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25章 保重

正文 第425章 保重

    此话一出,所有目光顿时都落在了乔昭身上。

    火把照耀下,少女一身素衣被镀上了淡淡的金红色,眉目精致如画。

    迎上众多目光,她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目光平静与江五对视。

    江五眼中闪过玩味,似笑非笑道:“黎姑娘让在下留下来?”

    他看了邵明渊一眼,笑问:“凭什么?我可不是冠军侯。”

    冠军侯对眼前这个小姑娘明显情根深种,但这个小姑娘于他,不过就是个小女孩罢了。

    他承认,这个小女孩有些与众不同,但也仅此而已。

    要他留下?

    他不知是该笑这个小姑娘天真,还是自不量力了。

    “小姑娘,再过数年你说这话,我或许会考虑一下。”江五凉凉笑道,语气中不乏嘲讽。

    邵明渊眼中杀意一闪,一只柔软的手却忽然握住了他的,让他一时忘了找江五的麻烦。

    乔昭旋即松开邵明渊的手,上前一步,轻笑道:“江大人不妨看了这个再说话。”

    少女白皙的手忽然扬起,露出一面令牌来。

    江五勃然色变,猛然上前一步。

    邵明渊挡住了他的去路。

    “请侯爷让开,我要看看黎姑娘手中是何物。”

    邵明渊纹丝不动。

    “邵大哥,你让江大人过来吧,他不会伤害我的。”乔昭轻声道。

    总觉得喊“邵大哥”很尴尬,不过这种关键时候,管用就好。乔姑娘默默想。

    邵明渊听到那声“邵大哥”,心都飞了起来,尽管依然虎视眈眈盯着江五,却很快让开了路。

    “黎姑娘手中是什么?”江五急声问道。

    乔昭语气波澜不惊:“江大人难道不认识么?”

    她很干脆把令牌扔到了江五手中。

    如果江堂对江五有足够的威慑力,那么立牌交到江五手中他也会全力相助,如果江五对江堂没有那么言听计从,那令牌就是废铜烂铁一块,她紧紧抓着也没用。

    乔昭向来想得通透,自是不会作出小家子气的举动。

    令牌一入手便是一沉,江五仔细扫了一眼,确认正是锦鳞卫的天字令牌无疑。

    他惊疑不定看了乔昭一眼。

    这个小姑娘为何会有锦鳞卫的天字令牌?

    这枚天字令牌非同小可,能令他们十三太保俯首听令。

    “黎姑娘从何处得来这枚令牌?”

    乔昭莞尔一笑:“江大人觉得呢?总不会是我抢来的吧?”

    江五自是知道眼前的少女在说笑。

    堂堂锦鳞卫的天字令牌要是能抢到,那锦鳞卫也不用混了。

    江五也很干脆,最初的震惊过后,把令牌还给了乔昭:“黎姑娘要在下如何做?”

    乔昭笑道:“刚刚我说的很清楚了,我要江大人留下来,与冠军侯同进退。”

    江五眼神一缩。

    好聪明的女孩子,她一句话就把驻守嘉丰的锦鳞卫与冠军侯这些人绑到了一条船上,甚至给李知府施加了巨大压力。

    这个女孩子在赌,赌李知府会不会因为忌惮锦鳞卫而放弃对冠军侯的围剿。

    赌赢了固然好,冠军侯一行人能全身而退,赌输了,事后李知府对京城那边的锦鳞卫也不好交代。义父定然会去找兰首辅麻烦,兰首辅为了平息义父的怒火,说不定就要拿李知府送人情。

    那样的话,这个小丫头也算是替冠军侯这些人出了一口气。

    江五暗暗摇了摇头。

    他怎么会以为这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呢,能让义父给出天字令牌,这个小姑娘一定还有他不知道的特殊之处。

    江五转过身,看向李知府。

    李知府面色一变:“江五爷,您这是——”

    江五扬眉一笑:“刚刚黎姑娘的话,李大人应该听到了。”

    李知府深深看了乔昭一眼。

    直到这时,他才头一次把注意力放到一个小姑娘身上。

    江五是什么意思?

    心中隐隐生出不详的预感,李知府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强笑道:“是听到了,但下官有些不明白——”

    “黎姑娘的意思就是在下的意思。”江五淡淡道。

    李知府额头上的汗唰地流下来,下意识后退半步,面色阴沉:“江五爷是要插手剿匪的事?”

    江五爷冷眼一扫,漫不经心道:“流寇是那些黑衣人吧?在下当然不会干涉李大人剿匪,在下只是要保护冠军侯等人的安全而已。”

    李知府万万没想到势在必得的事突然出了这种变故,不由狠狠瞪了乔昭一眼。

    都是这个死丫头,一句话竟把他逼得进退两难,骑虎难下!

    他与冠军侯已是撕破了脸,倘若今夜放过冠军侯,后患无穷,对兰首辅也无法交代。

    可现在锦鳞卫摆明了站在冠军侯那一边,他要是不打算放过冠军侯,就要把这些锦鳞卫一起收拾了,到时候京城那边同样不好交代啊。

    李知府心中天人交战,脸色时青时白。

    幕僚站在一旁低声提醒道:“大人,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李知府心中一凛。

    韩先生说得不错,现在已是箭在弦上,难道还能收回去吗?

    今天这一箭发出去,固然会得罪了锦鳞卫指挥使江堂,但这江五据说是因为惹了江堂的不满才被打发到嘉丰来的,江堂总不会因为一个江五与兰阁老翻脸吧?

    是,为了安抚江堂,兰阁老是可能拿他开刀,但他为兰阁老做事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兰阁老不可能做得太绝让跟着他的人寒心。

    兰阁老事后的处罚,总比冠军侯疯狂的报复要好。

    李知府眼神一冷:“江五爷既然这么说,那下官就得罪了!”

    “李大人,你胆子不小,可莫要后悔!”江五冷冷道。

    这个李知府,他往日还真是小看他了。

    “动手!”李知府已经下定了决心,自是不再迟疑,扬手下了命令。

    众官兵冲过去。

    邵明渊把乔昭往身后一推,扬声道:“晨光,护着黎姑娘回屋!”

    乔昭被晨光拉住手臂。

    这个时候她知道不能添乱,只能跟着晨光往院子里退。

    她与邵明渊之间很快拉开了一段距离。

    火光下,男人眸光湛湛,眼底尽是柔情与安慰。

    乔昭心中蓦地一酸,喊道:“邵大哥,保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