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65章 留下

正文 第365章 留下

    乔昭把钱仵作的反应尽收眼底,好笑过后更多的是伤感。

    她还记得那时候李爷爷与钱仵作秉烛夜谈,谈到兴起便会喝酒,喝到浓处李爷爷高歌,钱仵作大哭,留下她一脸淡定听钱家婆婆的咒骂。

    转眼间,一切就都变了。

    乔昭语气中带着怀念:“他说,为生者治病,他是天下最好的大夫;替逝者昭雪,您是天下最好的仵作。在他心里,你们同为医者,是同行。”

    邵明渊不由看了乔昭一眼,心中的违和感更甚。

    他很清楚,黎姑娘与李神医在京中的接触并不多,李神医对黎姑娘说起的话却未免太多了……

    李神医与黎姑娘之间的关系给他的感觉,更像是有着深厚感情积累的一对祖孙。

    钱仵作猛然转身,嘴唇颤抖:“他这样说过?”

    乔昭轻轻点头:“他老人家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想的。李爷爷对我提起您时很欣赏,并叮嘱我,以后若想医术更进一步,有机会要来向您请教。”

    钱仵作定定看着乔昭,仿佛要把她的脸盯出一朵花来。

    池灿不悦拧紧了眉,有心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许久后,钱仵作牵了牵嘴角:“现在我相信你是李珍鹤的孙女了。”

    他浑浊的目光多了几分困惑:“那年李珍鹤带着乔丫头来,对我说过,他会把衣钵传给乔丫头。说起来乔丫头应该是你的师姐,她现今如何了?可有娃娃了?”

    邵明渊脸色微变。

    乔昭面带惋惜:“师姐也不在了。”

    钱仵作眼睛睁大了几分:“不在?她如今不过双十年华吧,怎么会不在?莫非是死于难产?”

    二十出头的人正是气血最旺盛之时,鲜少生病,作为女子最大的可能便是没有跨过生产这道鬼门关。

    乔昭情不自禁看了邵明渊一眼,见他唇色苍白,显然心情很不好受,遂不再多说,含糊应了一声。

    “难怪李珍鹤会认了你当干孙女。”钱仵作微睁着眼看着几人,“我曾经发过毒誓不再干仵作的事,你们先说说,找我是为了什么?”

    乔昭心中微松。

    钱仵作这么说,就说明有希望。

    邵明渊先是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接着道:“我这次前来祭拜岳父一家,便想趁着这个机会查一查岳父一家真正的死因。”

    “那你呢?你为何帮他?”钱仵作问乔昭。

    “我是帮我义兄,我认了乔公子为义兄,所以对乔家的事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小丫头就想到我了?”

    “是。”

    钱仵作坐在地上,看了一眼远处。

    台水城在他眼里变小了,模糊一片。

    他想到了街坊邻居们的非议和鄙视,儿子儿媳的不解和痛恨,还有那些流言蜚语的荒唐可怕。

    李珍鹤说,他们是同行。

    要是世人都像李珍鹤那样想,他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他做的是与死人打交道的事,但他也是个人啊。他不过是想比别的仵作做得更好,怎么就不容于世了呢?

    一滴泪从钱仵作眼角流出,他闭了眼,语气淡漠:“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若你能通过考验,那么我就随你们下山。”

    因为钱仵作闭着眼,这话不知是对谁说,邵明渊便道:“请钱仵作说说是什么考验,在下愿意接受。”

    钱仵作霍然睁开眼睛,目光冷漠扫了邵明渊一眼,嘴角翘了翘:“你不行。”

    他伸手一指乔昭:“我要她来。”

    这话一出,众人都变了脸色。

    “钱仵作,我们三个男人在这里,你要她一个小姑娘接受考验,是有什么居心?”池灿冷冷问道。

    “就是啊,您有什么考验让我们来,她一个小姑娘哪行啊。”杨厚承跟着道。

    邵明渊同样觉得出乎意料,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细线。

    “你们?”钱仵作冷笑,丝毫不留情面,“她是李珍鹤的孙女,要继承李珍鹤衣钵之人,你们跟李珍鹤有什么关系?”

    这话把三个大男人问住了。

    他们与李神医当然没有这层关系。

    “你们既然和李珍鹤没关系,我又不认识你们是谁,凭什么给你们考验的机会?”

    “钱仵作,请您说说是什么考验吧。”乔昭嫣然一笑,“有什么考验,我都接着。”

    钱仵作满意点点头:“小丫头确实痛快,难怪李珍鹤能看中你。”

    他说着瞥了邵明渊三人一眼,冷冷道:“比这三个婆婆妈妈的小子强多了。”

    三人:“……”果然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您请说吧。”

    “这考验现在不行,要到下午去了。”

    杨厚承一听忙摇头:“黎姑娘,这不行啊,下午船该走了。”

    钱仵作看向杨厚承:“怎么,等不了?”

    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冰冷无比,不耐烦道:“那就赶紧都滚蛋,别浪费我的时间。”

    “可以等。”邵明渊当机立断开口道。

    他看得出,眼前的老人什么都不在乎,若不是黎姑娘提到的李神医那番话让他有所触动,恐怕这个考验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庭泉——”杨厚承喊了一声。

    邵明渊面色平静:“重山,拾曦,你们先回去,船该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我在这里陪着黎姑娘。等通过了钱仵作的考验,我会带着他们快马加鞭在下一个码头等着你们。”

    钱仵作嗤笑一声:“小子口气不小,料定小丫头一定能通过考验?”

    邵明渊笑笑:“在下自然相信她。”

    杨厚承看看一脸无所谓的钱仵作,叹口气:“那好吧,我们在下一个码头等你们。拾曦,咱们走吧。”

    “不行。”

    “啊?”

    “咱们都是奉命保护黎姑娘的,不能全交给庭泉一个人,总要留下一个吧。”池灿笑眯眯问杨厚承,“你留下还是我留下?”

    杨厚承摸摸鼻子:“咳咳,当然是你留下。”

    “你们商量好了?”钱仵作问道。

    得到肯定的回答,他爬了起来:“我要洗澡了,年纪大了洗不动,你们谁来搭把手?”

    “我来。”唯恐钱仵作连洗澡都要乔昭帮忙,邵明渊忙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