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20章 揪出尾巴

正文 第420章 揪出尾巴

    对拾曦、重山都叫大哥,现在又出来个朱世兄,对他却只叫邵将军。

    年轻的将军有些不高兴。

    既然这样,跟了他们多日的两条尾巴还是揪出来收拾了吧。

    “昭昭,别难过,朱世叔如果不是意外,那他的死定然与李知府那些人脱不了关系。这些人,咱们早晚要收拾的,不是么?”

    乔昭点点头。

    邵明渊悄悄打量着她的侧颜,心中颇不是滋味地想:那个朱世兄与昭昭是青梅竹马吗?

    他就没有青梅,只有竹马,而且有三个……

    乔昭察觉身边男人的打量,侧头看他,眼中带着疑惑。

    邵明渊轻咳一声:“身后的尾巴今天揪出来吧,该让对方着急一下了。”

    乔家故交已经拜访完了,除了在谢家得到那本账册,www.youfa8.com几家没有任何收获,那他们也该反守为攻了。

    乡路行人稀少,道路两旁的树木繁茂高大,虽然到了秋季却依然郁郁葱葱。

    南方的秋冬依然是绿色的。

    邵明渊弯腰,捡起了几块石子,放在手中把玩着。

    “第一只尾巴,在咱们左侧后方的银杏树后。”他凑在乔昭耳畔低声道,“第二只尾巴狡猾些,昭昭能不能猜到他现在躲在何处?”

    耳畔除了男人的低语声,还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乔昭闭了一下眼睛,福至心灵:“树上?”

    邵明渊含笑点头。

    他的昭昭果然聪明又可爱。

    乔昭脚步一顿:“那条尾巴在树上,这岂不是说他早就埋伏在那里了?难道说,他打算今天对我们出手?”

    邵明渊不以为意笑笑:“咱们今天在朱家待的时间太久了些,比去www.youfa8.com几家久很多,大概是某些人做贼心虚了,想先下手为强。”

    说到这里,他神色转冷,清俊的眉眼仿佛结了冰霜,低笑道:“大概是觉得我这个冠军侯名不副实吧。昭昭,看我把那两条尾巴给你揪出来。”

    乔昭听了莞尔一笑:“邵将军说得好轻松,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事了。”

    “嗯?”

    “那时候朱世叔经常带着朱世兄来杏子林玩,朱世兄喜欢用弹弓打麻雀,就爱这样说。”

    年轻的将军神色紧绷:“呃,是么?”

    打麻雀?

    这有什么好在女孩子面前炫耀的?把麻雀打下来是不是还要烤了吃哄女孩子开心啊?

    邵明渊再次确定,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朱世兄!

    年轻的将军心中酸酸涩涩,手一扬,力道十足,一枚石子朝左侧后方飞去。

    随着一声惨叫传来,他面不改色把手中石子全都向着前方不远处的树上抛去。

    几枚石子有前有后,看似随意抛出,可是躲在树上的人却骇然发现那几枚石子竟全奔着他周身几处要害而来。

    他要想躲开,就必须从树上跳下,显露身形。

    高手的反应只在一念之间,那人当机立断从树梢上跳下来,正好落在了乔昭与邵明渊的前方。

    “昭昭,不要动。”邵明渊撂下这句话,腰间长刀抽出,锋锐刀光瞬间把那人笼罩。

    二人缠斗起来。

    路上零星的行人见了忙躲得远远的,唯恐惹祸上身。

    至于报官?别开玩笑了,就人家这身手,那些差爷来了也是白搭,说不定还会怪报官的人多事呢。

    路上行人跑得干干净净,乔昭站在不远处看着打得激烈的二人,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

    是画像上的人!

    这就是杀害她亲人的凶手!

    乔昭浑身绷紧,像是一片落叶簌簌颤抖着。

    这个人终于出现了,与邵明渊打在一起,看起来竟然不落下风。

    她是第一次见到从武力上能与邵明渊匹敌的人。

    这个人的功夫比她原来想象的还要高明,一个知府身边有这样的高手,可真是令人诧异。

    乔昭看向邵明渊的目光带上了不加掩饰的关切。

    尽管她相信那个男人没问题,可还是忍不住担心。

    理智能压制情感,却不能让情感消失。

    乔姑娘想,这大概就是关心则乱吧。

    细微的动静传来,她循声望去,就见之前被邵明渊打到的探子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向远处爬去,身后留下一道道血色痕迹。

    乔昭眼睛眯起。

    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想逃跑?

    她转头看了邵明渊一眼。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让他分心了,一个重伤的男人她还是能解决的。

    乔姑娘四处张望一下,捡起一块石头,提着裙摆绕过地上的血迹快步向着逃命的探子走去。

    “请等一下。”乔姑娘喊道。

    少女声音甜美软糯,像是三月里带着花香的春风。

    身受重伤的探子下意识回头。

    乔姑娘扬手,淡定把石块拍在了那人头上。

    见那人倒在脚边一动不动了,乔昭松了口气,面无表情转过身去。

    与刘虎打在一起的邵明渊看似全神贯注,实则一直分出几分注意力留意着乔昭。

    他心中有数,第一个被他打掉的尾巴非死即重伤,不会威胁到乔昭安全,却没想到那个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忽然走向想要逃走的探子,一石头把人拍晕了。

    想着少女拿石头拍人的样子,再对上她此刻云淡风轻的表情,邵明渊翘了翘唇角,忽地侧身卖了个破绽,一举把杨虎拿下。

    手起刀落,邵明渊第一时间挑断了对方的手筋,紧接着卸掉了对方的下巴。

    乔昭一步一步走到邵明渊面前,眼神如冰盯着杨虎。

    这个人曾跟着李知府去拜访她的祖父,沉默寡言,毫无存在感,如所有尽忠职守的侍卫一样。

    乔家人口简单,生活随性,当时祖母给这人备的饭菜不比主桌差,祖母身边的大丫鬟见他吃得香,还特意多送了几碗饭。

    这人对她的父母亲人动手时,可曾想到这些?

    自然是没有的,一个泯灭了人性的畜生,又怎么会记着把他当人的时候呢?

    见乔昭神情有异,邵明渊拍了拍她的手臂:“昭昭,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乔昭回神,重重点了点头。

    这么久都熬过来了,她等得起。

    李知府那边迟迟等不到杨虎回来,却等来了一个消息:乡间路上发现了王县令派去跟踪冠军侯的探子尸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