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83章 放手

正文 第383章 放手

    “多谢。”邵明渊不知何时走过来,站在池灿身旁,伸手把阿珠手中瓷盒接了过去。

    阿珠飞快抬起眼帘看了邵明渊一眼,而后重新垂下眼帘,冲二人福了福:“婢子告退了。”

    “等等——”池灿下意识喊了一声。

    阿珠停住脚,规规矩矩站着。

    池灿忽然心灰意冷,摆摆手:“算了,你走吧。”

    和一个小丫鬟他能说什么?和黎三——

    她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他还有何话可说?

    他本以为她年纪小,情窦未开,他耐心等着、守着,总会等到她长大的那一天。

    待她情窦初开,他是伴在她身边最长久的人,说不定她就愿意和他在一起了。

    而现在,这一盒小小的药膏送来,他终于明白了。

    原来她不是情窦未开,而是芳心暗许的那个人不是他罢了。

    既然她与好友郎情妾意,他池灿毕竟是个男人,难道还会死皮赖脸夹在他们中间不成?

    阿珠脚步轻盈走远了,池灿目不转睛看着她进了长廊深处的屋子,退回一步,关上了房门。

    “你会对她好么?”池灿转过身来,双手环抱胸前,认真问出这句话。

    “会。”邵明渊同样认真点头。

    “会比我对她好么?”池灿再问,眼中有水光闪过。

    邵明渊凝视着池灿的眼睛。

    到这个时候,他说不出乘胜追击的话。

    他会竭尽全力对昭昭好,但他同样不能否定好友对昭昭的感情。

    “不纳妾,不收通房,更不会因为你的身份收下乱七八糟的势力塞给你的姬妾?”

    “当然。”邵明渊未加思索应道。

    池灿挑了挑唇角,似笑非笑问:“包括皇上么?”

    邵明渊颔首。

    池灿长舒了一口气:“那好,既然这样,我放手。”

    他抿了一下嘴角,迅速转身,推开门大步离去。

    邵明渊呆立在原地,握紧了手中瓷盒。

    片刻后,池灿重新出现在房门口,迎上好友的目光,冷着脸道:“这是我的屋!”

    “那你好好歇着。”邵明渊抬手拍上池灿的肩膀。

    池灿挣开他的手,砰地一声把邵明渊关在了门外。

    邵明渊忍不住回头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心中很不是滋味。

    门一直紧闭着,仿佛从没打开过,里面悄无声息。

    邵明渊轻叹一声,返回了自己房间。

    屋子里一片狼藉。

    他弯腰把倒地的椅子扶起,默默开始收拾。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起:“庭泉,是我。”

    邵明渊开了门。

    杨厚承站在门口,挠了挠头:“我能进来吧?”

    邵明渊让开身子。

    杨厚承走进来,也不在意室内的凌乱,随便坐了下来。

    “庭泉,你左眼底下一片乌青,没事吧?”

    “不打紧。”这些皮外伤对于邵明渊来说连眉头都不值得皱一下。

    杨厚承挠挠头:“庭泉,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好友不回答,杨厚承小心翼翼问:“不会是和黎姑娘有关吧?”

    邵明渊轻轻点了点头。

    杨厚承直接就跳了起来,震惊得语无伦次:“你,你……你也喜欢黎姑娘?”

    邵明渊再次点头。

    “难怪呢。”杨厚承忍不住揪头发,在凌乱的屋子里来回踱步,因为过于吃惊没注意脚下,一脚踩上地上的茶水险些栽倒。

    他忙扶住一旁的桌子,连连叹气:“庭泉,你这样不合适吧,拾曦喜欢黎姑娘好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邵明渊笑了笑:“重山,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拾曦先喜欢的黎姑娘,所以我理应相让?”

    “啊,不应该如此吗?”杨厚承眨眨眼。

    先来后到,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吧。

    邵明渊叹息:“重山,这个是不能讲先来后到的。”

    “可是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杨厚承使劲挠挠头。

    他究竟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呀,还好庭泉不是长舌的人,他以后的媳妇不会知道的!

    邵明渊心中清楚,乔昭的真正身份不能说,这事落在杨厚承与朱彦他们眼里,就是他做得不厚道。

    这个名声他愿意认,能光明正大表达对心上人的喜欢,付出这样的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手足断了会痛,不穿衣裳会怎样?”邵明渊反问。

    杨厚承怔了怔,觉得这话不对劲,又一时无法反驳。

    “重山,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要是放心不下,就去找拾曦喝两杯吧,他现在心里很不好受。”

    “你也知道他不好受啊?”杨厚承摇摇头,“好好的怎么闹成这样呢!”

    随着杨厚承离去,屋子里重新恢复了安静,邵明渊摊开手,把手中瓷盒凑到唇边,轻轻亲了一下。

    阿珠回到房间:“姑娘,药膏已经送给邵将军了。”

    乔昭放下正在看的书,神情辨不出喜怒:“池公子有没有说什么?”

    阿珠抿了抿嘴角,回道:“池公子就确认了一下是不是送给邵将军,别的再没有了。”

    乔昭笑笑:“辛苦你了。”

    她拿起刚刚放下的书继续看起来。

    阿珠悄悄抬眼看了乔昭一眼。

    看书的少女神情平静,认真看书的样子如画一般美好。

    阿珠目光忍不住落在乔昭手中书卷上,不由怔了怔。

    她确定自己是识字的,所以姑娘……把书拿反了吧?

    发现了这一点,阿珠这才知道原来自家姑娘心中远没有面上表现得这般平静。

    她站在那里,忽然就替眼前这个还不到十四岁的少女感到心疼。

    她是半路跟着姑娘的,不清楚姑娘的过往,那些年姑娘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习惯了把喜怒哀乐都压在心里?

    阿珠灼热的视线令乔昭抬了一下眼,随着她的视线下移,尴尬地牵了牵唇角,把书放下。

    “姑娘,既然您也不好受,为何……要那样做?”阿珠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池公子与邵将军打了起来,姑娘却命她前往池公子的房间把药膏送给邵将军,这样的举动无疑会狠狠伤了池公子的心。

    乔昭深深看了阿珠一眼。

    阿珠垂头:“婢子不该问的。”

    “好了,下去吧,我昨晚没睡好,打算再睡一会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