还是老老实实走了进去。

    “将军有何吩咐?”

    邵明渊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道:“跪下。”

    晨光没有犹豫就跪下了,飞快抬眼看了邵明渊一眼,见将军大人神情冷凝,不由抖了抖睫毛。

    糟糕,将军大人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晨光,我是怎么吩咐你的?”

    晨光低下头,老老实实道:“将军命我守在酒肆门口。”

    “那你人呢?”

    “卑职错了,卑职有罪,请将军大人重重责罚!”

    邵明渊扬了扬眉。

    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以退为进了?以为这样他就不忍心处罚了?

    “出门在外,危机重重,就不罚你别的了,交罚银一千两吧。”年轻的将军淡淡道。

    “罚银千两?”晨光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好一会儿才气若游丝吐出一句话来,“将军大人,您还是打死卑职吧。”

    他辛辛苦苦攒的老婆本啊,就这么没了,这不是要他的命嘛。

    小亲卫抱着一丝侥幸抬头看了将军大人一眼,却见将军大人乌眸湛湛,冷凝如冰,当即小心肝一抖。

    完了,完了,将军大人真的生气了。

    “没有打死你这个选择,我在考虑,是罚银一千两还是两千两的问题。”将军大人面无表情道。

    晨光险些哭晕:“一千两,卑职选一千两。”

    “行了,下次再犯定不轻饶,出去吧。”

    待晨光伤心欲绝走出去,年轻的将军立刻一改冷凝的模样,温声喊了一声:“昭昭。”

    “把手伸出来吧,我瞧瞧。”刚刚见邵明渊教训属下,乔昭并未插嘴。

    令行禁止,原就是一位合格的武将该有的威严,哪怕属下所作所为是为了上峰好,这种行为也不能赞同。

    毕竟,没人能保证擅自行动后一定是好的结果。

    不过邵明渊应该是赏罚分明的人,晨光不听命令罚银千两,奋力杀敌却该赏,她有些好奇邵明渊会如何做了。

    乔昭心中转过这些念头,视线落在邵明渊伸出的双手上,眼神顿时一缩。

    只见那双带着薄茧的大手一片鲜红,手心处长长的刀口向上翻卷着,露出狰狞的血肉。

    “阿珠、冰绿,你们进来。”乔昭压下心中波澜,扬声喊道。

    阿珠与冰绿很快走进来。

    “冰绿,你去找酒肆伙计要热水,阿珠,你由叶落陪着回船上取纱布与药膏来。”

    她随身荷包只能装少量药物,刚才在帮着几名金吾卫处理伤口时已经用完了,如今邵明渊手上伤口如此深,只能回船上取药。

    好在海门渡地方小,从这里跑个来回两刻钟都用不了,还算方便。

    两个丫鬟立刻按着乔昭的吩咐各自行事。

    冰绿很快打来热水,乔昭掏出手帕放入热水中烫过,开始小心翼翼替邵明渊清理伤口。

    脸盆里的水很快变得通红。

    “换水。”

    这样足足换了三次水,男人那双大手才算露出白净的模样,也因此,手心处的伤口就更显得可怖了,旁人看了都觉得疼。

    等待纱布与药膏来的工夫,乔昭忍不住问他:“疼吧?”

    这样的伤势,他居然一直面不改色,难不成是铁打的?

    看到少女眼底的担心,邵明渊忽然想起在钱仵作居住的荒山上,池灿被蜜蜂蛰了眼,因为装可怜骗来了昭昭不少关心。

    年轻的将军当机立断点头:“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