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56章 登船

正文 第356章 登船

    乔昭一行人赶到京郊码头时,邵明渊已经等在那里了。

    年轻的将军依然穿着浅白色的长袍,优雅矜贵,身边只有叶落一名亲卫。

    马车停下来,晨光跳下马车,对着邵明渊所在的方向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车门帘掀起,冰绿与阿珠扶着乔昭下了马车。

    “庭泉,你来得挺早啊。”杨厚承上前一步,高兴地拍了拍邵明渊肩膀。

    邵明渊笑笑,目光落在池灿身上:“拾曦,有些日子没见,你黑了些。”

    这段时间池灿没有去春风楼找他喝酒,亦没有来冠军侯府,邵明渊隐隐猜测好友与黎姑娘之间恐怕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不过他们不提,他自然不会多嘴问。

    池灿弯唇一笑:“庭泉,你是没有想到我也会去吧?”

    邵明渊含笑点头:“确实。”他说着深深看了杨厚承一眼。

    杨厚承要去他是知道的,有意思的是杨二却没和他提及池灿也在这次的护送队伍中。

    杨厚承冲邵明渊挤挤眼。

    他不是有意隐瞒啊,还不是黎姑娘每天都去冠军侯府,池灿怕你对黎姑娘透露风声呗。

    “好啦,咱们先上船吧。”杨厚承哈哈笑了两声。

    都是熟悉的人,这次南行定然挺有趣的。

    邵明渊这边只带了叶落,乔昭带了两个丫鬟与晨光,护送队伍中除了任正副队长的杨厚承与池灿,都是普通侍卫。确如杨厚承所言,众人都是再熟悉不过的。

    码头停靠着一艘巨大的商船,共有三层,除了乔昭这些人,还有许多陆续上船的旅客,此时不少目光便围着他们打转。

    “走啦,咱们的房间在顶层。”杨厚承挥了挥手,率先踏上甲板。

    众人都是轻车简从,除了必要换洗等物并无多少东西,邵明渊三人上船后略作收拾,便聚在顶层敞窗的厅里叙话。

    船还没有到起航的时候,窗外可以看到码头两岸的婆娑垂柳,还有朝阳下闪烁着金芒的滔滔江水。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靠在窗边的池灿用折扇敲了敲窗沿,不悦道:“他怎么也来了?”

    “谁啊?”杨厚承探头一看,脸色同样不好看了,挠挠头道,“是那个锦鳞卫的十三爷,一看就没好事。”

    邵明渊往窗外看了一眼,无动于衷。

    “快看,那小子上船了。”杨厚承就差把半个身子都探出去了。

    池灿伸手把他拽了回来,凉凉道:“管他呢。”

    “我就是觉得巧合啊,咱们先前从南边回来的时候,也遇到他,这次南行又遇到他,还真是——”

    “阴魂不散。”池灿吐出这四个字。

    杨厚承点头:“对,就是阴魂不散。”

    邵明渊手执茶盏笑道:“各走各的,不相干。”

    仿佛察觉到被人打量的目光,来到码头上的江远朝忽然抬头,视线与三人在半空中交汇,弯唇笑了笑。

    “笑面虎。”池灿懒懒收回了视线。

    锦鳞卫的虽然都是狗皮膏药,只要不往他身上贴,勉强还是可以忍受的。

    杨厚承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忽然觉得这趟远行笼罩了一层阴影。来,咱们三个喝杯吧,去去晦气。”

    他不知何时准备的美酒,弯腰拎起酒壶放到了桌面上,给三人各自满上一杯。

    美酒清冽香醇,池灿端起酒蛊浅酌一口,邵明渊却没有动。

    杨厚承拿眼看着他:“庭泉,你怎么不喝?”

    庭泉以往喝酒还是很痛快的。

    邵明渊盯着面前的酒蛊,坦然道:“黎姑娘不让喝。”

    池灿蓦地看了他一眼,眼神莫名。

    杨厚承没有察觉其中微妙,遗憾叹口气:“那看来只有我和拾曦对酌了。庭泉,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听话。”

    邵明渊猛然咳嗽两声,眼角余光扫池灿一眼,果不其然,好友的面色已经铁青。

    他在心中悄悄叹了口气。

    黎姑娘建议他近期不要喝酒是事实,对二位好友他不想隐瞒,然而杨二这就是添乱啊,再说下去拾曦该跳脚了。

    “当然要听黎姑娘的话,她是大夫。”邵明渊目光清明,神色坦荡。

    池灿面色缓和几分,白皙如玉的手指捏紧茶蛊,仰头一饮而尽。

    门外传来晨光的声音:“将军,锦鳞卫的十三爷前来拜访。”

    “他来干什么?”池灿把酒蛊往桌面上一放,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就是啊。”杨厚承把目光对准门口。

    邵明渊神色不变,淡淡道:“请江大人进来。”

    厅外走进一名玄衣男子,身材修长,嘴角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单看外表,任谁都想不到这是人人惧之的锦鳞卫中仅次于江堂的人物。

    “侯爷。”江远朝冲邵明渊颔首,又冲池灿与杨厚承点头致意,“池公子,杨世子。”

    “江大人也要南行?”邵明渊问道。

    “是。”江远朝目光扫过摆在三人面前的酒蛊,笑道,“三位好雅兴,不知在下能否讨一杯水酒喝?”

    池灿轻笑一声,身体后仰靠在窗边,手中把玩着酒蛊:“不好意思,酒杯不够。”

    江远朝不以为意坐下来,目光淡淡看了池灿一眼,便看向邵明渊:“没有酒喝也无妨,劳烦侯爷帮我请黎姑娘出来吧。”

    池灿坐直了身子,眼底带着警惕:“你叫她出来做什么?”

    “这个就不方便告诉池公子了。”江远朝嘴角依然挂着笑,态度却很强硬。

    “江大人还是请回吧,保护黎姑娘是我们的责任,可不想她见乱七八糟的人。”

    池灿的话对江远朝没有造成丝毫影响,他修长十指交叉,语气波澜不惊:“愿不愿意见我,是不是该问一下黎姑娘本人的意思?”

    他轻轻瞥了池灿一眼,笑道:“池公子也说了,你们是护送黎姑娘的人,可不是押解黎姑娘的人。有客来访,她总该有知道的权利吧?”

    池灿还待再说,邵明渊已经吩咐道:“晨光,去请黎姑娘过来。”

    江远朝背对厅门而坐,不多时听到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他心头蓦地生出几分不知从何而起的怅然,一时之间竟忘了转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