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13章 离家出走

正文 第413章 离家出走

    “冠军侯把那些无赖解决了?”谢太太躺在病床上,听了丫鬟的回禀,精神立刻好些了许多,激动问道。

    谢笙箫握着谢太太的手:“娘,您放心吧,事情真的解决了。锦鳞卫的江五爷亲口说以后谁再找咱家麻烦,就是和他过不去。”

    谢太太坐起来,双手合十,喃喃道:“谢天谢地,真是辛亏各路神仙保佑了。”

    谢笙箫抬了抬眉:“这和各路神仙有什么关系?”

    谢太太瞪了谢笙箫一眼:“你这个死丫头,到现在还气我。这么大的人了不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惹出麻烦来,我早晚被你气死拉倒!”

    谢笙箫打量着谢太太:“娘,您的病好了?”

    谢太太斜她一眼:“你少惹祸,我又怎么会担心病了?”

    谢笙箫点点头:“看样子您真的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嗯?”谢太太看女儿一眼。

    谢笙箫笑笑:“这些天娘病着,我很惭愧。”

    “知道惭愧就好。行了,娘身体舒坦多了,你不用在这里陪着,回房绣绣花吧,你要是能绣出一方手帕来,娘能长命百岁。”

    谢笙箫翻了个白眼,抬脚走了。

    “这个丫头啊!”谢太太一阵心塞。

    谢伯那里盛情留邵明渊吃饭,哪知饭才吃了一半穿鸭蛋青色比甲的丫鬟又跑了过来,花容失色道:“老爷,不好了,太太昏倒了!”

    谢伯猛然站了起来,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缓缓坐了下来,沉着脸道:“是不是你们姑娘又顽皮了?”

    丫鬟急得跺脚:“不是呀,老爷,是姑娘离家出走了,留了一封书信给太太,太太见了才急昏过去了。”

    一听女儿离家出走,谢伯脸都黑了,急道:“信呢?”

    丫鬟忙把信递给他:“老爷,信!”

    谢伯接过来匆匆扫了一眼,气得手抖,连连道:“这个孽障,这个孽障,简直是想要她娘的命啊!”

    乔昭悄悄踢了邵明渊一下。

    邵明渊轻咳一声道:“世伯,令爱去了何处?”

    谢伯早年从军,至今依然不改武将不拘小节的本色,此时被女儿气糊涂了,直接把信递给邵明渊看,只见上面写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女子不比男儿差,不除倭寇誓不休!

    “她居然真跑去杀倭寇了!”谢伯狠狠一拍大腿,“真是——”

    顿了顿,他接着道:“真是可惜了不是个儿子!”

    邵明渊莫名想笑。

    谁知谢伯话音才落,门帘便掀起,旋风般冲进一个妇人来。

    谢伯一见面色大变,颤声道:“太太——”

    谢太太伸手揪住了谢伯耳朵,吼道:“可惜不是儿子?要是个儿子的话你是不是早就送过去了?她好好一个姑娘家整日里想着杀倭寇,就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偏偏还在我面前装糊涂!”

    “太太,有外人在呢。”谢伯一张老脸成了猪肝色。

    “无论谁在,你也不能把女儿给我弄没了。那个孽女,一个麻烦才解决了又添新乱子,就是见不得我好!”

    谢伯忍不住替女儿解释:“不是啊,太太,笙箫定然是见麻烦解决了才走的,之前她不是守在你病床前片刻不离嘛。她是看咱家没麻烦了,你病也好了,这才走的。”

    “你的意思是她这个时候走很有理了?”谢太太瞪眼问。

    老混蛋说的是她理解的这个意思吧?

    “没理,没理……”

    “那你快叫人把女儿寻回来啊!”

    谢伯一抖谢笙箫留下的信:“太太你瞧啊,这信上画着一叶小舟呢,这说明笙箫是乘船走的,那丫头这时候定然已经上船了,没法追了。”

    谢太太白着脸看向邵明渊。

    邵明渊一脸严肃安慰道:“伯母不要太担心,令爱功夫不错,哪怕三五个大汉也近不了身的。”

    谢太太掩面大哭:“她一个姑娘家,为啥要三五个大汉近身?”

    邵明渊尴尬咳嗽一声,眼角余光扫了乔昭一眼。

    到底还走不走了,他想回家!

    “你快别哭了,侯爷的意思是咱们女儿功夫好,不会出事的。”

    谢太太捂着脸不放手:“侯爷还功夫好呢,乔家大姑娘还不是落到鞑子手里去了。”

    邵明渊:“……”够了啊,当着他还没追回来的媳妇的面儿这般挑拨离间,他真的要生气了!

    “太太,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谢伯大为尴尬。

    他这个婆娘,当时不嫌弃他废了一只手嫁给他,为人爽朗又大度,哪里都好,就是脾气一上来什么都敢说。

    “怎么?嫌我不会说话了?你赶紧给我把女儿找回来,之后想休了我都行!”

    谢太太用力把谢伯往外推。

    谢伯面红耳赤对邵明渊道:“侯爷,您看这——”

    邵明渊面不改色笑笑:“世伯,既然您有事要忙,那晚辈就不打扰了——”

    乔姑娘在他身后轻轻踢了一下。

    邵明渊没有反应。

    谢伯把人送出门去,邵明渊望着蓝天白云轻舒了口气。

    二人往回走着,乔昭低声道:“你怎么不说帮忙?”

    年轻的将军呆了呆:“女孩子离家出走,我也要帮忙吗?”

    乔昭怔了怔,皱眉道:“可她要去南边杀倭寇,南边那么乱——”

    “别担心,我在花园中试了谢姑娘的身手,她应付几名大汉不成问题的。”

    乔昭依然有些担心:“毕竟事无绝对。”

    邵明渊笑着叹气:“天有不测风云,在家里坐着还可能被掉下来的瓦片砸死呢。”

    他眸光湛湛,望着眼前的女孩,轻声问道:“昭昭,你是想把谢姑娘追回来吗?”

    出乎他意料,乔昭摇了摇头:“不,我本来是想你能派个人保护她,但现在想想,你这次出来只带了叶落,根本没有人手。你说的不错,人有旦夕祸福,不能因为这个就放弃自己想做的事情。当一个不让须眉的巾帼,一直都是笙箫的梦想。”

    乔昭望了南边一眼。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谢笙箫是否已经坐上了驶往南边的船,但她知道,好友的心此时一定是快活的。

    人这一世,如果能活很久很久却不快活,又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凭心而为,才不枉一生。

    谢笙箫,咱们都加油吧,南边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