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26章 关心则乱

正文 第426章 关心则乱

    年轻的将军一怔,而后轻轻点头:“放心。”

    他纵身一跃,手中长刀寒光闪烁。

    乔昭只来得及看到一片血红,就被晨光拉进了屋中。

    她心中有些不安。

    邵明渊就算是传说中的战神,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他终究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她见过他犯傻,见过他厚脸皮,甚至见过他湿润了眼眶。

    只要是人,就可能受伤的。

    那些亲卫军是很厉害,可经过与那群黑衣人一战,敌众我寡,体力消耗已经很大,又如何对上近千名官兵呢?

    邵明渊,你的后手是什么?池灿是不是搬援兵去了?

    乔昭早就注意到池灿从天黑后便不见了踪影,邵明渊没说,她便没问。

    可是这个时候,她忍不住埋怨那个人了。

    他就不能别卖关子么?

    外面的战况很是惨烈。

    邵明渊的亲卫都是高手,此时虽然没有折损的,却个个挂了彩。

    “庭泉,不行了,顶不住了!”杨厚承带着十来名金吾卫守在院门处,负责解决冲破亲卫防线的漏网之鱼。

    可这漏网之鱼越来越多了,杨厚承还算是好的,www.youfa8.com金吾卫不过花拳绣腿,此时已是手忙脚乱,危机四伏。

    有胆小的忍不住哭骂道:“队长,咱当初来南边可是说游山玩水的,没说把命搭上啊——”

    “闭嘴,这个时候说这些有劲吗?我告诉你们,那个丧心病狂的李知府对锦鳞卫都敢下手,你们以为他会放过我们?今天咱们只有两条路,要么生,要么死,兄弟们看着办吧!”杨厚承厉喝道。

    “再撑一会儿。”邵明渊抬脚踹开一名官兵,眼角余光扫到几名官兵同时向杨厚承扑去,一个旋身把那几人伸腿扫倒,同时身子往旁边一避。

    杨厚承猛然瞪大了眼睛,高声喝道:“庭泉,小心!”

    他嗓门大,乔昭在屋里听得真真切切,不由变了脸色,猛然站起来道:“晨光,邵将军是不是受伤了?”

    晨光愁眉苦脸道:“肯定会受伤啊,七八百人围攻将军大人几十人,将军大人又不是铁打的。”

    他说着,拿眼偷瞄着乔昭脸上表情。

    乔昭面色苍白如纸,从荷包中摸出个瓷盒,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晨光,你出去瞧一瞧邵将军怎么样了。他要是受伤了,让他赶紧把药膏抹在伤口上再战。”

    晨光没有接乔昭递过来的瓷盒:“将军大人让卑职保护您,卑职不能去。”

    唯恐乔昭再说,他又补充一句:“再说,战场上情况瞬息万变,哪有时间上药呢?”

    乔昭不由握紧了手中瓷盒。

    这些道理,她自然是明白的。

    晨光瞄了乔昭一眼,叹道:“三姑娘,您说我们将军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呀!”

    乔昭拧眉看着晨光。

    从没觉得小车夫的乌鸦嘴这么讨厌过。

    邵明渊怎么会出事呢?他不是说过,定然不会让他们出事的,那首先要保证的就是他自己的安全。

    可是,再万全的准备,还是会有意外吧?

    李知府一心要邵明渊的性命,那么多人定然全冲着他去,他纵是神人也双拳难敌四手,万一——

    乔昭心中一紧,不愿再想下去。

    晨光见乔昭如此,暗暗“耶”了一声。

    整日瞧着将军大人追着黎姑娘跑,黎姑娘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他还以为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呢,现在才知道黎姑娘对他们将军大人还是很关心的。

    这不,黎姑娘看着都要哭出来了。

    “唉,我们将军可怜啊,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连姑娘家的手都没有拉过,要是真的出了事,简直是白活了……”晨光长吁短叹起来。

    乔昭听了,表情微妙。

    没拉过姑娘家的手?谁说的?她不算姑娘家吗?

    那个人可不止拉过姑娘家的手……

    想到后面,乔昭反而冷静下来,施施然坐回椅子上。

    “三姑娘?”晨光眨眨眼。

    黎姑娘这表现不大对啊,难道真的不关心他们将军大人?

    “我忽然觉得邵将军不可能出事的。我困了,要闭闭眼,你在门口守着吧。”

    她还真是关心则乱了,身为邵明渊的亲卫,晨光还能有闲心跟她胡说八道,可见邵明渊不会出事的。

    对,那个笨蛋肯定不会出事的。

    乔昭靠着椅背轻轻合上眼,脑海中却闪过那人干净温暖的笑容。

    乔昭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轻轻颤了一下。

    邵明渊,你总不会让我再一次死在你面前吧?

    要是那样,哪怕在下面再相遇,她也不会正眼瞧那个笨蛋了。

    月亮不知何时从云端探出了头,渐渐西移。

    往日宁静祥和的小山村血腥气弥漫,金属相撞的声音越来越剧烈。

    战况已经越发惨烈。

    以邵明渊与江五为中心,各自形成了两个包围圈,圈外尸体越堆越高。

    李知府已是红了眼:“给我杀,杀掉一人奖纹银百两,伤到冠军侯的奖五百两,要是取了冠军侯性命的,奖纹银万两!”

    邵明渊一身青衣已经被血染透,神色却依然从容,闻言朗笑道:“没想到在李大人心里,本侯只值纹银万两。”

    月色中,年轻的将军扬眉轻笑:“本侯出纹银万两,谁愿把李大人的嘴巴堵上?呵,这个悬赏,无论敌我双方都奏效。”

    邵明渊这话一出,李知府分明感到气氛诡异安静了一瞬,他甚至感到四周保护他的官兵们望向他的目光瞬间热烈起来。

    李知府气个倒仰,怒道:“一群蠢货,这样的话你们也信?就算冠军侯真拿出纹银万两,谁有命花?”

    他气急败坏,刚才营造出来的胜券在握的气势便被邵明渊轻飘飘一句话给击破了。

    江五看向邵明渊的眼中闪过钦佩之色,最终叹道:“侯爷,今天我们锦鳞卫大概要给你陪葬了。”

    遇到这些人,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邵明渊伸手一指:“江大人此言差矣,你看那边。”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不少人顺着看过去。

    马蹄阵阵,脚步隆隆,黑压压身穿铠甲的将士从四面八方涌来,手中弓箭寒光闪闪对准了李知府等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