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10章 谢家笙箫

正文 第410章 谢家笙箫

    邵明渊神色淡淡看了丫鬟一眼。

    主人刚走,少主人就请他去花园喝茶?这显然有古怪。

    见他没有反应,丫鬟快速瞄了一眼门口,低声道:“公子说,他与乔大姑娘自幼熟识,或许有些您想知道的,他可以告诉您。”

    邵明渊眼神一紧。

    自幼与昭昭熟识?

    倘若此刻站在他身后的不是昭昭,听到这番话,无论那位公子有何古怪,他定然毫不犹豫去了。

    而现在,他又何必趟这趟浑水。

    邵明渊目光冷凝扫了丫鬟一眼,丫鬟不由垂下眼去。

    “不——”邵明渊刚要张口回绝,突然察觉一只手在他背上轻轻触了一下,快速写了一个字:去。

    后面的话被邵明渊生生咽了下去,他起身淡淡一笑:“不知花园如何走?”

    丫鬟瞬间红了脸,垂首讷讷道:“请侯爷随婢子来。”

    乔昭默默跟在邵明渊身后往外走,邵明渊有意落后丫鬟几步,侧头看向她,眼中是不动声色的询问。

    乔昭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邵明渊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位要见自己的“公子”,是一位姑娘。

    想到这里,他越发困惑了。

    昭昭为何要他去见一位姑娘家?

    “我想见。”乔昭无声说道。

    那位在花园等着邵明渊的“公子”,应该就是谢世伯的幼女谢笙箫。

    谢笙箫比她小两岁,算是她的手帕交,一晃数年未见,她还真想见一见了。

    至于谢笙箫为何邀请邵明渊花园见面,乔昭猜不到原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为了攀龙附凤。

    那是谢笙箫啊,她作为乔昭的一生,唯一的手帕交。

    倘若谢笙箫是那样的人,那么她只能怪自己瞎了眼。

    “侯爷,我们公子就在那里了。”丫鬟把二人领到后花园,悄悄退走。

    邵明渊遥望了一眼,就见不远处的一丛艳丽菊花旁站着一名青衫公子。

    那人背对他而立,单从身高来说,不比寻常男子矮多少,信手拈花,自有一股洒脱气度。

    许是听到动静,那人忽然转过身来。

    邵明渊脚步顿了一下。

    乔昭在后面轻轻碰了碰他,他这才大步走过去。

    “冠军侯?”青衫公子开口。

    他的声音清越悦耳,比女子多了几分随意,比男子又多了几分婉转,与他的样貌气质竟有种令人赞叹的契合。

    乔昭心中一叹:果然不出所料,正是她的好友谢笙箫无疑。

    “正是在下,敢问公子是——”

    谢笙箫避而不答,把手中红菊往地上一掷,冷笑道:“是你就好!”

    话音落,缠在腰间的软鞭被她熟练解下,照着邵明渊就抽过来。

    邵明渊忙往旁边一避。

    谢笙箫一条长鞭舞得颇有章法,在半空竟带出道道残影。

    躲避中邵明渊不由看了乔昭一眼,却见她唇畔含笑立在旁边,目光尽数落在谢笙箫身上。

    年轻的将军忽然有些心塞。

    为何昭昭看的是别人?

    这样一想,年轻的将军再不留情,整个身子突然拔高,在半空中抬脚一踢,勾起对方长鞭甩到了不远处的假山上,而后身子在空中优雅转了半圈,潇洒落地。

    “承让。”邵明渊冲谢笙箫颔首致意。

    谢笙箫抬着下巴冷笑一声:“技不如人,无话可说。这一鞭子我会记着,将来总有一日会替阿初还给你!”

    她说完这话转过身去,淡淡道:“侯爷请离开吧。”

    这时一声怒斥传来:“笙箫,你又胡闹了!”

    谢笙箫身体一僵。

    谢伯大步流星走来,看着满地残菊,脸皮一抖,怒道:“笙箫,还不快对侯爷道歉!”

    谢笙箫抿唇不语。

    谢伯一脸惭愧:“侯爷,是我教女无方,这丫头太胡闹了。”

    邵明渊淡淡看谢笙箫一样,语气微讶:“哦,原来这不是令公子,而是令爱。”

    乔昭垂眸弯了弯唇。

    她早就看出来了,邵明渊这家伙表面一本正经,实则一肚子坏水。

    果不其然,谢伯一听邵明渊这么说,脸色顿时五彩纷呈,心中憋屈无处释放,于是瞪了谢笙箫一眼:“死丫头还不回房去!”

    谢笙箫凉凉道:“爹,是您叫破我的身份的。”

    说完这话,谢笙箫扬长而去。

    谢伯脸都黑了,恨不得把胡子一根根拔下来。

    他为什么那么笨要叫破女儿身份啊,明明冠军侯没看出来的。

    见谢伯欲哭无泪,乔昭嗔了邵明渊一眼。

    邵明渊翘了翘唇角,笑道:“世伯不必介怀,令爱的身手放在军营里也是不错的。”

    谢伯:“……”这算是夸奖吗?真是谢谢了!

    “侯爷,回屋再说。”

    几人返回屋中,谢伯依然面带赧然:“小女不懂事,实在让侯爷见笑了。”

    邵明渊笑笑,跳过这个话题:“世伯,晚辈今日拜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

    “侯爷请讲。”

    “晚辈这次前来,带了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仵作,两日前已经替我岳父一家开棺验尸,查出岳父一家有二十四口都是死于割喉,真正在火中丧生的只有两人。”

    “什么?”谢伯猛然站了起来。

    他原本给人的感觉只是个性子直爽的老叟,可这时却有杀气突然爆发出来。

    邵明渊久经沙场,杀敌无数,对这种气息最是敏锐。

    “侯爷这话当真?”

    邵明渊点头:“千真万确。”

    谢伯缓缓坐回去:“那侯爷有什么打算?”

    “晚辈既然已经查出岳父一家是被歹人所害,自是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好让他们瞑目。”

    “是该如此。”谢伯点点头,深深看了邵明渊一眼,“可若是查不出线索呢?或者动手之人权势滔天——”

    “虽千难万阻,不改其志。”

    “说得好!”谢伯一拍桌子,望着邵明渊叹道,“乔老弟有侯爷这样的佳婿,虽死无憾。”

    邵明渊心虚瞥了乔昭一眼,讪讪道:“世伯这样说,晚辈太惭愧了。”

    这时一名下人匆匆跑进来:“老爷,不好了,那些闹事的泼皮又来了!”

    谢伯脸色一变:“快看好了姑娘别让她出去!”

    邵明渊站起来:“世伯,晚辈陪您去看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