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69章 第一个考验

正文 第369章 第一个考验

    一具形容恐怖、恶心至极的尸体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一瞬间的冲击力太强,池灿终于忍不住跑出去,扶着廊柱吐起来。

    邵明渊忍不住上前一步,担忧地看着乔昭。

    她就站在那具形容恐怖的尸体旁,承受着最直接的视觉与嗅觉双重冲击。

    秀丽的少女与恐怖的尸体,这一刻给邵明渊带来的冲击同样是强烈的。

    他忍不住想:黎姑娘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呢,为什么能做到这一步?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舅兄……或者李神医?

    他想到了怀中的锦囊,因为怕无意中丢了,一直被他小心贴在心口处。

    或许应该看一看锦囊里到底放着什么。邵明渊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钱仵作走过去,专注看着尸体。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看得很认真,仿佛面对的不是膨胀腐烂的尸体,而是一件美妙的艺术品。

    乔昭忍着不适悄悄打量钱仵作,心道:术业有专攻,或许就是因为这样,钱仵作才能成为天下最好的仵作吧。

    尸臭味直往乔昭鼻子里钻,她却强撑着没有移开。

    钱仵作说真正的考验还没开始,她大概已经能猜到接下来的考验是什么了。

    这可真是艰巨的考验,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后退,退一步,父母亲人就永远不能沉冤昭雪。

    “小六,拿一双手套给她。”钱仵作直起身子。

    小六取来一副手套,目光在邵明渊与乔昭之间来回游移,估不准这手套究竟给谁。

    乔昭伸手接过手套:“多谢。”

    小六不由看向钱仵作。

    钱仵作轻轻点了点头,看向乔昭的眼神温和些许。

    小六一脸的不可思议。

    师父不会要这位姑娘当仵作吧?

    这可真是天方夜谭!

    乔昭把手套戴好,主动问道:“钱仵作,我该做些什么?”

    既然无法逃避,那不如早来早解脱。

    “你不怕?”钱仵作反而不急着发话了,饶有兴致打量着乔昭。

    乔昭勉强笑笑:“怕与不怕,考验是不会变的。”

    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怎么会不怕?不只是怕,还恶心至极。

    钱仵作点点头:“那好,你仔细观察一下尸体的手,把你看到的描述出来。”

    乔昭脸色苍白,连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都不能够,因为这样的话就会吸到令人作呕的臭味。

    或许是她主动戴上手套的表现让钱仵作比较满意,见她一时没有动作,钱仵作只是目不转睛盯着她,没有立刻骂人。

    少女垂眸盯着自己的手。

    那一刻,邵明渊生出不顾一切把她带走的冲动。

    到底是为了什么,她要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

    乔昭伸手把尸体的手抓了起来。

    入手的感觉让她无法用言语形容,却知道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池灿走进来,看到里面的情景不由变了脸。

    邵明渊伸手拽住他,摇了摇头。

    池灿盯着钱仵作的眼神仿佛要吃人:“他怎么能——”

    邵明渊轻叹一声:“拾曦,你要是受不住,就在外面等着吧。”

    池灿摇摇头:“不,我就在这里陪着。”

    二人皆不再说话,少女甜美的声音响起:“手浮肿,呈青红色,表皮……”

    “看它的指甲。”

    乔昭强忍着恶心,仔细观察了一下:“指甲不长,应该才修剪过不久,看着很干净……”

    钱仵作点点头,指了指尸体的嘴巴:“掰开来看看。”

    见乔昭站着不动,他声音加大了些,很是不耐烦:“快点!”

    乔昭伸出手,触碰到尸体的嘴巴,额头的汗珠细细密密,脸色比雪还要苍白。

    片刻后,她的声音响起,在散发着恶臭的阴冷房子里很清晰。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对邵明渊与池灿来说,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难熬过,终于听到钱仵作发话:“好了。”

    几人一同看向乔昭。

    少女依然站得笔直,衣裳却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

    她费了些力气才把手套摘下来。

    钱仵作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漠道:“想吐的话可以出去。”

    乔昭摇摇头。

    钱仵作收回视线,看向小六。

    “师父,您查出什么来了吗?”

    “这个人是死后被推入水中的。”

    小六有些吃惊:“您从哪里看出来的?”

    不只是小六很惊讶,邵明渊与池灿同样难掩惊奇,只有亲历了刚才检验的乔昭垂眸而立,隐隐有所领悟。

    “一个人若是溺水,出于本能会剧烈挣扎,那么手指夹缝和指甲内会有泥沙水草,而这具尸体的手指很干净……”钱仵作不急不缓讲述着。

    在这间阴冷的屋子里,他衣衫褴褛,面容沧桑,却仿佛是主宰这片天地的主人,散发着强烈的自信。

    乔昭认真听着,一时之间竟连排山倒海的恶心感都暂时忘记了。

    钱仵作从尸体的手部特征讲起,按着让乔昭检查的部位依次讲述,既是讲给小六听,又是讲给乔昭听。

    他讲完,扫了乔昭一眼,问小六:“明白了么?”

    小六一脸崇拜点点头:“明白了。师父啊,所以还是要您老人家出马啊,徒儿昨天瞧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

    钱仵作冷冷笑了笑。

    “师父,那您查出来这人的死因吗?”小六趁机问道。

    这个案子县太爷很重视,不然他也不会一天往山上跑了好几趟,本来都绝望了,没想到师父居然下山了。

    “这个人是被捂死的。”

    小六瞪大了眼睛:“师父怎么看出来的?我检查过它的颈部,没有痕迹。”

    “你看它口鼻里的损伤,还有——”钱仵作拿着镊子从尸体口腔里夹出一条细线,“你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小六眨眨眼,脸皱起来。

    “绣线?”乔昭脱口而出。

    钱仵作点点头,看向乔昭的目光带上了赞许:“对,就是绣线。”

    他说着深深看了小六一眼:“这个人是死后被丢入水中,口鼻里的绣线不可能是入水后吸入的。而一个人什么情况下会吸入这个呢?”

    小六并不蠢,脱口道:“被人用软巾帕子之类带绣花的东西捂住口鼻时?”

    “正是如此。”钱仵作把镊子往托盘里一扔,冲乔昭轻轻点头。

    “小丫头,你的考验暂且算是通过了,走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