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17章 假山里藏的东西

正文 第417章 假山里藏的东西

    怎么了?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不顾一切把身边的女孩子揉进骨血里。

    “我大概是寒毒又发作了。”年轻的将军可怜巴巴道。

    乔昭抬手,覆上他的额头,喃喃道:“不可能。”

    他的寒毒明明已经快好了,再过上一段时间连针灸都不再需要,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发作呢?

    邵明渊闭了闭眼,无比贪恋对方手上的温度,却知道再这样下去真要化身饿狼把他的小姑娘吓跑了,忙后退一步从假山洞中退出来。

    “昭昭,夜深露重,快些查探吧。”他重新点燃带来的灯,背转了身,借着那对男女因为慌乱逃跑留下的灯笼散发的光芒看到了水池边被压倒的一片青草。

    先前听到的那些声音忽然又在耳畔响起。

    邵明渊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年少离家,在北地呆了七载,什么样的场景没见过,别说是两情相悦的男女幽会,就是几个男人同时蹂躏一名女子的场景都见过不少。

    对那些,他除了深深的厌恶,心中丝毫波澜不曾起过。可是当他与心爱的姑娘独处狭窄的山洞,那些声音却成了最强的催情药,让他的自制力骤然崩溃。

    他曾经觉得,男欢女爱,不过如此,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他这辈子都不打算再沾染了。为何现在,他却开始心生期待呢?

    他的昭昭,现在实在是太小了。

    年轻的将军满心忧愁地想。

    乔昭寻遍了假山洞中每一个角落,却一无所获,扶着山壁闭上眼睛,脑海中那张草图原原本本呈现出来,与眼下所在的假山作着对比。

    从外观上来看,每一个线条起伏都是一样的……等等——

    乔昭脑海中忽地灵光一闪,骤然睁开了眼睛,抬手轻轻敲了敲山壁。

    她从一处开始敲敲停停,到某处忽然停下来,又敲了两下确定声音有异,提起气死风灯仔仔细细检查着,终于被她发现了端倪。

    乔昭手上用力,把那一处的石块撬起来。

    那处竟然是中空的,里面是一个布包。

    “邵将军,找到了!”乔昭略带兴奋的声音传出去。

    邵明渊弯腰进来:“不要急着打开,先给我看看。”

    不知根底的东西,还是小心为妙。

    “还是我来吧,这方面我知道注意的。”乔昭从随身荷包里取出一副薄薄的丝织手套戴上,打开了布包。

    布包内是薄薄的油纸包,打开油纸包才露出真容来:是一本薄薄的账册。

    乔昭眼神一缩。

    竟然又是一本账册。

    大哥手里那本账册记录了抗倭将军邢舞阳贪污军饷的证据,那么现在这本账册上记录的又是什么?

    乔昭把账本拿起,快速翻阅了一下,脸色渐渐凝重起来,拿着账本的手都在颤抖。

    “昭昭,上面记了些什么?”

    乔昭转头看着邵明渊,一字一顿道:“南边沿海地区部分官员、富户与倭寇勾结的记录!”

    邵明渊眼中猛然闪过冷厉的光芒。

    竟然是这样一本账册,这可比舅兄呈给皇上的那本账册要令人触目心惊多了。

    倘若把这本账册呈给皇上,那位一心追求长生不愿见到麻烦的天子是否还会云淡风轻放下呢?

    “先回去再说。”邵明渊拍了拍乔昭的手。

    乔昭摇摇头:“不,先等等。”

    邵明渊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疑惑抬了抬眉。

    乔昭已经垂眸从账本第一页翻起,口中道:“我把它背下来再走。”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太明白“夜长梦多”这四个字了,这样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都没有放在自己的脑子里安全。

    少女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一字字从账册上划过。

    “邵将军,把灯移近些。”

    邵明渊不舍打扰她,默默把灯提近了些。

    光线更亮了,少女翻阅的速度也越快。

    邵明渊目不转睛凝视着她

    他想,这世上再没有比昭昭更聪明的女孩子了。

    翻到最后一页,乔昭合上账册,重新把账册包好:“走吧。”

    回到豆腐西施宅中,乔昭把账册交给邵明渊:“账册的内容我记在脑子里了,账册就交给你保管吧,在你身上比在我身上安全。”

    虽然熬到现在没有睡觉,二人却因为得到了账册睡意全无。

    “邵将军,你说皇上如果见到这本账册,会怎么样?”

    邵明渊想了想道:“君心难测。这账册上记录的东西虽然惊人,可皇上仍有可能认为只要南边沿海没有乱,这些在他看来需要让出去的小利益就无伤大雅。”

    乔昭紧紧抿唇,心中怒气激荡。

    她的父亲在朝中多年,身为左佥都御史,如何会不知道当今天子的性情?

    可是他还是那么做了,担着天大的风险收下两本账册,最后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难道是因为父亲蠢吗?天真地认为当今天子见了账册就一定会把国之蠹虫绳之以法?

    不是的。

    她的父亲或许没有祖父的洒脱,却绝不是愚蠢之人。

    不过是在其位谋其政,秉着“臣事君以忠”的圣人教诲罢了。

    可是,臣事君以忠,君又何曾使臣以礼呢?

    她尊重父亲的选择,却为父亲不值,为乔家不值,为事君以忠的万千臣子不值!

    “昭昭,别灰心。”身边的男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

    乔昭回过神来。

    邵明渊黑湛湛的眸子里闪着势在必得的光:“前有邢舞阳贪污军饷的账册,后有南边沿海官员富户与倭寇勾结的账册,我想现在的南边沿海不一定是朝廷眼里的那样歌舞升平。”

    “你的意思是——”

    邵明渊莞尔一笑:“正好你要去南海采药,咱们就亲眼看一看那边到底什么样了。”

    皇上不是怕麻烦吗,如果南边已经乱起来了呢?

    粉饰天平终究不是真正的太平,当南边的情况已经严重到动摇大梁根基时,他不信追求长生妄图永享天下的天子还会无动于衷!

    “好,咱们先找出铁柱见过的那个凶手,就立刻动身去南海。”

    翌日一早,白云村一下子热闹起来。

    死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