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68章 义庄内

正文 第368章 义庄内

    小六忍不住打量了乔昭三人几眼。

    钱仵作抬脚往内走,被守门人拦住:“钱仵作,他们是——”

    “打下手的。”钱仵作随口道。

    打下手?这样的三个人能给钱仵作打下手干那些事?

    守门人和小六第一个反应都是不信的。

    小六知道师父脾气倔,怕把人惹恼又走了,冲守门人挤挤眼。

    守门人侧了侧身子,见乔昭也要跟着进去,伸手拦下来:“钱仵作,别人能进,这位小娘子不能进吧。”

    钱仵作回头看着守门人。

    守门人笑笑:“钱仵作,你干这行几十年了,总该知道点忌讳吧?”

    “忌讳?什么忌讳?”

    守门人笑着摇头:“你可真是逗我呢。这义庄不能让女子进啊,这里本来就阴气重,女子进来不是容易惹麻烦嘛。”

    钱仵作嗤笑一声:“青天白日的能惹什么麻烦?小六,你到底要不要我帮这个忙?不需要的话我立刻就走。”

    “要啊,要啊,师父您别生气,快进去吧。”小六弯腰道歉,扯了守门人一把,低声道,“回头请你喝酒。”

    守义庄的人一年到头看不到油水,本来就是个寒苦地儿,听小六这么一说,心中虽还有些不情愿,到底是放几人进去了。

    一踏入义庄,乔昭立刻感觉比外面阴凉许多,肌肤上瞬间冒出了细小的疙瘩,一股腐朽夹杂着奇怪臭味的味道传来,好在手腕上的沉香手珠散发着淡淡清香,稍稍缓解了这种令人不适的味道。

    乔昭察觉有人拉了她一下,因为太突然,又是走在这种地方,头皮不由一麻,之后才发觉是池灿扯了她衣袖一下。

    她脚步放缓,以询问的眼神看着池灿。

    池灿低声道:“黎三,我有种不妙的预感,那个老仵作对你的考验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乔昭扯了扯嘴角,声音同样很轻:“这是自然。”

    “他该不会让你在这里面独自呆一晚上吧?”

    乔昭表情微僵。

    这似乎不是不可能的。

    一想到要在这种地方独自呆一晚上,饶是乔昭素来冷静沉稳,这时候也不由有些慌。

    “别怕,要是真的那样,我来陪你。”池灿凝视着身侧的少女,轻声道。

    他的语气诚恳真挚,显然是真心实意有这般打算。

    乔昭能听得出来这份真诚,若说心底没有一点感动是不可能的。

    她心情凝重,面上不动声色笑笑:“钱仵作应该不会提这种考验的。”

    走在钱仵作身侧的邵明渊回头看了一眼。

    “走吧。”乔昭低低对池灿说了一声,快步追上去。

    池灿立在原地停顿了片刻。

    他从来没想过跟钱仵作那样的人打交道,更没想过会来义庄这样的地方,他讨厌一切肮脏恶心的东西,现在却一一破了例。

    可是破例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呢。

    池灿目光追逐着少女的背影,弯唇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有她在,所以一切就没有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他默默跟了上去。

    小六领着几人越往里走,那种奇特的臭味就越明显。

    他不由打量着钱仵作领来的三人。

    那名身量高的男子毫无异样,仿佛是行走在大街上,他身边的姑娘神情平静紧随其后。走在最后的那名男子看起来不大好,皱着眉极力在忍耐着什么。

    这三个人是什么来历呢?似乎都不简单。

    “小六,是哪一间?”钱仵作拧眉问道,显然不满意小六的走神。

    小六猛然回神,一指最里侧:“那一间。”

    一行人走过去,小六用钥匙开了门。

    随着两扇门推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乔昭忍耐着抿紧了唇。

    池灿面色发白,险些吐出来。

    邵明渊关切看了二人一眼。

    “你没事?”池灿抖着唇问。

    那样的臭味冲击力实在太强,不是仅凭意志就能做到面不改色的。

    池灿暗恼自己不争气的同时,又好奇好友是如何做到毫无反应的。

    邵明渊笑笑:“在北地这样的味道太常见了。”

    宁做太平犬,莫做乱世人。在北地不知多少人家破人亡,路边倒地的尸体随处可见。

    “黎姑娘要不要紧?”邵明渊问。

    乔昭紧紧闭着嘴,摇了摇头。

    邵明渊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让黎姑娘来这种地方,确实是委屈她了。

    看着眼皮都没抬的钱仵作,他开始担心接下来的考验。

    “就是那一具?”钱仵作问小六。

    小六点头,抬脚要走过去把盖尸体的白布掀起,被钱仵作阻止。

    “小丫头,你去把盖尸体的布扯下来。”钱仵作看着乔昭道。

    乔昭不由握紧了拳。

    池灿大怒:“钱仵作,你不要开玩笑!”

    钱仵作更是大怒:“谁有空和你们三个毛孩子开玩笑?”

    他瞪着乔昭,毫不客气伸手一指门口:“要不就照我说的做,要不就立刻给我滚蛋。我丑话说在前面,考验现在还没开始,要是连这个都受不了,趁早不要瞎耽误工夫!”

    “考验并不代表糟蹋人!”池灿一拉乔昭,“黎三,咱们走,天下莫非就他一个仵作不成?”

    钱仵作双手环抱胸前前冷笑:“对啊,天下仵作千千万,你们跑来找我干什么?我就是喜欢糟蹋人,看着别人难受,我就舒坦了。”

    钱仵作说完,转头对目瞪口呆的小六吼道:“傻愣着干什么,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呃,呃——”小六脑袋有些乱,不由看向乔昭三人。

    乔昭上前一步,轻声道:“钱仵作,您别恼,我刚刚有些意外。”

    她解释完,一步步向停尸处走去。

    “黎三——”池灿面色铁青,忍不住喊了一声。

    乔昭脚步没有停顿。

    钱仵作目光一直盯着乔昭,见状眼中怒气稍减,瞥了池灿一眼,冷冷道:“要是这样就舍不得,要不你带她走,要不你先走,别在这里碍事!”

    池灿把拳头攥得咯吱响,咬牙咽下了这口闷气。

    他不明白,黎三为何要掺和进乔家的事来。

    她是为了邵明渊,还是乔墨?

    乔昭已经来到蒙着白布的尸体面前,闭了闭眼,毫不犹豫把布掀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