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98章 蔫坏

正文 第398章 蔫坏

    豆腐西施宅中。

    邵明渊面带歉然伸出手:“条件所限,只有粗茶一杯,还望江大人见谅。”

    池灿与杨厚承不由对视一样,心道:这小子又摆出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忽悠人了。这次南行唯恐委屈了黎姑娘,各种好茶他们可带了不少。不过锦鳞卫的人用村长孝敬来的碎茶叶子招待再合适不过了。

    黄浊的茶水用粗瓷茶缸盛着,瞧着就让人容易产生不好的联想。

    邵明渊云淡风轻端起来喝了一口,笑道:“江大人请。”

    江五忍着恶心勉强喝了一口,客气道:“今日侯爷如此忙碌,还拨冗接待在下,实在感激不尽。侯爷与二位公子远来是客,原该由在下款待的。”

    邵明渊笑笑:“江大人不必如此客气,说起来我们与锦鳞卫也算是老朋友了,远的不说,就是这次南下,还有幸与江指挥佥事同行多日。”

    池灿与杨厚承对视一眼,皆在心中赞了邵明渊一声。

    要不说邵明渊这小子蔫坏蔫坏的,坏起来简直不是人。

    眼前的江五曾任锦鳞卫指挥佥事,后来不知怎的就给江十三腾了位置,现在听邵明渊提起,江五该气得内伤了吧?

    “江指挥佥事?”江五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才笑道,“是在下的十三弟吗?”

    邵明渊颔首:“正是那位十三爷。”

    江五嗤笑:“侯爷折煞我们了,在您面前,我们十三太保怎么能称一个‘爷’字。”

    邵明渊笑而不语。

    江五发现谈话的节奏完全被对方掌握,很是不爽,可对江远朝南下一事偏偏好奇得抓心挠肺,竟只能任由对方牵着走。

    他实在想不出江十三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南下,义父的安排从不对他们多说,难道京中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江十三是去何处呢?

    江五心中转过这些念头,忍不住问道:“不知侯爷可否知道我那十三弟去往何处?说起来我们兄弟已有许久未见了,还怪惦念的。”

    “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

    “他在何处下的船?”江五追问道。

    邵明渊轻轻扬了扬眉。

    看来这位江五爷对江十三的重视远比他想象的还多。

    “好像是——”邵明渊看了池灿一眼。

    池灿接口道:“他在渝水下的船。”

    “渝水?”江五喃喃念着这两个字,总觉得在这个地方下船有些奇怪,一时之间思绪纷乱又理不出个头绪,只得把这些杂念暂且压下,转而道,“那就可惜见不着他了。侯爷这次来祭拜乔大人,查出这般惊人真相,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定不会推辞。”

    邵明渊笑笑。

    这样的场面话他自然是不会当真的。

    力所能及便不会推辞,可到底哪些是力所能及,哪些又是力所不及,全凭一张嘴说了算而已。

    对他来说,锦鳞卫不给添乱就是好的,所以才提及江远朝一事分散一下这位江五爷的注意力。

    “那在下就先行谢过江大人了,若有需要定会对江大人说的。”

    心中惦记着江远朝南行一事,江五果然待不住了,寒暄几句便提出告辞:“明日在下再过来。”

    江五走后,池灿冷笑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

    “不必理会。”

    杨厚承拍了邵明渊一下:“庭泉,我发现你越来越坏了。”

    “嗯?”邵明渊忙看了安静坐在角落里的乔昭一眼,心道:话怎么能乱说呢,他明明是大好青年一个,让昭昭误会了怎么办?

    没有眼色的小伙伴继续拆台道:“你让人给江五端了那一茶缸茶水,我看他喝下去时脸色都变了。哈哈哈,以前子哲说咱们四人里你一旦坏起来最可怕,我还不相信呢,现在可算信了,你平时一本正经的,真的坏起来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邵明渊咳嗽了一声,一脸严肃道:“别胡说!”

    子哲还给过他这个评价?看来等他回京后要找子哲好好谈谈人生了。

    知道杨厚承在熟悉的人面前嘴上没有把门的,唯恐他越说越多,邵明渊忙道:“叶落,去看看晨光回了没有,回了让他立刻来见我。”

    不久后晨光急匆匆进来:“将军,您让卑职盯着的那个人,就在钱仵作验出乔大人死于割喉后就悄悄离开了。”

    “庭泉,你让晨光盯着谁了?”杨厚承有些疑惑。

    “是昨晚来偷看那个?”池灿问。

    邵明渊点头:“嗯,今天我发现他也在看热闹的村人当中,就让晨光留意了一下。”

    他解释完冲晨光抬了抬眉:“接着说吧。”

    “那个人离开村子后,走小路去了镇子上。将军您不知道,那人看着老实憨厚,实则还挺警惕,一路上时不时往后看,幸亏卑职机警,不然可就被发现了——”

    邵明渊抬手敲了晨光一下:“说重点!”

    跟踪一个打铁匠没被发现,这小子到底在得意什么?

    想到晨光说这话时眼神不由往乔昭的方向瞄,邵明渊渐渐琢磨过味来。

    这是想在昭昭面前好好表现?

    这么一想,年轻的将军满心不快。

    看来是他平时太随和,这些亲卫胆子越来越大了,他还没在媳妇面前好好表现够呢,这些臭小子凑什么热闹?

    有了这个念头,将军大人决定稍后找晨光好好聊聊。

    晨光可不知道自己被将军大人默默记到小黑账上了,接着道:“那人去了镇上私塾,与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见了面。卑职听那人喊那名少年山子。”

    杨厚承蹙眉:“‘山子’这名字听着耳熟啊,对了,不就是豆腐西施的儿子吗?”

    池灿看了邵明渊一眼,扬眉一笑:“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邵明渊点点头,继续问晨光:“那山子如何称呼铁柱的?”

    “卑职听他喊了一声‘铁柱叔’。”

    “没听错?”

    “肯定没有。”

    “那山子叫‘铁柱叔’时神情语气如何?”

    “看着挺自然的啊。”

    邵明渊闭了闭眼,看向乔昭。

    乔昭抿了一下唇角,开口道:“我猜测,铁柱应该知道豆腐西施不是死于意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