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第349章 好主意

正文 第349章 好主意

    乔昭决定等回去后就熬一碗有利于受孕的汤药给何氏喝。

    “黎三姑娘放心,哀家会好好安抚你的家人。相信能够养出你这样有本事的女儿,他们定是开明忠孝之人。”

    乔昭面上带笑,心中却轻叹一声:要是她的家人不同意,就成了不忠不孝之人。

    “能帮到公主殿下,是臣女的荣幸。”

    杨太后打量着乔昭,见她神色不似作伪,满意笑笑:“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有宫人喊道:“太后,杨世子求见。”

    在这慈宁宫中,提到杨世子便只有一人,就是留兴侯府的世子杨厚承。

    留兴侯府是杨太后的娘家,杨太后很喜欢杨厚承这个侄孙。

    “这个调皮的猴儿怎么来了?”杨太后一开口就满是亲昵,“传杨世子进来。”

    杨太后话音刚落,真真公主立刻道:“皇祖母,孙女先告退了。”

    她现在这个模样是不想见到任何人的。

    “去吧。”杨太后说着看向乔昭。

    乔昭欠身:“太后,臣女出来已经很久了,就先告退了,也好将要南行的事告诉家人。”

    太后满意点点头:“那好,来喜,替哀家送黎三姑娘出宫。”

    这个小丫头还是挺机灵的,在她下懿旨前先和家人通过气,等黎家人接懿旨时就不会有什么令人不快的表现了,不然传扬出去还说皇家过分。

    “黎三姑娘,请吧。”来喜走到乔昭面前,伸出手。

    乔昭敏锐发现这位来喜公公的态度比领她进宫时好了许多。

    “有劳公公。”乔昭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跟在来喜身后往外走去,迎面遇到了往里走的杨厚承。

    “杨世子。”来喜见到杨厚承躬身问好,态度很是恭敬。

    “是来喜公公啊,有些日子没见,你气色还是那么好。”杨厚承笑道。

    “托您的福。”

    杨厚承目光往后扫去,见到乔昭浑身上下没过任何不妥之处,悄悄松了口气,问道:“太后传人进宫啊,我是不是来得不巧?”

    “没有,没有,这位姑娘要出宫了。”

    “哦,那来喜公公快去忙吧。”杨厚承越过来喜走到乔昭身侧,与之擦肩而过的时候借着身形的遮挡伸出手指了指外面的方向,用口型无声说了两个字,“等我。”

    乔昭虽不知杨厚承要她等着究竟有什么事,这种时候也只能会意点点头。

    走到宫门外,乔昭欠欠身:“多谢公公相送,就到这里吧。”

    “贵府的马车到了吗?”来喜张望一下。

    乔昭伸手一指不远处的树下:“在那边了。”

    宫中传人进宫会用宫轿,出宫就没有宫轿了,说白了就是管接不管送,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黎三姑娘好走。”来喜一看黎府马车到了,点点头回去了。

    乔昭走到马车旁对车夫交代几句,弯腰上了马车。

    车夫把马车赶到宫墙拐角的地方停下来,这个地方虽然不隐蔽,但要比先前的地方强多了。

    乔昭坐在马车里没等太久就听到杨厚承的声音:“黎姑娘。”

    她抬手掀起车窗帘,探出头去:“杨大哥。”

    杨厚承露出明朗的笑:“你没事吧?”

    乔昭微怔,而后微微一笑:“没事。”

    “那就好。”

    “杨大哥怎么知道我进宫了?”

    杨厚承挠挠头:“今天我当值嘛,无意中看到的。”

    少女温润的眸子落在他脸上,心想:不知道杨大哥知不知道,他不自在时便爱挠头。

    杨厚承被乔昭看得有些心虚,暗暗纳闷起来:池灿到底怎么了呀,见到黎姑娘进宫担心得要死,逼着他赶紧跑去慈宁宫探查情况,还不许他对黎姑娘说实话。

    “黎姑娘,今天太后传你进宫没什么要紧事吧?要是有什么为难事,你可要对我说啊。”

    乔昭心中一暖,沉吟一番道:“杨大哥,我过两天要去南方了。”

    这件事最终肯定瞒不过他们,与其从别人那里得知,不如她直接说了。她有太多秘密,但对朋友无需隐瞒的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

    “去南方做什么?”杨厚承闻言吃了一惊。

    “去替九公主采药,治她的脸。”更重要的是去查谋害家人的凶手,还有祭拜李爷爷。

    没有见到李神医的尸身尽管给人留了一丝不算希望的希望,乔昭却没天真以为李神医真的还活着。

    杨厚承眸子睁大了一分,不满道:“那也不能让你一个小姑娘跑那么远啊。”

    “杨大哥不用担心,太后会派人保护我的。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淡绿色的车窗帘放下,马车缓缓驶离了皇城,杨厚承立在原地直到不见了马车的影子,这才掉头返回宫里。

    池灿站在廊柱旁,肤色比先前黑了些,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精致,多了几分健康明朗,一见杨厚承过来,他一改百无聊赖的神色迎上去:“怎么样?”

    “黎姑娘没事,已经出宫了。”

    池灿神色微松,而后皱眉:“太后怎么会传她进宫?”

    太后根本不可能认识黎三才对。

    杨厚承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为了真真公主的事。”

    “她怎么了?”池灿直觉不是什么好事,烦躁地紧锁眉心。

    “她的脸不是出了问题嘛,太后命黎姑娘去南方替她采药。”

    池灿一张俊脸立刻冷了下来:“她也配!”

    杨厚承咳嗽一声:“拾曦,说话注意点,这是宫里。”

    池灿却越想越恼火。

    这些日子他一直忍着没有见黎三,他想尽快成长到能替她遮挡风雨再站到她面前,或许那时候,她会改变主意也不一定。

    可是,他可以忍着思念不去见她,却忍不了她一个人往南边跑。

    沿海有多乱,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

    “我去见太后。”池灿站起来。

    杨厚承一把拉住他:“去也没用,太后平时虽然挺疼咱们两个的,可她老人家决定的事什么时候改变过?”

    池灿气得踢了一下白玉台阶,神色冷然:“总之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南边。”

    杨厚承眼珠一转来了主意:“太后不是要派人护送黎姑娘去嘛,咱们都是金吾卫的,可以接下这个差事呀!”

    池灿抬手拍了拍杨厚承肩膀:“好主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