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94章 心如刀割

正文 第394章 心如刀割

    “抬去那边。”钱仵作指了一处背阴处。

    开棺验尸毕竟是极忌讳的事,会有许多常人所不知的讲究。

    邵明渊冲晨光点头示意。

    晨光仔细看了一眼露出的棺椁,有些迟疑:“将军,这棺材板瞧着挺薄的,随意挪动怕是会出问题。”

    乔昭闻言再也忍不住,绕过邵明渊冲到了被挖开的坟边。

    那是装殓她父亲乔大人尸身的棺材,用的是最普通的木料,才短短数月的工夫就已经有了腐朽的迹象。

    乔昭大恸。

    她的父母亲人虽不是骄奢之人,却也是书香传家,惨遭横死不说,最终的归宿却这般落魄,让做儿女的情何以堪。

    众人前,乔昭悲伤得不动声色,邵明渊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却只能用眼神悄悄安慰她。

    “将军?”晨光没有等到将军大人的指示,再喊了一声。

    邵明渊收回目光,看了村长一眼。

    村长叹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乔家突然被一场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乔大人的这副棺材还是村里的王老汉让出了一直给自己准备的棺材。当时总共凑出七八副棺材,乔家好些下人都是一张席子卷着直接埋了的……”

    乔昭越听,脸色就越难看,拢在衣袖中的手抖个不停,若不是一口气撑着,险些就站不住了。

    乔家人口简单,许多下人与半个亲人无异。

    她还记得祖母身边的两个大丫鬟,明明到了年纪却不愿意嫁人,曾说过她们有幸跟着主子读书识字,懂得了许多道理,不愿随意配个小子稀里糊涂度过一生,将来若是遇到知心人便嫁了,若是遇不到,就伺候主子一辈子,想读书时便读书,想习字时便习字,得闲时教一教附近村子的女孩子们读书也是好的。

    那两个丫鬟都是规矩懂礼的人,一直以身在乔家而骄傲,如今香消玉殒,却落得草席裹尸的下场。

    这都是为什么,要让这种祸事降临在她的亲人身上!

    钱仵作往前一步,探头往坑里看了一眼,对邵明渊道:“那就不要挪动了,借几把大伞把日头挡严实了。”

    邵明渊点点头,问村长借伞。

    伞很快送来,可谁来举伞就是个大问题了。

    一名金吾卫白着脸摆手道:“侯爷,咱挖坟行,举伞这事真的干不了。”

    这些金吾卫出身良好,进金吾卫当差都是为了镀一层金将来好去各大营当将军的,碍于邵明渊的身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没有意见,可近距离围观开棺验尸,没人能受得了。

    这名金吾卫一说这话,www.youfa8.com金吾卫全都眼巴巴盯着杨厚承,一副祈求的模样。

    队长哎,这事咱真干不了啊。

    杨厚承头疼地拍了拍额头,看向邵明渊。

    他虽然是队长,可这些兔崽子家世都不差,平时能听他的话就不错了,真要死逼着他们做什么事,得罪人就不说了,关键也逼不动啊。

    金吾卫和锦鳞卫不一样,里面都是大爷,谁怕谁啊。

    邵明渊剑眉拧起。

    他这次南行,为了不让上头多心,明面上只带了叶落一名亲卫,而这些金吾卫不是他的手下,他其实是无权指挥的。

    “我来。”乔昭忽然开口,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众人视线全都落在她身上,神情诧异。

    乔昭站得笔直,再次重复道:“我来。”

    “你不能来。”钱仵作突然说了一句,见众人看向他,皮笑肉不笑道,“你得给我打下手,就像在义庄那次一样。”

    不等乔昭说话,邵明渊就断然否决:“不成。”

    钱仵作诧异看了他一眼,不满抬眉:“怎么不成了?我需要一个打下手的,就看上这小丫头了。要是她不打下手,那我没法弄,你以为开棺验尸那么简单?”

    乔昭额头沁汗,大滴大滴往下落,心一横道:“好,我给您打下手!”

    这次与义庄那次当然是不同的。

    在义庄时她更多的是恶心和恐惧,而现在,一想到棺中人是她的父亲,她会看到他此时的样子,甚至会像义庄时那样由钱仵作指挥着检验他全身各处,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不过这一切都不会让她退缩,死且不惧,活着难道还怕往前走吗?

    “不成。”邵明渊侧头,这一次是对着乔昭说的。

    “邵将军——”乔昭开口。

    “你去那边等着。”邵明渊神情肃穆。

    乔昭站着不动:“邵将军,这事还是听钱仵作的吧。”

    钱仵作性情古怪,要是撂挑子就麻烦了。

    “这事听我的。”邵明渊说得毫不犹豫,淡淡道,“阿珠,冰绿,扶你们姑娘去树荫下等着。”

    乔昭嘴唇翕动,邵明渊却已经转过头去,对钱仵作道:“钱仵作如果需要打下手的,我可以来。”

    钱仵作皱了眉头没说话。

    邵明渊轻笑一声:“钱仵作莫非觉得我不如黎姑娘?这个你可以放心,我在北地时见过的尸骸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想来打个下手还是没问题的。”

    钱仵作勉强点了点头:“那好,要是有问题立刻换她来。”

    那个丫头既然是李珍鹤的徒弟,接触这些本来就是难得的机会,可惜世人愚昧啊。

    邵明渊望着钱仵作微微一笑:“钱仵作放心,绝不会有问题。”

    乔昭眼睁睁看着邵明渊把她的视线堵得严严实实,神色不断变化,最终转身向树荫处走去。

    虽然那家伙的霸道让人有些恼,但他的好意她是心领的。

    坦白说,她内心深处隐隐松了口气。

    “赶紧找人打伞,这么多尸首要验呢。”钱仵作不耐烦道。

    “庭泉,我来吧。”杨厚承硬着头皮道。

    他虽然心里发憷,但为了好友只能咬牙上了。

    要想把棺材遮得严严实实,至少需要七八个打伞人,邵明渊干脆放弃了为难两个好友的想法,直接对村长说:“劳烦村长去问一问村人可有愿意帮忙的。”

    “这——”村长一脸为难。

    显然没人愿意啊!

    “本侯会每人酬谢纹银百两。”

    村长眼睛刷地亮了。

    纹银百两?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那好,小老儿问问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