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409章 谢府

正文 第409章 谢府

    悄悄跟踪二人的探子捂着心口悲痛欲绝。

    凭什么啊,那两人吃卤粉,他也吃卤粉,人家碗里的酥肉堆得满满的冒尖,他碗里只有一片,一片!

    据说给肉多少是看脸的……

    探子欲哭无泪,强行打起精神跟踪下去。

    乔昭带着邵明渊一边走一边道:“这位世伯姓谢,听祖父提过,谢世伯年轻时曾守过山海关的,因为受了伤才辞官回了老家。”

    “山海关——”邵明渊眸光转深,喃喃道,“曾经的镇远侯便镇守过山海关。”

    乔昭抬眸看他。

    她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提起镇远侯来。

    邵明渊看向乔昭:“昭昭,你有没有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你说。”

    “从无梅师太被掳开始,到现在去拜访乔家故交,越来越多的事情似乎都与那位镇远侯扯上了联系。”邵明渊看向出现在眼前的青砖碧瓦,蹙眉道,“就好像一团乱麻虽然寻不到头绪,但这些乱麻缠绕着的中心,离不开镇远侯。”

    乔昭颔首:“你这么一说,确实有这种感觉。”

    “昭昭,你这位谢世伯是不是镇远侯的手下?”

    乔昭摇头:“这个我没听祖父提起过。”

    那段陈年往事,她很少听祖父提起,最开始知道镇远侯的名字,还是因为祖母对祖父给她定下的亲事颇有微词,二人谈论时被她无意间听到的。

    “就是这里了。”乔昭在一座宅子前停了下来。

    邵明渊上前敲门。

    “谁呀?”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位壮汉提着个狼牙棒站在门内,一脸警惕打量来人。

    邵明渊抽了抽嘴角,不由去看乔昭。

    谁家门房迎客提着狼牙棒的?他没来过南边,实在不懂南边的风俗!

    乔昭同样愣了。

    见乔昭一脸意外,邵明渊收回视线,温声道:“我是冠军侯,前来拜访谢世伯。”

    “冠军侯?”门房上下打量邵明渊一眼,一脸狐疑。

    邵明渊从袖中抽出一物递过去:“这是我的名刺,劳烦你交给贵主人。”

    门房收过去看了名刺一眼,面不改色道:“等着!”

    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邵明渊无奈笑道:“是不是怀疑我的名刺是假造的?”

    乔姑娘淡定摇头:“不,门房大叔不识字。”

    邵明渊:“……”

    不多时大门打开,一位五旬左右的男子快步走了出来,神色激动道:“冠军侯在何处?”

    邵明渊行了个晚辈礼:“谢世伯,您可以叫晚辈明渊。”

    等他抬起头,谢伯看到他的脸,神色微变,愣了一下神才道:“侯爷客气了,请里面说话。”

    谢府并不大,院中的布置没有南方的精致婉约,反而透着北方的大气简朴。

    邵明渊打量一下,跟着谢伯入屋落座,乔昭默默立在他身后。

    “谢世伯,晚辈这次来祭拜岳父一家,受舅兄所托前来拜访,多有打扰还望见谅。”

    “侯爷太客气了。不知侯爷什么时候到的?最近家中有些忙乱,我竟没听说。”

    “才到而已。”邵明渊含笑道。

    谢伯看着邵明渊失神片刻,迎上对方微惑的眼神,解释道:“侯爷与我认识的一位故人有些相似。”

    人有相似并不奇怪,这话原本听听就可以过去了,可邵明渊突然心中一动。

    他也说不清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却不会忽视过去。以往他凭着这种近乎本能的直觉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明枪暗箭。

    邵明渊笑了笑,语气平静问道:“不知世伯所说故人是何人?晚辈还有些好奇了。”

    谢伯摇头一笑:“那位故人是我一位远房表妹,不提也罢。”

    一听是女子,邵明渊确实不好追问了。

    安静听着邵明渊与谢伯寒暄,立在邵明渊身后的乔昭忽然抬手在他后背上悄悄写下几个字:狼牙棒。

    邵明渊面上不露半点异样,又说了几句后状似随意问道:“世伯,刚刚我来叫门,为何府上门人会拿着狼牙棒开门?”

    谢伯一听,不由长叹:“不过是被顽皮无赖子逼得没法子罢了。”

    “这话怎么说?”邵明渊身子前倾,摆出认真聆听的姿态。

    “我有一幼女,自幼随我舞枪弄棒,原本想着等她将来出阁有一身功夫在身不怕受人欺负,谁成想因为习武那丫头养野了性子,到了年纪竟不愿意嫁人了,非说要去南边杀倭寇去。”谢伯说着,微黑的脸皮有些红,“让侯爷见笑了。”

    邵明渊微微一笑:“令爱的想法虽然与众不同,但也不是什么令人好笑之事。在北地,晚辈见过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姑娘并不少。”

    立在他身后的乔姑娘抿了抿嘴角,抬手写道:“见了多少?”

    柔软的指腹轻轻从他后背一下下划过,邵明渊只觉那手指仿佛有着魔力,给他带来一阵阵战栗。

    他不由挺直了脊背,浑身僵硬,一颗心却软了又软,热了又热,恨不得反手捉住那只捣乱的小手,放进嘴中啃一口。

    乔昭默默收回手。

    见邵明渊没有露出鄙夷之色,谢伯打开了话匣子:“那丫头到了年纪不嫁人,一来二去年纪就拖大了。前不久她出门,不知怎的就被一个泼皮给缠上了。小女气不过踹断了那泼皮的腿,谁知那泼皮的堂哥是锦鳞卫的,从此之后家里再没得过安宁。”

    “锦鳞卫来找世伯麻烦了?”

    “锦鳞卫倒是还没有来,那泼皮的家人召集了一群无赖,三天两头前来骚扰。”谢伯仰头喝了一口闷茶,“真的打起来,我们也不是收拾不了那些无赖,可打走了无赖,锦鳞卫就该出来撑腰了。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何况是连一品大员都忌惮的锦鳞卫呢。”

    谢伯看了邵明渊一眼,苦笑:“这些日子丫头她娘已经病倒了,只怪那丫头不像寻常小娘子一样到了年纪规规矩矩嫁人,不然哪里会惹来这般祸事。”

    这时一个穿鸭蛋青比甲的丫鬟匆匆走来:“老爷,太太咳得厉害——”

    谢伯站了起来:“侯爷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

    未等邵明渊开口谢伯便匆匆走了,可见是真心实意关心夫人的。

    邵明渊侧头,刚要对乔昭说话,那名丫鬟忽然道:“侯爷,我们公子请您去花园喝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