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96章 圣旨

正文 第396章 圣旨

    王县令蓦地瞪大了眼睛。

    钱仵作把外边的布扯下来,双手托举着露出真容的物件,赫然是一道圣旨。

    王县令揉揉眼,依然不敢相信。

    池灿忍耐地牵了牵嘴角,率先跪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邵明渊略微停顿了一下,跟着跪下了。

    紧接着杨厚承跪下了,江五跪下了,由近及远呼啦啦跪倒一片,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头与地动山摇般的叩拜声。

    乔昭在树荫下默默跪下,无声弯了弯唇角。

    天下第一仵作,若没有天下最尊贵的人开过口,又如何理直气壮应下这个名号呢?

    钱仵作得到这道圣旨已经有数十年了。

    李爷爷曾对她讲起,那年有位侯爷病死,却留下了遗言说世子不孝,上请改立继室的幼子为世子,满城哗然。就在那位原配嫡子的世子之位风雨飘摇之时,世子外祖家请来了钱仵作,最终验明那位国公根本不是病死,而是死于中毒。三法司重新介入调查,最后查出下毒之人正是那位年轻貌美的继室,甚至连继室的儿子都是她与情人偷生的。

    继室与情人最后被处死,幼子被发卖为奴,继承侯爷之位的世子感激钱仵作力挽狂澜,特意向皇上求来了这道表彰的圣旨。

    后来钱仵作离开了京城,隐居台水,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名噪一时的天下第一仵作渐渐归于沉寂,成了台水城一个脾气古怪的老仵作,不容于世。

    说来也巧,那位世子正是二十年前因谋逆罪全家被诛的镇远侯。

    乔昭倒是有些明白钱仵作为何如此低调了,他那天下第一仵作的名声自镇远侯得来,而镇远侯后来被圣上所厌落得那般下场,钱仵作若时常把往事翻出来就尴尬了。

    不过尴尬归尴尬,这天下第一仵作的名头确是当今圣上亲封无疑,钱仵作不提曾经的镇远侯,只以这个名头做分内之事,就无人能质疑。

    至少,这天下没有比钱仵作在验尸方面更有分量与威信的仵作了。

    钱仵作缓缓展开圣旨,举到王县令面前:“王县令可要看看是真是假?”

    王县令如梦初醒,腿一软跪了下来,汗落如雨。

    一个仵作怎么会有圣旨?难道是他今天过来的方式不对?

    江五悄悄抬头,眼中精光一闪。

    难怪义父要他关注着黎姑娘一行人,别的不说,这些人真是有意思极了。

    “王县令,您看我得出的结论能服众吗?”钱仵作举着圣旨问。

    王县令抽了抽嘴角。

    老家伙都快把圣旨戳进他眼睛里了,他能说“不”吗?

    王县令讪笑点了点头。

    钱仵作这才把圣旨卷起,重新包好塞进怀里。

    众人站了起来。

    邵明渊忍不住回头,遥望了树下的乔昭一眼。

    二人视线相触,乔昭冲他微微一笑。

    邵明渊恍悟。

    原来昭昭要去请钱仵作出山,说他是天下第一仵作,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早就料到会遇到各种质疑与阻拦,提前做了最妥当的安排。

    昭昭就是这样,无论有没有他在身旁,都会凭自己的力量做到最好。

    邵明渊再次深深看了树下的少女一眼。

    明明是这样严肃凄然的场合,这一刻他却忽然心跳如鼓。

    他也说不清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心动是为了什么,却不想遏制这样的感觉。

    能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子,是很好很好的事,他甘之如饴,此生无憾。

    “既然县老爷对小老儿验尸的结果没有异议,那就验下一个吧。邵将军,你可以命人把乔大人重新下葬了。”

    乔昭忍不住快步往那个方向走去,却被冰绿死死拉住:“姑娘,您可别过去啊,好吓人的。”

    乔昭被冰绿拉着动弹不得,不由沉下脸:“冰绿,你放手!”

    一见姑娘恼了,冰绿赶忙放手了。

    咳咳,比起未来姑爷,她自然是听姑娘的话。

    乔昭快步走过去,邵明渊挡在了她面前,对杨厚承道:“重山,先让你的兄弟们把旁边的坟挖开,我岳丈的坟先不要动。”

    杨厚承点点头,招呼道:“来来,大家加把劲,回头不会亏待各位的。”

    对于挖坟那些金吾卫倒是不惧,毕竟能向冠军侯卖好,对他们的将来是很有帮助的。

    “邵将军,你这是何意?”乔昭听邵明渊这么吩咐,又拦着不让她过去,忍不住问道。

    “先不要急。”邵明渊冲乔昭安抚一笑,俯身把推至一旁的棺材盖重新盖好,而后直起身道,“应该很快就该到了。”

    “什么?”乔昭不明所以。

    邵明渊眺望远方,扬手一指:“来了。”

    很快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动静,纷纷扭头张望,就见一辆辆牛车缓缓驶来,发出吱吱呀呀的沉重声音,牛车上是清一色的崭新棺材,牛车旁跟着不少壮汉。

    走在车队最前面的人正是昨晚一夜未归的叶落。

    乔昭不由看向邵明渊。

    邵明渊碍于在众人面前不好多说,只是冲她微微一笑,便看向了叶落。

    叶落快走几步来到邵明渊面前,抱拳行礼道:“将军,共买到棺材十二具,其中楠木棺材两具,松木棺材三具,柏木棺材七具。”

    邵明渊微微颔首:“辛苦你了,先去休息吧。”

    十二具棺材听着不多,但因为要现成的,想要凑齐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尤其是两具上好的楠木棺材,寻常棺材铺并没有卖。

    叶落眼中满是血丝,应了一声是。

    在那些壮汉的帮忙下,邵明渊把乔大人重新装殓,在他坟前重重磕了几个头。

    乔昭默默看着,心情格外复杂。

    她想,若是只有她一人前来嘉丰,大概是做不到邵明渊这般周到的。

    日头将要落山时,所有乔家人的尸首才检验完,共有尸身二十六具,除两人死于火中,其余二十四具无一例外都是割喉而死。

    因为棺材不够,除了乔家几位主子,www.youfa8.com下人只能两三个一起装殓进一具棺材里,当一座座新坟重新出现时,围观者皆不寒而栗。

    乔家人居然是被害死的,难怪乔大人要给女婿托梦了,这是死不瞑目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