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80章 假如

正文 第380章 假如

    你把我怎么样都可以。

    乔昭想着邵明渊这话,眉心跳了跳。

    什么叫她把他怎么样都可以?

    乔昭暗暗吸了口气,迎上对方专注的眼神,无奈道:“你先把衣裳穿好。”

    难道以为露得多她就容易接受一点?她是那种人吗?

    邵明渊弯腰捡起落到地上的外袍,抖了抖灰尘穿在身上,立时恢复了清冷矜贵的模样。

    当然,刚刚见识了这人厚颜无耻的样子,乔昭知道这全是错觉。

    “邵明渊,我们好好谈谈吧。”

    邵明渊身子微倾,作出侧耳聆听的样子。

    “我希望咱们保持应有的距离。”乔昭直视着邵明渊,“这一点你能做到吧?”

    “不能。”邵明渊老老实实回答道。

    “你——”乔昭张张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年轻的将军一脸无辜:“昭昭,你总不希望我说假话吧?”

    乔昭别开眼,心一横道:“邵明渊,假如我再次成为你的妻子,又面临当时的情况,你会怎么做?”

    她其实不该问这个问题的。

    这个问题太残忍,她明明知道答案只有唯一的一个,却偏偏要逼他说出来,让他断了念头。

    那一箭,是她的心结,何尝不是邵明渊的心结。

    其实她从来没认为他做错了,就只是不想再嫁人。

    邵明渊沉默了,脸色难看得吓人。

    乔昭笑笑:“邵将军回答不出吧?”

    邵明渊深深看了她一眼,声音暗哑:“昭昭,我可以回答你。”

    “洗耳恭听。”乔昭笑盈盈道。

    他一旦把那个答案说出口,又怎么好意思再说别的?

    乔昭这般想着,骤然察觉对面的男人连唇色都是苍白的,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深陷泥沼却无力挣扎的孤狼。

    她那颗狠下来的心忽然就软了几分。

    “我——”邵明渊吐出一个字,喉咙间就涌上一股腥甜,他却咬牙说了下去,“我自是还会那样做。”

    只不过若真的噩梦重演,他会在处理好一切之后去找她。

    他缓缓说出答案,紧咬牙关。

    乔昭轻笑:“若是那样,恐怕我没有这次的好运啦。”

    她的意思很明显,既然再来一次还会取她性命,她为何要嫁给这样的男人?

    乔昭说了这话,悄悄打量着邵明渊的反应。

    她都这么说了,邵明渊这样自尊心强且责任心也重的人,不可能再厚脸皮纠缠了吧?

    邵明渊伸手覆住乔昭的手,认真道:“所以我不会再让那样的情景出现。”

    “邵将军毕竟不是神,别忘了天意难测,说不准命运就是那么安排呢?”

    “命运如何安排谁都无法预料,如果早已注定,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更改,那我更不放心把你交给别人。”

    他不笨,昭昭故意说这些就是逼着他放弃。然而他怎么能放弃呢,哪怕那些话让他心如刀割,他也不会放手的。

    “昭昭,你听——”邵明渊抓起乔昭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轻声道,“它死了很久了,昨日才活了过来。你忍心让它再死一次吗?”

    乔昭心头一跳,用力把手抽回,板着脸道:“我先回去了!”

    她不敢再看神色寂寥的男人,转身匆匆走向门口,猛然打开了房门。

    晨光一个趔趄冲进来,对上乔昭意外的眼神,咧嘴笑笑。

    乔昭脸一下子红了,故作镇定快步走了出去。

    她脑海中还在想着邵明渊说的话,还有他那些混账行为,连站在转角处的池灿都没看到,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

    池灿目不转睛盯着乔昭的背影,若有所思。

    黎三才从庭泉屋子里出来,脸为什么那么红?

    他情不自禁走向邵明渊房门口,正好听到晨光问了一句话:“将军,您对黎姑娘表达了爱慕之情没有?”

    仿佛被人打了一闷棍,池灿整个人都懵了,明明想要进去呵斥晨光的不着调,脚底却好像生了根,动不了半分。

    伴随着清晰急促的心跳声,好友的回答传入耳中:“嗯。”

    仅仅只有一个字,却表明了好友的态度。

    池灿只觉一道惊雷在脑海中炸响,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到了屋内,揪着邵明渊衣襟问道:“庭泉,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

    他一双精致的眸子亮得惊人,带着隐隐的祈求。

    邵明渊只叹天意弄人,本来是他与昭昭之间的事,因为他那一箭,把好友牵扯了进来。

    更令他愧疚的是,前不久他才向好友保证过对黎姑娘没有任何想法。

    他对黎姑娘永远不会有更进一步的想法,但对昭昭绝不会退半步。

    “拾曦,你没有听错。”邵明渊认真道。

    原就打算今晚与好友讲清楚的,既然赶上了,提前说开了也好。

    “没听错?”池灿声音微扬,“也就是说,你真的对黎三表白了?”

    晨光不着痕迹后退几步,悄悄关上了房门,非常机智把自己关到了门外。

    这种时候他还是不打扰将军大人与情敌交流了,反正将军大人武力高,吃不了亏。

    “你说啊,究竟有没有?”

    邵明渊颔首:“有。”

    “邵明渊,你混蛋!”池灿抡起拳头狠狠砸过去。

    邵明渊一动没动,生生承受了他这一拳。

    池灿更是怒火高涨,眼睛通红:“邵明渊,别以为你这个样子我就不动手了。来啊,我用不着你让,你有种横插一脚,没种和我打架吗?”

    一拳又一拳对着邵明渊招呼过去,邵明渊没有调动内力,更没有使出什么招式,二人很快毫无章法打在一起。

    尽管关着门,这番动静还是把隔壁房间的杨厚承召了过来。

    听到屋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杨厚承诧异问守在门口的晨光:“这是怎么了?”

    晨光咧着嘴笑出一口白牙:“池公子和我们将军大人在喝茶呢。”

    啥?

    杨厚承掏掏耳朵。

    别开玩笑了,这是喝茶吗?拆房子还差不多。

    在杨厚承心中,几人都是过命的交情,邵明渊与池灿能打起来真是稀奇了。

    示意晨光让开,杨厚承推门而入,正看到一只凳子飞过来,两个好友则滚在了一起。

    手疾眼快接住迎面飞来的凶器,杨厚承一脸费解:“你们在干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