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91章 爬墙头的人

正文 第391章 爬墙头的人

    听邵明渊这么一说,乔昭立刻停止了挣扎,被他快速拉到了一棵树后。

    树虽然是老树,但想遮挡住两个人的身影还是不能的,邵明渊理直气壮把少女拥在怀中。

    乔昭虽无奈,这种时候却无意与他歪缠,悄悄探出头去观察情况。

    夜色里,她没有身边男人的敏锐,四顾左右没有发现异常。

    乔昭忍不住怀疑又是某个登徒子耍无赖了。

    “那边——”低低的声音在耳畔忽然响起,熟悉的冰雪气息拂动着她微热的面颊,令她心头莫名有些慌。

    不过乔昭很快便冷静下来,半眯了眼睛看着蹑手蹑脚走来的人。

    那人探头探脑,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走到豆腐西施宅子的后面院墙处停了下来。

    “看看他要干什么。”邵明渊声音放得很轻,察觉怀中少女安静乖巧,便不自觉染上了笑意。

    这低不可闻的轻笑,此情此景却莫名撩人心弦。

    乔昭顿觉尴尬,悄悄往外移了移身子。

    她不移动还好,这么一动,顿觉一个硬邦邦的物件抵在了腰间。

    乔昭疑惑低头。

    这下子换邵明渊尴尬了,可偏偏身体的反应由不得他控制,只能浑身僵硬往后退了一步,然而身后便是树干,退无可退。

    邵明渊红了脸,急中生智道:“快看,那人爬到墙头上去了。”

    乔昭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来人已经爬上了墙头,往院子里探望。

    “去把那人擒住?”乔昭低声问。

    “不用了。”

    乔昭诧异看他。

    “不用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放过那个行迹鬼祟的人?

    她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墙头处忽然伸出一只手,把趴在墙头上的人一把拽了进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那人竟连一声惊叫都没发出来。

    “走吧。”邵明渊自然而然拉起乔昭的手,往回走去。

    快走到门前时乔昭这才反应过来,抽出手低声警告道:“邵明渊,你不要得寸进尺。”

    年轻的将军低头凑在她耳畔,轻笑道:“末将遵命。”

    乔姑娘的脸腾地红了。

    他到底从哪学来的这些调戏小姑娘的手段?

    二人进了门,一眼便看到叶落把那人一脚踩在地上,那人拼命挣扎,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池灿等人站在旁边,俱是一脸吃惊。

    “叶落——”邵明渊一边往里走一边喊了一声。

    叶落闻声望来,立刻收回脚,行礼道:“将军,有奸细!”

    顷刻间邵明渊已经走到了近前,居高临下打量地上的人一眼,语气平静道:“带他进屋再说。”

    众人进了屋。

    室内亮如白昼,来人的样子清晰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子,浓眉大眼,被这么多人看着如惊弓之鸟,挣扎不断。

    “把他嘴里塞的东西取出来。”邵明渊吩咐道。

    叶落没有迟疑取出塞在男子口里的抹布。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邵明渊坐下来,弯唇笑了笑,不急不缓道:“这话应该我们问你才对。夜黑风高,这位大哥爬上别人家的墙头想干什么?”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人语气温和,可男子却本能感觉到了危险,他往后缩了缩,结结巴巴道:“我,我就是好奇看看——”

    邵明渊轻笑一声。

    立在他身边的晨光翻了个白眼:“大哥,是你傻还是当我们傻呀?有多好奇要大晚上的爬上墙头来看?”

    男子瑟缩一下,老老实实道:“我觉得白天来看会被发现。”

    晨光:“……”这理由,他竟无言以对。

    “这位大哥怎么称呼?”邵明渊波澜不惊问。

    男子低着头:“我叫铁柱。”

    “铁柱大哥为何好奇我们呢?”

    铁柱抬起头,挠了挠头发:“这里不是闹鬼嘛,我听说有人住进来,就好奇大人们怎么都不怕呢,就忍不住过来瞧瞧是怎么回事儿。大人,我真的没有别的坏心思,更不是贼!”

    他说着冲邵明渊连连作揖:“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计较了,放我回去吧。”

    “好。”

    邵明渊的答应太痛快,太令人措手不及,铁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啥?”

    晨光翻了个白眼:“聋子吗?没听我们将军答应放你回去了?赶紧走吧!”

    铁柱被轰出门外这才如梦初醒:“多谢大人,多谢大人!”说完这话,头也不回跑了。

    “庭泉,你就这么放他走了?”池灿问道。

    “你觉得他很可疑?”

    池灿冷笑一声:“他那些话骗鬼还差不多。咱们是光明正大由村长领着住进了这里,又不是偷偷摸摸住进来的,能引发人这么大的好奇心?”

    邵明渊点头:“你说的是。”

    “那你——”

    邵明渊笑笑:“那也只能让他回去了,他是这里的村民,不是犯人。再者说,咱们刚来,什么都不清楚,不能轻易打草惊蛇。”

    “庭泉说得不错,不过那个人咱们应该盯着点儿。”杨厚承道。

    邵明渊笑笑:“放心吧,叶落已经跟着去了。”

    他这么一说,池灿与杨厚承这才发现叶落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二人不由面面相觑,又有些灰心。

    明明都是同龄人,他们却比好友差了许多,战场果真如此锻炼人吗?

    杨厚承忍不住叹气:“庭泉,你再这样打击人,咱们就没法好好做朋友了。”

    “他们吃这碗饭而已,你可不要和他们抢饭吃。”

    “以后真的不带着我去战场?”杨厚承眼巴巴问。

    邵明渊拍拍他的肩:“拖后腿太严重,会娶不到媳妇的。”

    杨厚承撇嘴:“说得好像你有媳妇似的。”

    他说完这话自知失言,飞快看了乔昭一眼,又看向池灿,见二人都没什么反应,摸了摸鼻子:“咳咳,困了,我去睡了。”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邵明渊派人把村长请了过来。

    “侯爷昨夜休息得还好吧?”一来这闹鬼的宅子,村长就有些不得劲。

    “有劳村长惦记,我们都休息得不错。”邵明渊说了几句客气话,问起铁柱的情况。

    “铁柱啊?他以前是镇上的铁匠,来村里住下也就几年的事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