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52章 葡萄成熟

正文 第352章 葡萄成熟

    何氏一头撞在了黎光文身上。

    黎光文伸手扶住她,斥道:“这是干什么?慌里慌张的!”为什么媳妇就不能淑女一点啊?

    “老爷,你快去劝劝昭昭吧,我是管不住她的……”

    “劝什么?”黎光文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昭昭做事向来有分寸,你莫要拖她后腿。”

    无知妇人,就知道给他闺女添乱!

    何氏美眸睁大几分:“老爷还不知道吧,昭昭要去南边替九公主采药了。”

    等何氏抹着泪把情况说完,清朗俊秀的黎大老爷呆住了。

    “老爷,我知道昭昭做事有分寸,可我就是忍不住担心——”

    黎光文抖了抖嘴唇。

    他收回刚才的话,那丫头有什么分寸啊,纯粹是胡闹!

    黎光文一抬眼就看到乔昭立在门旁。

    “父亲。”乔昭乖乖打了招呼。

    “嗯。”黎光文不冷不热应了一声。

    “要不您劝劝娘吧,您懂得多,娘会听您的。”乔昭先给黎光文戴了一顶高帽子,转而对何氏笑盈盈道,“娘,我去熬甜汤给您二位喝。”

    等闺女遁了,留下夫妇二人面面相觑。

    好一会儿后何氏问:“老爷,昭昭说您懂得多,是指什么啊?”

    黎光文默默望天。

    他怎么知道!刚刚闺女一夸他,光顾着高兴了,忘了问!

    乔昭一头钻进小厨房里,熬了一份加了“特别作料”的甜汤给黎光文与何氏送去。

    有甜汤孝敬着,乔昭好说歹说总算做通了父母二人的工作,这才长舒一口气回到西跨院。

    屋檐下一只八哥正在横木上打盹,听到动静展开翅膀飞过来,落在乔昭手心,歪着头喊:“万事如意。”

    乔昭弯唇笑笑。

    这只八哥在她纠正了无数遍后,总算不乱喊了。

    她才想到这,就听八哥脆生生喊了一声:“媳妇儿!”

    乔昭扶额。

    冰绿在一旁挠挠头:“说来奇怪啊,二饼怎么就跟姑娘喊媳妇呢?”

    乔昭呵呵了一声。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冰绿抚掌:“婢子知道了!”

    “嗯?”

    “一定是邵将军教的!”

    乔昭:“……”

    见乔昭不吭声,冰绿对阿珠挤挤眼:“阿珠,你说呢?”

    在大福寺的那段日子她可是看出来了,邵将军对姑娘很照顾呢,要是姑娘能嫁给邵将军还是很好的。咳咳,那样的话,晨光就会一直给姑娘当车夫了。

    小丫鬟想起在大福寺时晨光对她说的话,原来他以后还是要回冠军侯府的。

    一想到晨光要回冠军侯府,不在黎府了,冰绿就开始难过了。

    那怎么行呢,晨光不在黎府,以后谁教她拳脚功夫,谁给她欺负呢?

    “我不知道。”阿珠实事求是摇摇头,眼眸一亮,“姑娘,您看——”

    一只白鸽优雅划过蓝天飞低了,绕着乔昭盘旋。

    乔昭伸出另一只手,白鸽飞落在她手心上。

    二饼歪头打量不速之客一眼,张开翅膀从乔昭一只手心飞到另一只手心上把白鸽挤下去,得意冲白鸽叫了一声。

    乔昭抬手摸了摸八哥的羽毛,警告道:“别闹。”

    二饼眼珠转了转,仿佛听懂了主人的话,果然不再叫了,然后——然后它冲到白鸽身上,两只鸟打了起来。

    主仆三人一时之间谁都忘了说话。

    一只八哥一只白鸽旁若无人打够了,这才以二饼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

    “冰绿,把二饼带去喝水。”

    “嗳。”冰绿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二饼走了。

    乔昭这才弯腰把白鸽抱起来,安抚替它理了理羽毛,取出绑在鸽子腿上的铜管中的纸条。

    纸条上的讯息很简单:隔壁见。

    邵明渊要见她?

    乔昭没有回信,直接放飞了白鸽。

    隔壁宅子中,邵明渊已经等在院中。

    院中有一架葡萄藤,这个季节葡萄已经成熟了,像是堆砌的玛瑙珠,泛着诱人的色泽。

    邵明渊选了两串葡萄摘下来,拿到井边去洗,一名亲卫道:“将军,让卑职来吧。”

    “不用。”邵明渊头也未抬,洗得很认真。

    白鸽落到了他脚边,委屈叫了两声。

    邵明渊看向白鸽,不由皱眉。

    这只信鸽怎么好像被打了一顿?要说路途遥远,信鸽中途有可能遇险,可这就在隔壁吧?

    年轻的将军洗好了葡萄交给亲卫去装盘,站起来眺望了一下黎府的方向,百思不得其解。

    他打开铜管发现纸条不见了,轻轻抚摸了一下信鸽的头:“辛苦啦,去吧。”

    葡萄装到白玉盘中摆到了石桌上,邵明渊一颗没有碰,单手拿了一卷兵书默默看。

    约莫等了两刻钟左右,就有亲卫上前低声道:“将军,黎姑娘来了。”

    邵明渊把兵书随手放在石桌上,起身迎过去。

    “邵将军。”

    “黎姑娘请随我来。”

    邵明渊带着乔昭来到石桌旁坐下,伸出修长手指把白玉盘推到乔昭面前:“发现这里的葡萄比春风楼后院的葡萄也不差,黎姑娘尝尝。”

    乔昭吃下一颗葡萄,赞道:“味道很好,我还以为会先吃到春风楼的葡萄。”

    她顺口说了这句,邵明渊便道:“回头命人给黎姑娘送去。”

    “这倒不用了。邵将军叫我来有什么事?”

    “我从舅兄那里听说,黎姑娘要去南方。”

    乔昭点点头:“对,邵将军放心,我会等你不需要针灸了再动身。”

    “不用。”

    乔昭一怔。

    对面的人神情坦荡:“我会和你一起去。”

    乔昭想了想问:“这是我大哥的意思?”

    “是。”对面的男人回答得毫不犹豫,心中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却越发强烈。

    无论是舅兄还是黎姑娘,提及对方的语气就和真正的兄妹没有任何区别,他其实想象不出这样的感觉。

    他没有妹妹,更无法想象把毫无血缘的女孩子当亲妹妹来待,即便是晚晚,他也只是源于对亡妻的一份责任。

    更何况,黎姑娘与舅兄其实并无多少相处的时间。

    “以邵将军的身份,私自去南方恐怕不大方便。”

    邵明渊笑笑:“这些我来解决,黎姑娘无需操心这个。”

    “那邵将军叫我来究竟是何事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